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改革开放30周年与新闻工作

新形势下的都市报发展

金融风暴中的金融记者

 

 

 

 

思想的光芒与审美的传播

—论新闻审美传播中的思想力量

    孙德宏

使新闻实现审美的传播,是提高新闻舆论引导能力的一个很好的途径。那么,如何才能实现新闻的审美传播?

作为文化形式的新闻文本的“目的性”说到底是对人的自由和解放、幸福和情感愉悦的有效关注。这样的新闻就是审美的传播。与艺术刚好相反,真实而客观的新闻传播是因为文本所展现出的思想的光芒而引起了受众的情感激荡。或者说,新闻的审美传播之所以能够“引起受众的心灵共鸣”,能够“令人感动”,主要是通过新闻文本所展现出的思想的力量而实现的。

关于“思想”与“审美”的讨论

传统美学更多的是研究人的感性体验,而这种讨论更是一度使美学成了“艺术哲学” 或“艺术的哲学”。但到了现代美学,这种情况发生很大变化,这就是十分著名的阿瑟·丹托的重大发现—“艺术的终结”。沃尔夫冈·韦尔斯的《重构美学》则不仅彻底颠覆了这一传统,而且从正面明确建立了一个全新认识。在沃尔夫冈·韦尔斯这里,思想和审美的逻辑关系是这样的:第一,强调哲学本身就具有艺术的性质和审美的特征;第二,哲学的这种审美特征与生俱来,且属于哲学的核心;第三,思想本身就是审美的。

这一观点对我们具有很大启发:第一,审美绝非艺术专有;第二,因为思想的无所不在,所以审美也就无所不在;第三,既然思想是审美的,那么我们的新闻传播如何主动自觉地把握它就不但有了合法性,而且也具有了迫切性。

在人性的最重要的部分—“情感”堂而皇之地走到人类社会前台的同时,有一个问题始终在困扰着我们:人与社会的进步只是靠情感的激动—比如艺术而推进的吗?对此,现代美学的“发现”—“艺术的终结”给了我们一个答案:并非是今天的人们不需要艺术了,而是长期以来审美“专属”于艺术这种认识是错误的。说到底,是包括艺术在内的所有的人类精神产品本身所蕴含的思想在激励着、推动着我们人与社会的进步。具体到艺术,我们应该这样理解,艺术中那些激动我们情感的因素本身就蕴含了人类进步的思想。再进一步说,是那些思想通过包括艺术在内的多种表达方式感动了我们,激励了我们—至此,我们确有一种释然的感觉。

这里我们所说的“所有的人类精神产品”和“各种表达思想的方式”,显然毫无疑问也包括新闻传播。因此,我们强调:第一,以客观报道事实为自身存在合法性的新闻传播必须自觉地把握和发挥其审美的功能;第二,新闻的审美传播“主要是通过新闻作品所展现出的思想的力量来实现的”。

思想无处不在,审美就无处不在。问题在于,新闻传播如何才能准确、深刻地传递、表达思想?更重要的是,这些传递、表达如何才能使受众更好地接受,进而使它们成为受众的自觉共识?

下面,本文通过对几个在新时期以来影响较大的新闻文本的分析来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这几个作品分别是:消息《171名矿工遇难两周年祭日临近 李毅中质疑:为何还没有人被究刑责?》(以下简称《李毅中质疑》,该作品在第18届中国新闻奖评选中,获消息类一等奖);评论《有些案件为什么长期处理不下去?》(以下简称《有些案件》,该作品获1982年全国好新闻评论类一等奖);通讯《英雄赞歌—记独臂英雄丁晓兵》(以下简称《丁晓兵》,该作品在第17届中国新闻奖评选中,获通讯类一等奖);《一个普通的灵魂能走多远》(以下简称《灵魂》)。

在传递信息中自然而坚定的传播思想

新闻传播的目的是传递信息,这是社会的需要,也是新闻传播之所以成为一种职业的根本所在。那么,传播信息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影响社会。而影响社会的根本还在于影响人—使人更自由、更幸福。关于传递信息是常识,没有什么人予以置疑。但是,很多人对新闻传播的“影响社会”“影响人”似乎关注重视不够,在我们诸多新闻传播理论的探讨中似乎也同样如此,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缺憾。但我们同时必须注意到,尽管人们和新闻理论如是,但新闻传播实践却又与此颇多不同,只要我们稍加认真检索不难发现,新闻史上那些真正优秀的文本,事实上都是不仅注意传递信息,而且也是十分自觉地注意乃至强烈追求传播的社会影响力,这种追求其实正是传播者及其文本的思想的深刻展示—也正因此,经典和平庸才立判高下。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