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回顾展望  开拓前行

坚定信念  应对挑战  科学发展 部分媒体负责人、学者寄语2009

历史风云中记者的辨析与把握

 

 

 

参与“关广梅现象”大讨论报道回顾

    庞廷福

上个世纪80年代,在中国改革30年中,是一段难以忘却而又辉煌的历史。记载着中国改革之船破冰起航的历程。那时整个社会都燃烧着激情,也都在矛盾中痛苦地思索着、寻觅着。

在这个社会大背景下,一路为改革呐喊的《经济日报》轰轰烈烈开展了一场“关广梅现象大讨论”。作为一线记者,20年后回想起来,仍为能够与同事们一道参与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报道而激动感慨不已。

起因

“关广梅现象”发生在1987年。那年,伴随着改革的,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政治斗争。

那时,我是《经济日报》驻辽宁记者。许多在改革舞台上很活跃的人物纷纷心怀忧虑。事实上,有些地方和企业中改革者被非议,改革举措遭质疑,企业改革徘徊不前。人们在困惑中观望。

了解并综合分析了这些情况后,我的心情日显沉重,并陷入深深的思索中。4月中旬,从本溪传来消息,说关广梅搞租赁改革,被视为本溪市“资产阶级自由化代表人物”。这则信息给我异常强烈的震动,我赶赴本溪,在那里调查了三天,搞清了真相—

关广梅在1984年改革以来,先后租赁8家副食商店,其中包括全市最大的副食品商店—东明商场,组建成东明商业集团,并创造出租赁、承包、股份合作相结合的三位一体经营形式,人们称之为新租赁制。关广梅对租赁的商店进行了体制改革,经营的商场经济效益迅速提高。事实证明,关广梅的改革是成功的。

但是,自1986年底对关广梅一系列改革举措就有争议。进入1987年,对关广梅的“批判”愈演愈烈。本溪市委、市政府对关广梅的改革坚决支持,但也遭非议。当时,我在采访本上记下这样一些想说的话:

—社会上出现混淆改革同自由化政策界限的新情况,对政策理解上的片面性导致行动上的片面性,结果在实际工作中产生强调反对自由化而忽视、贬低甚至排斥改革的倾向,应及时澄清政策界限;

——阻碍改革的左的和旧的习惯势力借风而起,由于“气候”关系,其顽固性得以充分暴露。如果不及时予以纠正,势必影响改革大业;

——对关广梅租赁改革的评价,其实质涉及对正在进行中的中国经济体制性质的评价,剖析本溪出现的这一特殊矛盾在社会上将有普遍意义。

得到报社领导支持

从微观入手的调查和从宏观着眼的分析研究,使我比此前更加清晰明确地认定这是个带有全局性的重大问题,不失时机地抓住这一刚露头的事关大局的事态,提出人们都十分关心却不知怎么提或不敢提的问题,说出人们想说却又不知如何说或不敢说的话,不仅是党报记者的职责,也是新闻价值和新闻魅力所在。

我返回记者站,连夜写成《关广梅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吗?》报给报社。编委会对关广梅的改革遭遇高度重视,几天后的夜里,总编辑范敬宜亲自打来电话,详细询问事情来龙去脉和我的看法。因为早就憋了一肚子的话,我一口气说了很多。总之,改革者本人的缺点,决不能成为否定改革的理由。谈到这里,范敬宜同志口气异常坚定:“我们主张就关广梅搞租赁应不应选为十三大代表、当劳模这样一个问题,来弄清承包、租赁是什么性质,共产党员、先进人物搞租赁是不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从而进行一次实际的生动的两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