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改革开放30周年与新闻工作

新形势下的都市报发展

金融风暴中的金融记者

 

 

 

此次全球金融危机的传导过程,基本上可分为三个层次,一是金融体系本身危机,二是与金融密切相关的股市、楼市等危机,三是由此而引发的一系列实体经济危机。而对我国实体经济而言,首当其冲的应是出口加工业,因为它直接受制于欧美需求萎缩,这方面的日常报道有“广交会订单减少”“广东玩具业和服装业外贸首现负增长”等等。但这样的报道表现在版面上,总像是没烧到100度的水,热而不沸,并没有多少冲击力。而当“全球第二大的玩具厂倒闭”“6000多名员工一夜失业”等合俊倒闭新闻一出现,热水顿时沸腾,彻底引爆珠三角 “三来一补”低端产业所面临的困境,从而形成巨大报道张力和冲击力。 类似的新闻,还有“难抗金融危机,广州第三大购物中心陷入困境—20亿!中华广场要卖了!”等等。随着金融危机进一步蔓延,经济大环境发生改变,突发性事件性经济新闻也将成为焦点。

三、财经新闻加速转型。

近年来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催生下,媒体财经新闻的核心主要分为两类:以报道大企业成立、投资、并购和市场战略为主要报道内容的公司新闻;以股市、基金报道为主的理财类新闻。但金融危机发生后,财经新闻正在加速转型。

随着金融危机向纵深发展,一些企业市场收缩、业绩下滑,普遍遭遇“过冬”难题。这种情况下,人们关心的焦点已从以前的高歌猛进,转移到关心企业和企业经理人、员工的命运—他们如何“过冬”,他们面临什么样的压力(如裁员、减薪),他们又将如何选择?这方面,《羊城晚报》开设“经济寒冬的‘一把火’”、《广州日报》开设“珠三角中小企业自救实录”,《南方都市报》开设“应对金融海啸”,报道经济低潮中一些成功企业典型,既鼓舞士气,又给人以启发,都是这方面的尝试。

同样,由于股市和基金的低迷,股票热和基金热开始“退烧”,证券营业部和银行(买基金)不再人头涌动。这种情况下,媒体的理财新闻也顺应地从单一的股市基金信息,发展到集股市、基金、外汇、黄金、楼市、艺术收藏等于一体的综合理财。随着人们理财观念的多元化,多元化转型将是财经新闻新方向。

四、社会经济新闻更注重话题性和实用性。

上世纪80年代,随着新消费时尚的不断涌现,喇叭裤、牛奶浴、金马桶等话题性社会经济新闻,也一度风靡。只是随着人们的见怪不怪,这类新闻渐渐淡化。而在金融海啸的冲击下,此类新闻又重新出山。比如“广州商业街惊现‘1元衣服’”“老外一夜喝掉20万元盛景不在”等等。值得注意的是,为迎合读者节约心理,在操作上,这些新闻也更加注重实用性。《羊城晚报》开设了“金融海啸下的理财生活”,除有“不看、不谈、不动,股民‘三不原则’盛行”的话题新闻,更多是如何面对股市、存款以什么形式好、基金如何投资、保险是否继续、楼市是否该出手等等。这些新闻既有一定的话题性,服务性也更强,既为坊间乐道,又被很多理财网站尽数收列。

五、区域经济新闻地位凸现。

从早期的特区现象,到后来振兴东北、西部大开发以及中部崛起,区域经济报道始终是一个恒温话题,而金融风暴则使此类新闻更加凸现。

就像企业有不同的成长模式一样,不同的地区亦有不同的发展模式。比如珠三角外向型产业模式,长三角村镇集体产业模式。即使在珠三角内部,也有东莞的“三来一补”模式、深圳的自主创新模式以及佛山的大企业集团模式,等等。而金融风暴无疑将是一次发展模式的总考验,结果如何也为大众所关注。这就不难理解,一向被广州、深圳、东莞锋芒所掩盖的佛山,在风暴来临时一句“传统产业并不代表落后”,缘何广为传颂;而一则“东莞:‘风暴眼’中的世界工厂”网文,又为何引来连篇累牍的报道。可以想见,随着中国经济进入一轮深入调整期,类似的区域经济报道将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的热点。

新时期经济新闻报道的策略选择

在金融风暴面前,经济新闻一方面要适应其报道发展的新趋势,另一方面也要及时调整其新闻价值取向,在宏观、中观、微观及整体观察上,进行必要的报道策略选择,以顺应和引导受众对新时期经济新闻的市场需求。

首先,要体现宏观视野的落地意识,提供展现新闻价值的阅读“窗口”。

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国内外经济干预会继续一段时间,加上国内正在进行的科学发展模式转型—对大众媒体来说,要将重大宏观经济新闻这块“鸡肋”变成香饽饽,就必须强化报道的落地意识,提供展现新闻价值的阅读“窗口”。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