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农业报道

重大科学报道的准备与积累

求解报业广告变局

 

 

 

 

媒体批评媚俗几时休

□ 甘肃定西广播电视台  张银杜

当前的文艺批评,媒体的作用明显超过了专家学者的重要作用。某出版社新推出一部长篇小说,先请各大媒体的记者汇聚一起,材料散发下去,就算研讨完毕,发稿记者连作品尚未读完,一条短讯少则几十字,多则百余字,却全是货真价实的溢美之词:什么“新世纪文学的重要收获”啦,什么“代表中国小说的重要成就”啦,什么“厚重深沉的诗史”啦,真是虚妄浮泛、不着边际的吹捧。文学界如此,电影界、美术界、音乐界也有类似现象:一些美术工作者,在美术馆搞一次艺术展览,参观人数还未上来多少,就有报道说引起强烈轰动,媒体声势浩大的宣传,顿时激起一片沸腾。

进入新世纪以来,有目共睹的事实是电视带动图书热销的现象呈直续不衰之势。可以说,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成了造就学术明星的平台,阎崇年、刘心武、易中天、于丹等都是通过这个平台崭露头角、名成利就,其著作成为畅销的图书,这一现象的产生是电视媒体的强大作用的很好体现。

一部文学作品或者一部电视剧的诞生,期间耗费了创作者大量的精力和心血,希望有更多的人来接受,这无可厚非。制作者用大量精力进行宣传,都非过分之举。上世纪30年代,鲁迅和巴金也曾为出版物写过宣传广告,一时还被传为佳话。但目前,导读式文字,新闻宣传炒作,趋势却愈演愈烈,令人担忧!

这些年,媒体炒作文艺作品的方法可谓五花八门:有作品研讨会,请职业批评家开一次会议,说一些好话;有新闻发布会,制作一点由头,人为地搞一些热点,以吸引读者;还有的甚至制造假批判,用火药味儿熏染氛围,招徕顾客……不一而足。在媒体声势浩大的宣传和强大的新闻攻势下,读者买回图书,但过不了几天,读者们却全都倒了胃口。

我们看到,批评被媒体牵着鼻子走,是有其深层原因的。近年来,许多大报大刊纷纷改版,希望吸引更多的读者。一些报纸大幅度地增加读书版,以思想性吸引读者。但我们知道,思想的东西不是速成品,不是去制作商品,它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沉淀和过滤,不经过这样的沉淀和过滤,思想就不会成熟。这样在思想缺席的情况下,批评的浮躁便是难免。

新闻媒体的功能之一,就是真实地反映社会生活,迅速折射当前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真实成为新闻报道的灵魂。新闻媒体如果失去真实这根生命支柱,随意炒作,添油加醋,任意发挥,这怎么能赢得读者的相信呢?时间一长,读者自然会疏远,甚至厌恶。目前的文艺批评,在媒体的配合下,批评家也参与了炒作,并将其慢慢变成了商品的一部分,这是目前批评受到责难的重要原因。

要尽快消除媒体的炒作和批评的媚俗,净化批评环境,文艺批评专家和学者应当同媒体同心携手,发挥专家学者的重要作用,批评的严肃性和准确性才会得到加强。即便是记者参与文艺批评,也要资深记者来完成,记者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要对作者负责,要对读者负责。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