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回顾展望  开拓前行

坚定信念  应对挑战  科学发展 部分媒体负责人、学者寄语2009

历史风云中记者的辨析与把握

 

 

 

 

都市类媒体与职业报料人的新型互动

    王家屏

不是记者,却干着和记者一样的活,每天背着照相机在大街小巷寻找新闻线索,抢拍、抓拍各种突发事件、社会现象。不是记者,却跟记者一样,拿稿费(报料费)。

新闻报料人,又叫新闻线人,他们不隶属于新闻机构却通过提供新闻线索从新闻媒体获取报酬,而职业新闻报料人能把新闻线索当成谋生手段、甚至是实现自我价值的平台。

作为市场经济活跃、媒体云集的浙江杭州,为争夺更新鲜更生动的新闻资源,电视、广播、报纸,无不采用“有偿报料”的做法,激活普通大众的报料意识。经过多年发展,职业新闻报料人应运而生。

职业新闻报料人现状

说起杭州的职业新闻报料人,头块牌子非周安荣莫数。2008年11月15日15:20左右,杭州风情大道地铁一号线施工现场发生坍塌事故。不到十分钟,各家报社、电台、电视台的新闻热线电话,职业报料人周安荣都打了个遍。“附近单位的保安、路过的出租车司机都在事发现场给我打电话”。

做职业新闻报料人5年来,周安荣已经初步建立了一个颇具规模的消息网。从《都市快报》2008年底统计数来看,周安荣一个人年报料量超过350条,几乎每天都给《都市快报》85100000热线打电话,平均每月采用量在5条报料以上。根据不同报料的质量,他每月获得报料费为300元左右(为鼓励普通读者报料,职业报料人的报料费有所平衡)。以此估算,周安荣每月从报纸、电台、电视台获得的报料费起码在3000元以上。

职业新闻报料人一般学历不高,但社会经历丰富,具有较强新闻发现能力。出租车司机、保安、社区退休大妈大伯、环卫工人、120担架工等,到处有他们的线人。个别能力强的线人还成为他们的下线,通过付费互利等形式联系。

报料界竞争残酷,要获得报料费需要勤动腿、多动脑。无论刮风下雨,天冷天热,一年365天除了生病,周安荣每天都在外边跑。除了市区,他还经常去城郊接合部的五堡、七堡等钱塘江边上转转,给那儿的保安分支香烟,联络感情。西湖边巡逻的保安、医院的门卫、报刊亭的老板,他每天都要和他们聊天。工作做到位了,周安荣就经常会收到陌生报料电话,地铁坍塌的第一时间报料靠得就是这“台下十年功”。

从《都市快报》热线接入情况看,周安荣等职业报料人的敬业程度让人佩服。早上六七点发现个西湖边的新闻,夜里一两点又在医院发现车祸伤员,很可能半小时后继续打来报料电话,说打听到事故发生经过和原因。特别是去年,这些职业报料人还添置装备,你把手机换成有拍照功能的,我干脆带上数码相机,和电视台合作比较好的还配上小型DV。除硬件技术上的提高,他们对新闻线索还有粗加工,广告牌破了报料时重点提醒路过行人注意,西湖边荷花开了可以做趣味新闻。

新型互动关系

职业新闻报料人的活跃在一定层面,对经过大学新闻传播专业训练和培养的新闻记者、新闻编辑来说是种挑战。

新闻报料人无需专业训练和培养,只要将自己发现的生活中具有报道价值的事件和新闻线索主动地提供给相关媒体即可获得一定物质报酬、奖励和心理满足。西湖边的花花草草对周安荣来说,熟悉得就像家庭成员,除2007年,每年西湖里盛开的第一朵荷花,都是他第一个报料。周安荣一个电话,杭州各媒体便到西湖边赶集,顺着他的手指,对着“第一朵荷花”猛拍。

传统媒体是按照跑线来划分信息资源的,有的跑时政线,有的跑公安线,有的跑卫生线。发布什么信息,媒体更多的是依赖线上单位的通讯员。究其根本来说,这还是少数人掌握的一个平台。试想一下,园林部门的信息员工作再仔细,与跑线记者关系再铁,也不可能天天在这么大的西湖水域边盯着,琢磨当年第一朵荷花什么时候开。职业报料人丰富了传统媒体的新闻源,特别是一直以来被忽视,而实际上都市类媒体的受众所喜闻乐见的民生新闻。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