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改革开放30周年与新闻工作

新形势下的都市报发展

金融风暴中的金融记者

 

 

 

 

媒体的客观报道与法律底线

□ 江苏新华日报社  林培

阎崇年在江苏无锡市签售被“掌掴”后,江苏省内一些媒体几乎“一边倒”:除了保留一点礼节性的同情外,更多的是不遗余力地渲染打人者黄海清“掌掴”的理由,言下之意是“草根”争话语权“情有可原”,而鲜有公开站出来谴责暴力行径并向阎先生道歉的。我们理解,这也许在为市誉、省誉“讳”吧?

然而10月20日,即黄海清被拘半月释放日,省内某报却用通栏刊出大号标题—“除了打人,我没有更好选择”,再次对黄海清打人事件进行“客观报道”。不知该标题是否在引领和暗示人们认同:打人,也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按黄海清的说法,他不能忍受阎崇年“美化和歪曲历史”。假使这个事实成立,也是学术层面的差错,他可以向阎崇年所在的单位举报,也可追究传播阎观点的央视“百家讲坛”责任,甚至向纪检监察司法机关投诉,即便投告无门,当众对一位70多岁老人“掌掴”,恐怕于情于理都讲不通,而媒体态度的暧昧,又使打人违法事件披上了“学术走火”的外衣,真不明白这些媒体的法律底线为何因阎崇年而降低?

当黄海清走出拘留所大门时,那些媒体是否也该反思一下报道的立场:有没有偏袒暴力倾向,助长非理性表达?

新闻用词不可随意

  山东临沂日报社  孙建清

我感觉现在的新闻写得很随意,用词很不讲究,很不严谨,或者说很不准确,读者读起来不但深感别扭,而且容易产生歧义。

近来央视主持人王志、张政挂职的新闻引来评论如潮。我注意到,许多报道不是在标题就是在文内都说王张是从政。于是,许多评论就开始质疑他俩的从政能力和合法程序。其实,这里的评论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挂职和从政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挂职是带有扶贫性质的短期锻炼,颇像作家挂职深入生活,而从政意味着放弃原来的工作单位走上领导岗位。王志也好,张政也罢,一年后还是回台工作,显然这不是从政。因此,围绕从政的一系列评论是评论家一厢情愿的无的放矢。又看到一家报纸上有记者说采访“一个五十岁的老大娘”云云。五十岁,一般女干部到法定退休还有5年,记者就喊人家老大娘,也不怕把人喊老了。其实,称阿姨有什么不可,非得称老大娘吗!

类似用词不大准确的消息还有不少,说俯拾即是也不夸张。许多报道不够严谨。正因为如此,一些新闻一出来,不得不忙着作解释,今天一个辟谣,明天一个纠偏,后天一个更正。折腾来折腾去,新闻公信力就大为逊色。

新闻真实既包括事件真实,也包括细节、用词的准确。新闻涉及各个领域,记者当然不可能万事通,但是只要注意学习,多加思考,就不会犯一些常识错误。

 

从“楼市不容乐观”看倾向性

  河北唐山  王志广

日前,看一档早间电视节目。主持人在播报我国的一些城市房价下降时说“楼市不容乐观”。 听到主持人的“楼市不容乐观”后,我不解。近期我国一些城市房价的确出现小幅下降。但是,一个时期以来,我国的房价畸高,房产开发成了暴利行业。高企的房价远远超出一般居民承受能力,老百姓买不起房是不争的事实。在这种现实面前,老百姓无疑希望房价降些,再降些。看来这档节目的记者编辑们倾向于开发商一边。

或许该媒体是从房价下降对我国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谈的。但是,当下一些城市的房价有小幅下降对我国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是“乐观”,还是“不容乐观”,还没有一个权威说法。新华社播发的新闻也表明政府即使“救楼市”也不是为了救房价。而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媒体盲目表态显然有些草率。

我认为,恰当做法是,在难以做出准确判断的情况下,媒体应当站在客观中立的立场上说话。房价上涨,就说“上涨”,下降就说“下降”。至于是否“乐观”,那是经济学家们研究的课题。这样做的好处在于,既可以避免说错话的尴尬,又可以避免因倾向性而引起公众不满。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