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提高引导能力 营造积极健康向上舆论环境

转“危”为“机”语境下的经济报道

战事与冲突中的记者亲历

 

 

 

努力站在最前线

    

驻外记者一直是我的梦想,从高考填志愿到毕业找工作,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个梦想。记得1993年刚入台时,国际台时任台长张振华对我们说:“不怕英雄无用武之地,就怕有了用武之地,你自己却不是英雄!”当时在台下,我便盘算着“英雄”和“用武之地”对自己究竟意味着什么:“英雄”就是驻外记者,“用武之地”就是风云激荡的报道前线,我的梦想就是要成为站在“用武之地”上的“英雄”。

“出征”阿富汗

2002年初,我申请赴硝烟未散的阿富汗采访。经台里批准,我在春节前赶到喀布尔,采访我国大使馆复馆这一重大事件。在喀布尔的短短4天里,我克服停电、停水、通讯、交通、安全等诸多难题,在第一时间发回了使馆复馆的新闻和专稿,并为《世界新闻报》连续撰写了在阿富汗采访的12篇见闻。

去阿富汗采访需承担很大安全风险,尤其是在当时战争刚刚结束的情况下,这也是后方一直慎重考虑的原因,大家都清楚当时有多名外国记者在阿富汗殉职。去阿富汗走陆路不安全,记者只好求助于联合国机构,他们出于向阿富汗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考虑,向南非一家公司租了两架小飞机,这是一家专门开辟通往危险地区航线的公司,但他们的飞机很小,只能把你运到喀布尔而已,安全只能听天由命。

到了阿富汗,飞机并不是徐徐降落在地面上。喀布尔机场虽然刚刚修复完毕,但还不是很平,明显感到一种急促的颠簸。在飞机滑行过程中,所有人都紧盯着窗外看,因为这里曾是美军轰炸最猛烈的地方。十几架被炸毁飞机的残骸在诉说着这里曾发生的一切,而小心翼翼的排雷工兵则提醒你,阿富汗依旧还是一片雷区。由于天气原因,我乘坐的航班比预定时间晚了一天抵达喀布尔;而通讯条件的限制,我又无法及时与我国赴阿富汗工作小组取得联系,没有人来机场接我,这让我感到有些担心,毕竟这里的治安还存在很大问题,机场之外究竟是什么样,我自己心里一点也没谱儿。出了机场,很快有人凑上来自我介绍,我找了一个留着大胡子,但看上去性情温和的人当翻译,他的侄子是司机。翻译很热情,连声赞扬中国是朋友。这名叫穆哈法德的翻译还说,他知道中国大使馆要复馆这件事。在得知我是国际台记者后,他同样表示出很高兴的样子,并称愿意以优惠价格让我租他的车。从他开的价钱看,他的高兴绝不是装出来的。

“移师”伊拉克

2003年初,我正在老家与亲人欢度春节时,突然一天晚上接到台里通知,要我准备前往伊拉克周边国家报道随时可能打响的伊拉克战争。我第二天便买票赶回北京,并利用行前短暂的时间搜集资料,商量报道计划。从3月7日到4月24日近50天的时间里,我一直在约旦报道伊拉克战争的前前后后。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