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回顾展望  开拓前行

坚定信念  应对挑战  科学发展 部分媒体负责人、学者寄语2009

历史风云中记者的辨析与把握

 

 

 

 

好人好事报道为何隐去姓名

  武汉党员生活杂志社  胡永球

湖北某报12月8日发表了一篇“按图寻失主”的新闻,大意是,市民刘先生丢失了钱包,内有1300元现金、银行卡和身份证。一位卖粥师傅拾到后,根据钱包里的照片,“天天瞪着眼睛在人堆里”,终于认出钱包主人,原物奉还。故事写得生动感人,可是从头看到尾看不到卖粥师傅的名字,连姓也没有,令人不解。如果是报道坏人坏事的批评性稿件为了给当事人留面子,不把人一棍子打死;或者有的稿件涉及个人隐私,隐去姓名还说得过去。报道好人好事,为什么要隐去姓名呢?既然写了稿件,理所当然应当指名道姓予以褒扬鼓励。这样的好摊主,在做生意过程中也可能有些守诚信的好事,不妨顺便问问,表扬一下也在情理中。

 

一栋楼就有效缓解看病难与贵?

  湖南岳阳广播电视局    广

某城市一家晚报头版刊登一则新闻说:该市一家医院15层新住院部大楼正式投入使用,将有效缓解该城市市民“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新闻出来后引起质疑。

“看病难、看病贵”多年来一直是这个城市的老大难问题。就全国来说,目前也是这样。“看病难、看病贵”是多种因素合成。要化解它,也只能多管齐下。

如果要说“缓解”的话,在住院的床位上,可能会有所宽松。但是新闻中也缺乏有关背景介绍,如该城市应该有多少床位?现有多少床位?缺口多少床位?该医院住院部大楼能提供多少床位?这些数据新闻中一概没有提供,就统而笼之下结论,实属轻率。说“有效缓解”城区市民“看病贵”的难题更无从谈起。市民都知道,新住院大楼投入使用后,这个医院并不会比其它医院收费低,城区市民“看病贵”的问题依然如故。

写新闻要慎重。要全面、客观地审视新闻事件的效应。缩小了,降低了新闻意义;扩大了,新闻就失去可信度。

 

警事新闻不是警匪片

  广西师范学院新闻传播系  张文波

12月12日贵州某报载文《捂住伤口 特警3枪擒凶》,报道贵阳市公安局一名特警在抓捕行动中,被歹徒持刀捅伤,连开3枪击倒歹徒的事迹。文中在小标题“抓捕现场如同警匪片”后,通过采访七位目击者,用大量篇幅还原激烈的抓捕行动。目击者说,“那男子转过身来就往一个警察身上捅刀子”“子弹打中那个人的大腿”,血淋淋的细节得到了细致刻画,“吓傻了”的目击者仍然说“像看电影一样。”网上的转载干脆就用《贵阳特警被捅伤3枪击倒歹徒现场如警匪片》做标题,也强调“警匪片”。

在这则警事新闻中,警察为了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与歹徒进行殊死搏斗的背景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记者把生死攸关的搏斗当作警匪片来处理,警察“仍未脱离生命危险”的伤情却被放在文章最后。报道警事新闻,不可避免要涉及抓捕情节,但这样的情节应有助于体现更深刻的主题,不只是为了吸引受众简单地描写。人们对犯罪分子深恶痛绝,警察为民除害做出牺牲,正气应该得以弘扬,也应得到人们的尊重和支持,这个最基本的道德判断不应缺席。

 

打假报道中慎用“案值”

□ 江苏连云港  刘江船

对于假冒伪劣产品,人民群众深恶痛绝。它不仅破坏市场秩序,也损害了消费者权益。行政执法部门开展的集中打假行动是工作职责和社会责任,如果战果甚大,应该宣传报道。但是,近来频频有媒体报道某某行政执法部门在打假过程中缴获假烟3000箱案值7000元、缴获假酒300箱案值150万元等等。

这种错误使用“案值”的倾向值得注意:一是作为假冒伪劣产品,其本身没有使用价值,不仅不能为社会所用,还会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带来损害。既然没有使用价值,又怎能用价格去衡量?二是报道案值彰显战果,有好大喜功倾向。另外,过多报道打假战果,容易误导群众对消费环境的认识,产生对市场秩序的怀疑。因此,在打假宣传报道时,不要片面或一味追求数字效应,误导社会舆论,而应树立正确的新闻报道观念,把重点放在规范市场秩序上,放在倡导和谐消费上,放在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上。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