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回顾展望  开拓前行

坚定信念  应对挑战  科学发展 部分媒体负责人、学者寄语2009

历史风云中记者的辨析与把握

 

 

 

从改变电视的语态开始

□ 江苏教育电视台  周云龙

从宏大叙事的角度,有人将电视业的发展概括为3个阶段:宣传品、作品、产品,然而,在我看来,电视业的最大变化,其实是越来越多的主持人开始说自己的话,并且在越来越多的节目里都可以看到听到这种变化。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赵忠祥最近走进“鲁豫有约”的演播室,畅谈他的电视生涯,他感触的是电视事业的迅猛发展,而我在节目插播的那些短片资料中发现,最值得一提的变化,其实是主持人的语态。30年前,播报“新闻联播”稿件时,正襟而坐,一脸庄严;而早期春晚的主持人,那语气那腔调,很像一个沉湎于背稿、朗诵之中的司仪,锵锵之词,彼时也许让我们曾经热血沸腾过几回。其实,当时的广告作品,也是极尽夸张之能事,常常有扯开嗓子千呼万唤的“省优!部优!!国优!!!”

主持人语态,是一个观察世态变迁的最好参照,它的变化,可以说是一个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变化的真实投影。普通百姓很难有机会回看自己当年说话的语态,至多只是翻翻过去拍摄的一些照片,看看曾经土得掉渣的“我”而已,而电视台主持人的作品,一般都被记录在案,可以随时回放。那时的语气、腔调,必定是那时的观众能够欣赏,至少是可以接受的。现在,我们对那种端庄、严肃、高分贝、大动作、一本正经、居高临下的一系列做派,没有不感到好笑的。

而今天,我们之所以会感到好笑,是因为我们已经并正处于相对宽松、自由的环境之中,是因为我们已经开始回归自然与真实。当下的主持,不一定吐词标准、模样规范,但质朴机智、轻松幽默,举重若轻,化大为小,本真中渗着机灵,调侃中透着诚意。—这种变化,恰恰是与社会进步同频共振的。

当然,在今天,也还有让我们感到好笑乃至好气的“正在进行时”,而我们还没有能力,没有机制去改变它、约束它,譬如,某些时政新闻栏目几十年如一日“涛声依旧”,语气、腔调、节奏、行文、排序、景别,自成一“体”,而且自上而下,几乎是一个教师灌输出来的模式。语气、腔调尚且可以忍受,可是字正腔圆、抑扬顿挫之下的内容却往往远离现实、远离百姓、远离生活。

不仅如此,某些晚会,还是主持人一字排开,轮番背稿,让人倒胃,某些广告,依然直奔主题,直白喊叫,而在现实生活中,一些稚气未脱的孩子,正是童言无忌、天真烂漫的年龄,往往却是当年主持风格的克隆,轻松、感人的话题,到了他们嘴里,一律被处理成背诵或朗读的话语状态,每每让人如坐针毡,而他们的语态又是从哪里来的呢?看一些老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话的状态,我忽然找到了答案。这么多年,教育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是,假如让已经学会说话的孩子不再说自己的话,这是教育,还是摧残?

人在家里,在亲友面前,一般是说自己的话的,为什么到了公众场合、公共平台,就开始拿腔作调了呢?真实、自然、轻松的语态,就那么难切换过来吗?说自己的话,到底有多难?不能说自己话,是因为心理的作用、文化的惯性,还是社会压力?事实上,我们用了接近30年的时间才部分改变了话语姿态,而现在的状况,难道还要再过30年才会有所改变?是不是再过30年,我们才能一律开始说自己的话?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