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回顾展望  开拓前行

坚定信念  应对挑战  科学发展 部分媒体负责人、学者寄语2009

历史风云中记者的辨析与把握

 

 

 

圆梦之后

圆梦之后干劲更足。上世纪80年代初,十一届三中全会给农业经济发展注入了强大活力,但也隐藏着一些问题,譬如一些干部陶醉在既有成绩里,有的媒体报道推波助澜,一时间社会上“万元户”“十万元户”满天飞,仿佛祖国农村一派莺歌燕舞。1984年冬,作为新华社陕西分社记者,万武义历时半年,三次深入秦巴山区采访,揭开了农村的另一面。

秦巴山区位于陕西南部,当时许多山区群众处在温饱线以下。在当地被誉为富裕县的汉阴,有一个被干部遗忘的贫困角落太平村。这个村离县城仅有五六公里,但家家缺吃,人人少穿,没有一家有油有盐,村里有的人被迫逃荒要饭,有的人活活饿死,原来133口人只剩下74口人还挣扎在饥饿的死亡线上。

在这个山村逐家逐户调查中,万武义走到青年农民郭长荣家里。他家仅有一口上沿裂缝的铁锅、两只碗、一口空着的旧木箱,床上是破烂发黑的棉絮,还有一把锄头和两根扁担,吃的东西除10多斤的土豆外,没有一粒粮食,全部家当还不值一双皮鞋钱。女主人智障,一个半岁的孩子瘦得皮包骨,像猫似地蜷缩在稻草堆里,看见生人张着嘴哭却没有力气发出声来。他出门等候到了郭长荣。雪地里,他脚穿草鞋,套了一双棕包裹的袜子,单裤不能蔽体。当听说来了省里的“干部”,他双膝跪地高呼“救命”。

基于大量的一手材料,万武义一口气写下了《对山区贫困现状应有一个基本估计》《在一串串增长的数字面前要保持清醒头脑》《被干部遗忘的贫困角落》《警惕新形势下旧病复发》等一组四篇内部报道,如实反映了当地群众生产、生活和山区工作中存在的严重问题。组稿刊发后,中央领导同志多次批示要求相关方面采取有力措施改变秦巴山区的贫困现状,陕西省委把这四篇稿件作为当年16号文件下发。

成就感激励他坚持走好调查研究之路。当记者期间,几乎每年都有稿件获全国性影响,1987年采写的《宝鸡“初鸣”》等一组四篇报道全面总结陕西省宝鸡市综合体制改革的做法,被作为中等城市改革经验在全国推广;1988年采写的《延川县多次变更统计数字的背后》一组四篇报道反映农村统计工作存在的问题,被国家统计局作为正式文件下发……

久违了的“过瘾”

1998年,万武义升任新华社湖北分社社长。

他尝试探索分社运行规律,以提高稿件质量为核心建立了一套崭新的制度。其中最鲜明的是激励机制,无论是被评为新华社社级好稿,被评上分社的“我的得意之作”,还是被社外重要媒体采用,优质稿件的记者一律有奖。记者出身的万武义认为在媒体里记者必须“坐正席”,待遇要好,每人配备两台电脑:台式机和笔记本,还有照相机,而且非常尊重他们,常在一起讨论题目。“一时间业务氛围浓重,记者们积极性很高。大家都住一个大院里,哪个月谁的考评成绩靠前,奖励突出,连家属出门头都抬得更高,很骄傲。”

1998年夏,中国遭遇百年难遇的洪水,而湖北境内长江地段正是抗洪抢险主战场。险情来临,万武义自任总指挥,有条不紊地调度了一场重大突发事件的全方位报道。

他首先宣布三条临时措施:一是进入紧急状态,所有人必须绝对服从指挥;二是做好抗洪抢险报道成为压倒一切的大事,人、财、物的调度都要以此为先;三是一线记者的消费开支可以先斩后奏。

险情就是新闻。一个多月里,万武义和记者们几度踏荆江、过武汉、赴黄冈、下九江,往返几千里追逐洪峰,采发了数十篇产生较大社会影响的稿件。而溃口是最危险的地方。喝了壮行酒之后,记者们分乘几辆车,带着救生物品,唱着《团结就是力量》开赴溃口处,悲壮中带着新闻人的自豪。分社上下斗志昂扬,有的年轻记者凌晨五六点钟就提着电脑背上行李站到院子里,只等着一有险情就被派出去。此情此景启发万武义创新工作思路,尝试了“火线入党”和“水线提干”,那些在抗洪抢险报道中表现良好的积极分子宣誓入党,另有三名记者被提拔为处级干部,效果都不错。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