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回顾展望  开拓前行

坚定信念  应对挑战  科学发展 部分媒体负责人、学者寄语2009

历史风云中记者的辨析与把握

 

 

 

亲历激烈枪战  目睹同行受伤

28日清晨,印度警方正式向三处被恐怖分子控制的地点发动进攻,试图消灭恐怖分子,解救人质。经过在泰姬玛哈彻夜的守候,一无所获的记者们突然得知印度特种部队NSG(国家安全卫队)已经抵达犹太人中心Nariman House,并正与恐怖分子激烈枪战。笔者迅速让司机驱车赶到Nariman House,此时枪战仍在继续,每隔几分钟就能从一幢5层楼的楼房内传出AK-47的扫射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记者被控制在距离枪战地50米左右的街道上。正当笔者试图避开警察的封锁努力向前寻找好的角度时,从恐怖分子占领的五楼突然传出枪声,恐怖分子向街上胡乱扫射一番,现场所有的记者们纷纷寻找掩体躲避子弹。笔者也迅速找到身旁的一辆摩托车作为掩体,待枪声过后继续拍摄。

Nariman House的激烈枪战持续了整个上午,就在枪声逐渐平息下来时,记者中突然有人大声说,警方在泰姬玛哈酒店的强攻越来越猛烈。当笔者赶回泰姬玛哈酒店现场时,警方正在与恐怖分子对峙,并开始使用火箭弹等中型武器攻击恐怖分子占领的房间。现场的许多摄影和电视记者已经穿上了防弹衣。由于没有防弹装备,笔者只能趴在地上躲避流弹。为了不被遮挡视线,笔者小心翼翼地匍匐至第一排拍摄。正是这一趴在地上的采访方式让笔者躲过了之后发生的一次险情。从28日下午14时30分左右开始,泰姬玛哈酒店开始连续发生剧烈爆炸。就在第二次爆炸发生后,笔者身后突然一阵骚动,回头一看,才发现身后2米远处的一名印度记者因未及时趴下被弹片击中颈部。就在人们围上前去救治这名记者的时候,紧接着又发生了一次剧烈爆炸,这次一名法新社的女记者被弹片击中,并有多名记者被爆炸震翻倒地。此时,数十名警察开始强行驱散记者。也许是受到两名记者连续负伤的影响,平时每逢类似情况都要和警察理论的记者们,这时都很“自觉”地后撤,直到连续的爆炸结束后,记者们才小心谨慎地再次靠近现场。这时,一名德新社记者从笔者头上拿下几片碎屑,我也从他头上抖落不少碎屑,两人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

现场播报快讯  心理创伤待平

经过28日晚至29日凌晨不断的枪战和爆炸后,29日早晨8点40分,印度特种部队NSG的司令官、攻击行动负责人达特(Dutt)走出泰姬玛哈酒店。此时,枪声已经基本平息,笔者预感到可能行动已经结束,便打电话告知正在值班的文字记者文建以及总社编辑部。文建在第一时间预置了印度警方清剿恐怖分子行动结束的快讯。8点55分,达特正式走向记者,宣布清剿行动初步结束。文建得到我电话后第一时间播发了行动结束的快讯,快于法新社和美联社的消息。

经过59小时激烈战斗,孟买连环恐怖袭击事件终于逐渐平息。但是这次事件给印度人民造成的巨大伤痛却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痊愈。曾经作为印度民族骄傲的泰姬玛哈酒店在袭击中几乎被全部损毁,许多在现场报道的印度记者看到泰姬玛哈酒店的情形时都伤心不已。作为记者,我们追逐新闻事件,探寻事实真相,但是我们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无辜的生命因恐怖袭击而消逝。(作者是新华社驻新德里分社记者)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