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改革开放30周年与新闻工作

新形势下的都市报发展

金融风暴中的金融记者

 

 

 

 

对当前金融危机报道的几个认识

            

金融危机肆虐的当下,相关报道进一步引起社会关注。我从业经验并不长,但赶上了金融危机报道从无到有,从规模较小到大面积铺开的全过程。

对包括我在内的不少金融记者来说,这次危机报道在以前的报道经历中都是前所未有的。结合个人的报道经历,感觉有几点经验教训可与同行分享:

第一,初期国内媒体对“次贷危机”的关注和金融危机的认识,稍显凌乱和滞后。一方面,次级抵押贷款作为发达国家一项最基本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已是见怪不怪,而我国金融创新刚刚起步,还是一个极为新鲜的事物。另一方面,许多金融业专家也不太了解次贷危机的来龙去脉。我记得当时采访了十多个业界顶尖的经济学家,能完整说清楚“次级债”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并不多。

第二,对待国外创新事物,切忌盲目“崇拜”。2006年次贷危机初现端倪的时候,国内对成熟资本市场种种创新的报道大多为“一边倒”,赞誉得多,批判得少,很多评论都在呼吁我国应该大力创新,向发达成熟市场看齐。现在看来,这种说法不免片面。我自己就报道了一则关于“不良资本证券化第一单”的独家消息,并发了多条评论赞誉证券化进程迅速。当时只觉得心潮澎湃,至于风险,既然有关部门再三重申证券化过程中风险已经转移了,就没有多加在意。由于我国金融创新程度并没有那么高,资产证券化产品无论从标的产品、结构模型、打包次数、销售过程等各方面与美国的证券化产品差别非常大,因此风险相对要小很多,但两者的创新模式基本相同,如何区分、区别看待,应该吸取什么教训,都是国内媒体在报道中应该注意的。

第三,不迷信权威。国内不少“专家”对金融创新了解并不全面,如果他们把一知半解的解释传递给一知半解的记者,报道就与真实事件有了很大出入。金融记者千万不要跟随某些经济学家的调子,被牵着鼻子跑。一些真正的经济学家一辈子往往只研究一个领域,如果你的问题不在他所研究的领域之内,就算你再问他,他也不会多说。就国内金融领域来说,专业人才稀缺,专家本就不多,很多真正了解情况的人却很少出来接受媒体采访,导致记者接触到的往往是一些研究宏观层面的经济学者。虽然这些学者大多数治学严谨,但也不乏一些人对自己不了解的领域作出不恰当的评论。另外,作为金融记者,也不能盲目相信一些所谓的“权威”报告。我有一个亲身经历:某家商业银行的经济报告居然原封不动地把一周前我一个同事的评论文章抄去了大半,连错误的标点符号都没有改。

第四,了解不同背景人士所代表的不同群体。比如,银行卡跨行收费,监管部门、银行、消费者甚至不同的经济学家都有不同立场;对中国房地产业的预测,政府部门、国内房地产企业、外资投资机构观点迥然不同;对中国股市的评析,立法者、监管者、券商或基金公司、上市企业、国外投资机构各执一词;同样是金融危机,监管者、评级机构、投行、保险公司、养老基金的解释不尽相同,选择哪个立场,报道角度会大相径庭。记者需要分清各方背后的立场和利益,以求报道平衡全面。

第五,采访中注意探寻国际金融事件对我国的影响和启示。当金融危机愈演愈烈时,国外主流媒体开始反思这次危机究竟由什么引发的。对于金融危机发生的原因可说是众说纷纭,但由于我国金融业开放步伐相对谨慎,很多成熟市场上出现的问题在我国金融业并不存在。比如衍生产品的极度发达、投行肆意打包出售、投行与评级机构衣带相连的密切关系等等。报道这类问题应从简单的就事论事,上升到在我国金融业发展过程中如何避免出现类似情况为好。

另外,由于金融危机演化成世界性的,对于我国经济的影响不容忽视。如,中国的经济保持稳定在全球经济下滑的当下有什么重要意义?出口部门缩紧腰带时是否会影响到基建行业的财务状况?企业资金链断裂又是否会进而影响到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的增加?这些因素联系在一起发挥作用是否有滞后性?股市炒的是预期,投资者信心跌落和企业经营不佳,是否会继而影响到中国股市?这些也许都是值得媒体关注和思考的角度。

第六,对金融危机的报道需要有血有肉。金融危机不是一个独立事件,而是与人们工作、生活、投资密切相关。一些国外财经报纸记者经过严谨地调查取证、反复采访双方信源、深刻分析数据图表后,写出的文章却如同多汁新鲜的水果,好像寒冷冬日的一壶暖茶,让人获益匪浅,欲罢不能。这种写作方法值得借鉴。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