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改革开放30周年与新闻工作

新形势下的都市报发展

金融风暴中的金融记者

 

 

 

 

嘉宾反问:“要哭吗?”

□ 江苏教育电视台  周云龙

媒体或记者,都有强烈的“独家意识”,希望他们关注的人物或事件,有且只有他们一家报道,那样更容易产生关注度、制造影响力。可是,除非这个新闻故事本身没有多少新闻价值,在那么多媒体同城共采的情况下,要想独家报道,就非常难。

电视台的一位朋友说,受制于自身的采访条件,在获取线索的能力上电视人其实往往处于弱势,不得不依赖于其它媒体,在二手、三手报道中,追求“电视独家”。每天上午上班第一件事,他们就是在当天出版的晚报、都市报、党报等等报纸上搜索选题,连中缝都不肯放过。有一次,早报上刊出一则新闻故事,大意是,某高校大学生组成一个“卖报小组”,他们将每月的收入全部用于救助一个患病的同学。消息一出,他们便立即派出记者前去采访,找到那里,哪知道同城之内大大小小的电视台记者,已抢先一步,任课老师最后不得不临时决定放假半天,专门应对记者的采访。

当“独家报道”成为不太可能,意味着事件的亲历者、新闻的当事人接受“独家采访”也就不太可能,而亲历者、当事人与媒体接触多了,必然会积累被采访的一些经验,这些经验往往会激发他们对自己了解的或者发生的那些故事进行加工、处理的冲动,况且,有些记者、编导为了节目结构更顺畅,为了故事情节更传奇、更好看,会变相暗示或直接授意、引导受访对象怎么说、怎么做。

我在电视台负责一档谈话节目的策划、制作,记者最近从另一路媒体上获得一则信息,一个母亲带着一个患病孩子在街头乞讨,为孩子治病筹集费用,其实,这对母子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是丈夫“借腹生子”而来的。孩子3岁时被查出得了白血病,医生建议进行骨髓移植,可是,父亲配型未能成功,而这个母亲又非亲生,只有找寻当年那个亲生母亲一试……应该承认,这是一个不错的选题,所以轮到我们关注这一故事时,当事人已经被采访过很多遍。记者介入调查、拍摄后,形成了初步访谈稿本,然而,将他们分别请到演播室时,养母却突然改口声称,她丈夫并没有跟孩子去配型。

这一说法如果属实,意味着我们节目最初的结构设计不能成立,整场谈话也将难以为继。主持人追问真相到底如何,那个母亲解释说,前几次的记者采访他们,都要求她这么说,说这样才能引出借腹生子的情节,才能扯出寻找生母的话题,才能引起同情,才会有人捐款相助,可是,记者报道刊出、播出后,并没有多少人提供帮助,她还是要每天沿街乞讨,所以,这次被请进演播室,她决定实话实说,她说的都是实话吗?接着发生的一个细节,很出乎我们意料,谈话在短暂中断之后继续时,她突然试探着问主持人:这一段要哭吗?

主持人也算经验丰富的了,不过碰到嘉宾这样的主动、坦白,还是第一回,吃惊不小。其实,真正训练有素的采访对象或谈话嘉宾,他们往往可能都会不露痕迹、不动声色地配合记者、主持人的采访,甚至有意迎合记者的走向、主持人的意图,而将自己真实情况、真实想法隐藏起来。

在收视率、阅读率、点击率的重重诱惑之下,一些记者、编导、主持人早已不甘处于被动局面,他们充分调动各种手段,肆意干预新闻故事的真实性,忽悠甚至欺骗当事人,一切只为吸引眼球服务。君不见,时下一些电视台的谈话节目,主持人是真的,当事人有假的,知情人有假的;时间有假的,地点有假的……时真时假,半真半假,故事情节的发展所以有了很大的自由操作空间。有人说,只要节目好看,真的假的无关紧要。无关紧要么?那为什么不直接说明哪部分是演绎的?既然是演的,为什么还要不断添加那么多真实的标识、元素?不就是为了忽悠电视机前太多不知情的观众吗?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