本期推荐

 

提高引导能力 营造积极健康向上舆论环境

转“危”为“机”语境下的经济报道

战事与冲突中的记者亲历

 

 

 

小车慢过万重山

□ 新华社吉林分社  申尊敬

诗仙李白千余年前那首著名的《早发白帝城》,近来被新闻界才子们旧曲新唱了:朝辞宾馆彩云间,方圆百里一日还。群众呼声听不见,小车已过万重山。如果说这首诗描绘了绝大多数记者采访时的草率和轻浮,显然太夸张,但说它反映了当今部分记者采访的基本状态,可算是形象而真实,生动而准确。

近年来,社会进步了,交通便利了,通讯方便了,记者的采访条件自然也与时俱进,出则有小车,食则有鱼虾,住则有宾馆。于是,有些记者的作风就漂了浮了。他们不肯深入实际,不愿贴近群众,理由是那样采访效率太低。即便去了基层,见了群众,也是身入心不入,交流不交心,往往没看清楚,没问明白,就匆忙回来写稿子。有些记者的思想“解放”得有些离谱了,他们泡在大小会上,钻在材料堆里,甚或吊在互联网上,从中扒些材料,就攒稿子,居然还署自己大名。做一点象征性采访,主要凭材料写稿子,在新闻界已非个别现象。

采访像明星赶场子,写稿像学生赶作业,靠这种作风采访写稿子,出问题是必然,不出问题是侥幸。南方某媒体报道一家著名企业时,记者只到人家的大院里转了一圈,和几个退休职工有目的地简单聊一聊,没听一位领导介绍情况,回去就根据“材料”写了一篇大稿子。报道发表后,因为严重失实,引起轩然大波,给报社惹来大麻烦。报社只好另派记者,重作报道,给那家企业正名。那位“始作俑者”,则差点丢了饭碗。

近些年,受众从媒体获得的新闻信息量空前增多,而假新闻在媒体上出现的频率也空前提高,媒体因报道失实或不当,公开向公众道歉之事已不鲜见。若找根源,大约都是采访时偏听偏信,不深不细惹的祸。

为什么采访不能既深又细?也许是报道任务太急,也许是工作压力太大,也许是想跟上快节奏的时代步伐,但这些能成为不深入不扎实采访报道的理由吗?“萝卜”卖得快,难道就可以不“洗泥”?“文章千古事”,岂能马马虎虎,草率而为?

记者要写稿,采访是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年轻的大学生们加入新闻队伍后,想必都雄心勃勃,意气风发,总想快写稿,多写稿,写大稿,希望几年后有点名气,为自己创造点“无形资产”。这当然是正常合理的欲望,应当支持鼓励。但是,过不了或没过好采访关,则美好的愿望再强烈,恐怕也难有大出息,弄不好还会被淘汰出局。就像一个学书法者,楷书还没写好,就要写草书,只会欲速不达。

新华社老社长穆青等采写的《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发表至今已经四十多年了,仍然被几代人赞叹传诵。除了焦裕禄同志的事迹生动感人,还因为记者采访得深入扎实,写作时呕心沥血。没有深入细致的采访,不掌握生动鲜活的事实,精心写作就是在沙地上盖大楼,没有好原料,哪来好产品,谁能做“无米之炊”?

现在的记者队伍很庞大,记者的文化水平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大提高了,硕士博士在新闻界中抬头不见低头见,但为什么名记者反而变少了?恐怕与作风不过硬,采访不深入扎实大有关系;与有些记者采访时“方圆百里一日还,群众呼声听不见”也大有关系。如果采访时上不沾天(领导),下不接地(群众),或身入心不入,写出来的稿子即便不出错,也必然苍白无力,精品力作更无从谈起,要想成名成家,只不过是南柯一梦。十几年前,许多名记者总结成功经验时常说,“好新闻是用脚写出来的”,这条经验,现在依然没过时。

我们常讲记者要艰苦奋斗,多吃深入采访之苦,甘受精心写作之苦,当然不是让大家采访时一定去住车马店,坐大卡车。当今之时,不妨坐着小车去采访,住在宾馆写稿子,但不能因此而丢了艰苦奋斗精神和深入采访、精心写作这个传家宝。丢掉这个传家宝的记者,如同丢了通灵宝玉的贾宝玉,就会意乱神迷,找不着北。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