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改革开放30周年与新闻工作

新形势下的都市报发展

金融风暴中的金融记者

 

 

 

 

对新闻永远抱有敬畏心

—访第九届长江韬奋奖韬奋系列获得者、新华日报报业集团

总编辑周跃敏

    本刊记者    

周跃敏,1958年7月出生,江苏苏州人,中共党员,高级编辑。1982年南京师范学院新闻专业本科毕业后进入新华日报社任记者,1985年下半年参与筹办《扬子晚报》,历任《扬子晚报》文体部副主任、经济部主任、编委、副总编辑。2001年8月调任新华日报社副总编辑、党委委员。2006年6月起任新华日报社总编辑、党委副书记。

1999年被选为江苏省“333工程”跨世纪学科带头人,2001年被评为江苏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2002年获第5届“全国百佳新闻工作者”称号,2007年被确定为“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今年荣获第9届长江韬奋奖(韬奋系列)。是第8届江苏省政协委员,第10届江苏省人大代表。

 

大学一毕业就进入《新华日报》,周跃敏从事新闻工作已有26个年头。这些年,他获得很多荣誉和奖励,他认为成功的秘诀有两个。

一是给自己准确定位。弄清楚“我是谁”,才能找准自己的方位,才知道干什么、怎么干。二是任何时候都不要高看自己。他曾经对报社的“大院记者”(专跑省委省政府)说:你们跟领导跑,不但辛苦,而且悟性要强、出手要快、写稿要一次成功。要我去干你们的活,肯定不称职。“这不是客套。放低身段,埋头苦干,咬准目标,坚持不懈—这就是我获得长江韬奋奖的由衷感言。”  

从不喜欢的事做起

中国记者:听说您最早是体育记者。从体育记者到总编辑,有过这种经历的人相信不会太多。您觉得当体育记者对自己的发展有帮助吗?

周跃敏:跑任何条线,干任何工作,对个人成长都有帮助。当体育记者也不例外。当然,与其它条线比,体育采访节奏更快,劳动强度更大,需要炼就倚马可待的过硬作风和本领。从这层意义说,体育记者得到的锻炼可能更大些。所以,让一个优秀的体育记者改行去跑其他条口,至少不会太差。这是我的感觉,也是我的体会。

事实上,让我思考和感悟更多的是另一个问题。

1982年,我大学毕业分配进《新华日报》。说实话,当时我不知道我能干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不能让我当体育记者,因为我既不喜欢体育更不擅长体育。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一路走来,文化课还说得过去,就是体育成绩老是勉勉强强及格。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你越不想干越怕干的事偏偏让你碰上了。我到科教处报到后,处长说“你跟老巴跑体育吧。”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我刚想申辩,处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声“好好干”就去忙别的了。理由没别的,就因为我最年轻。

第一次采访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晚上江苏男篮在南京五台山体育馆对阵波多黎各男篮,老巴家里有事,让我一个人去采访。领到任务,我的头就炸了:报社这头版版面在等着,不容有丝毫闪失,而我对篮球一窍不通,也从没采访过任何体育赛事。情急之下,我把其它报纸有关篮球比赛的报道找出来,稀里糊涂看完比赛,回到办公室依葫芦画瓢炮制了一条300字的消息。这就是让我急出一身汗、前后花了近5个小时才完成的处女作,至今这篇小豆腐干文章我还珍藏着。

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段令人永志难忘的经历,我对新闻记者这一职业一直抱有一种敬畏心,用近乎虔诚的态度去学习去研究去实践,不断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和业务水平。四年后,我已调到新创办的《扬子晚报》任文体部副主任。这一年,世界杯足球赛在墨西哥打响。当时内地还没有实况转播国外赛事这一说,更不可能出国采访。报社派我去广州收看香港电视对世界杯的实况转播,据此发回报道。整整半个多月时间,在前后方共同努力下,《扬子晚报》世界杯专版一炮打响,发行量猛增4万份。我的同学不相信我能写出如此活灵活现的报道,不认识我的读者以为我是个足球专家。至今,省内一些四十岁以上的体育迷看到我的名片,还会兴奋地问:你就是那个体育记者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