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回顾展望  开拓前行

坚定信念  应对挑战  科学发展 部分媒体负责人、学者寄语2009

历史风云中记者的辨析与把握

 

 

 

“开口费”也当治理

□ 湖北黄冈日报社  童钟鸣

山西霍宝干河煤矿“封口费”事件虽为几家媒体新闻从业人员、聘用人员及假记者所为,但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遭到公众诟病和谴责,也让国内媒体界蒙羞。新闻出版总署已做出严肃处理,4名新闻记者被处分,14名媒体相关责任人受罚。

“封口费”是一个见不得人的肮脏交易。通过金钱交易,一方以金钱财物消灾,一方从中获取不当之利,从而刻意隐瞒和封锁突发公共安全事故等负面信息,让事故责任人逃避责任追究,甚至法律惩戒。

人们在谴责“封口费”的同时,自然想到了与此相关联的“开口费”。

因为,在一些人看来,金钱能为我所用,在自我利益和目的驱使下,金钱既能令人“闭口”,也会让人“开口”。因此,在“应对”新闻舆论时,他们常常采用花钱请人“开口”为自己“吆喝”“鼓吹”,实现个人或集团私利。

事实上,一些地方的少数群体、个人在与媒体交往中,“开口费”的暗中交易已成为一种需要引起特别关注和治理的暗流。一些群体、个人与少数媒体心照不宣,达成“默契”:我花钱,你“服务”,不管工作好不好,业绩佳不佳,媒体只负责“正面宣传”“贴金”。结果常常是在金钱利诱的扭曲下,虚假信息甚嚣尘上,蒙蔽和欺骗公众。

本来是楼盘冷落无人问,房产商雇人请托儿“导演”造势,被“开口费”套牢的媒体明知其中“猫腻”,却热情跟进配合,不惜镜头和版面,极力为其鼓噪:楼市火爆,购房者人头攒动,所剩无几,欲购从速。本来是单位里乱得一团糟,社会形象差,因为花钱进行“形象包装”,在公众眼中则是“莺歌燕舞”“形势一片大好”。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些花钱让媒体精心打造的“清官”,不日便露出“贪官”面目……更有甚者,双方达成“协定”:媒体只报喜不报忧,所有相关舆论监督、负面报道一律“封杀”。

“开口费”与“封口费”是一对滋生社会病灶的孪生体。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用金钱铺垫开路,让新闻舆论为我所用。“封口费”犹如“灭火费”,让坏事化小化无,“开口费”实为“吹捧费”,让小事吹大捧红。同时,“开口费”与“封口费”又互为一体,平时让媒体为其“开口”服务,遇到问题和“麻烦”的“关键”时,又让媒体保持沉默,封杀于己不利的信息,以期度过“难关”。“开口费”演变为“封口费”。

事实上,“开口费”更盛行,原因是一些媒体以生存创收为借口,收取别人的钱,就要帮人做好“服务”,同时,又以“正面宣传”“赞扬他人”形式,多为“集体”名义和行为,似乎不会付出或承担多少社会和政治风险。但它的危害和恶劣影响与“封口费”一样不可小视,同样会让公共信息失声和失真,舆论信息丧失公开、公正,媒体公信力因此受到严重亵渎和损害。

“封口费”人人痛恨喊打,理当彻底封杀禁止。同样,对“开口费”也应说不,需要部门监管、媒体自律、社会监督三管齐下,共同预防和治理这一潜在的问题,还新闻舆论信息的纯洁和公正。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