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回顾展望  开拓前行

坚定信念  应对挑战  科学发展 部分媒体负责人、学者寄语2009

历史风云中记者的辨析与把握

 

 

 

陆学艺先生把农村人口分为8个阶层:农业劳动者阶层/农民工阶层/雇工阶层/农民知识分子阶层/个体劳动者和个体工商户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乡镇企业管理者阶层/农村管理者阶层。农村现代化,需要对农民进行人力资本投资。分阶层观察就有了进入路径。《四川日报》报道:“如何锻造一支素质较高的‘村官’队伍?泸县在全国首创‘订单式’培养:公开在当地招考优秀青年,送到高校深造两年后再回村执政。”新闻标题是《百名“订单村官”履新4月》。报道他们上任后,思维方式、工作理念、办事方法都与前辈不太一样……那么,农民自发创新→人力资本投资→新型农民的更多创新,任何一个阶层都可以这样观察,再乘以8,就是全体农民的创新,几代人的创新,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创新滚起雪球来。

第二行动集团

不仅有“第一行动集团”,经济学说,还有“第二行动集团”。后者指那些帮助第一行动集团获得创新收益的力量。两大集团配合,获得创新收益并进行分配。这次农村改革,谁是第二行动集团?大致有三个分队。

首先是政府。2008年10月13日,全国首个农村产权交易所—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经市政府批准挂牌成立。11月1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共四川省委、省政府共同主办,中共成都市委、市政府等承办的“统筹城乡发展论坛”在成都举行。会上建议:设立统筹城乡大管理部门;尝试“县下设市”;帮农民把连锁店开进城……解决“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必然带来一系列政府职能与服务的创新。

其次是企业。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成立首日,就签约12个项目。签下1300亩土地的“新地主”严大为来自台湾,“听说成都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方面走得比较远,我们才来的。”按法国经济学家萨伊对“企业家”的定义,那是“把经济资源从产出较低的领域转移到较高领域的人”。农村吹来变革的风,企业家鼻子灵得像妖精,三分惊奇两分赞,还有五分想合赚,进农村抢抓“合赚”机遇,将成为一股浪潮。

再次,是非营利组织,包括我们熟悉的“事业单位”和志愿组织、慈善机构等。如上面讲的“订单村官”到高校,后者也得量身定做—泸州职业技术学院设立农村行政管理专业,聘请校外专家、涉农部门和乡镇干部到校授课。在第二集团第三分队中,媒体的旗帜星罗棋布。江苏电视台远赴日本和韩国,以日、韩与江苏三地互动为框架,推出8集系列报道《扬子江·汉江·富士山—对话新农村》。新农村同步了地球村,媒体快到村东头装广播,说说“卡哇依”与蓝牙,说说理查德大叔家娶媳妇趣事一牛车……2007年2月,四川乐山电视台开播“新农村频道”,这是全国地市级电视台第一个对农专业频道。开播一年多,收视份额在乐山市落地的44个频道中稳居前5位,广告收入增长2倍多。这就叫—“两大行动集团共同努力,获得并分配创新收益”。我们说:“没有农村的现代化,就没有中国的现代化”,这话对;反过来说也对:“没有中国的现代化,就没有农村的现代化!”

四位一体科学发展

新一轮农村改革的实质,是“四位一体”科学发展。经济发展报道之外,政治、文化、社会发展报道也要跟上。《成都日报》以下三篇报道,正好对应后三个方面。第一篇《议事会:变“代民做主”为“让民做主”—邛崃探索“村两委+议事会”的新型农村基层治理机制》—村上财务支出,需要发展议事会选出的五位普通村民,持各自的五分之一公章,合在一起盖章才生效。以前在小说、戏曲中得见的虎符、合印……不料今日重现邛崃农村!“五人监督梅花章”是个信号,一剪寒梅预言一春花事,经济自立的农民必然要求民主权利,围绕“健全农村民主管理制度”,我们会有一系列“发展农村基层民主”的报道:民主选举报道、民主决策报道、民主管理报道、民主监督报道,如此等等。

第二篇《不闻麻将响 但听欢歌笑语声—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下郫县农民的诗意生活》—该县在成都市率先建设县、镇、村三级公共文化网络,各种群众文化活动如火如荼……媒体不仅客观报道,更有创意的是,策划推动农村文化发展。回顾2007年,《浙江日报》与《钱江晚报》《今日早报》和浙江在线网站,策划推出“农民‘种文化’百村赛”。希望激活乡村文化资源,像“种”庄稼一样让本地文化生根开花。四家联手报道,“百村赛”广为传播,104个参赛村在热身准备中,纷纷拿出绝活—板凳龙、渔灯舞、莲花落、道情、剪纸、花鼓、武术……再由四家媒体强势传播,带动其他乡村也纷纷开展起自己的乡土文化活动。

第三篇成都新闻《一元公交突破二元结构—龙泉驿区创造性地开通“一元通”公交》—该区新建、改建农村道路100公里、日均新增城乡公交100班次。像乡村公路、城乡公交这样的基础设施,必须政府作为公共物品投入。那么,强化政府职责,加快推进以改善民生为重点的农村社会建设,将成为增长迅速的报道领域。而这也意味着“大民生新闻”—报道政府从政策、制度与公共投入大面积改善民生,将从城市向农村扩张。农村社会建设有底线和高线。其底线,是为农民编织社会安全网:社会保障、灾难救援、扶贫、环境保护、防灾减灾……其高线,是为农民创造社会机会:教育公平、就业岗位、增加收入、医疗卫生、社会管理等等。两条线之间,有无数“破解城乡二元结构,发展农村公共事业”的报道题材。(作者是四川省社科院新闻传播研究所研究员)

① 黄平、崔之元主编:《中国与全球化:华盛顿共识还是北京共识》,15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5

② 陆学艺主编:《当代中国社会阶层研究报告》,170~173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