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农业报道

重大科学报道的准备与积累

求解报业广告变局

 

 

 

 

对传媒业的三个基本观察

         喻国明

一项真正意义上的产业发展的成果永远是和社会发展的问题单联系在一起的。一个产业,一个社会的进步总是不断面对现实的问题,并在问题的解决过程当中,来提升自己文明进步的水平。文明的进步是看它对于解决时代发展的问题的有效性和进步性。对中国传媒业的发展,问题单到底在什么地方呢?我觉得观察中国的传媒业有三个基本面,一个是市场面,一个是政策面,一个是技术面。这三个基本维度决定了中国传媒产业发展的最主要的三个基本因素。

应该说中国传媒产业发展当中,技术面是最具有活跃的革命性、带动性因素的方面。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很多新的现象、新的事物、新的传播规则和传播方式的出现都是由于技术的进步、技术革命给我们带来的。另外一方面,传媒产业的发展由于有它自身的规律和市场机制的影响,也会对于时势与社会发展的要求很敏感,并实现在此基础上的跟进。

从制度面看,有相对滞后之处。当然,这种滞后也有它本身的现实合理性,就像教科书里的内容一定不是最前卫的学术思想和学术成果。尽管老师在讲的时候,可能会介绍学术前沿的一些问题和思考,但教科书应该是大量研究成果积淀下来的稳定的、公认的成果,所以会相对滞后一些。传播是一种巨大的社会力量,这种力量不适当的释放可能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对中国这样的大国,尤其面对现实国情,在媒介的制度安排问题上,持某种审慎的态度是有必要的。但这并不代表不顺应时代的要求而发生某种应有的变革。

在制度构建方面,一个比较得体的发展方式叫“小步快走”。就是步伐每次不要迈得太大。因为任何一个制度的进步都意味着利益的调整,调整太大引起的反弹会很大。有效的政治变革实际上是一种妥协的产物,而社会正是在妥协当中进步的,这是东方的一种智慧,比如“增量改革”—通过不变或微调的存量来支撑现状和现实关系的稳定,通过增量的发展来使整个社会结构、产业结构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发展逻辑就是这种智慧的集中体现。我们媒介产业的发展也正是通过新增的量来改善整体的结构性对于社会发展、时代发展要求的不适应性。

我相信,虽然步伐可以迈得小一点,但目标一定要明确和坚定,发展节奏则可以根据实践的情况和相应的反馈评估迈得快一点。最近三十年以来中国传媒业的发展,特别是SARS之后的最近五年,传媒领域的制度变革正是按照这样的逻辑在走,即“小步快走”—方向是明确的,推出的步骤、节律也在逐渐加快。以胡锦涛为核心的这届中央领导集体上任之时,对于传媒领域的要求最初讲的还只是会议报道少一点,内容上要三贴近等等;之后则进一步提出:衡量和判断传媒业发展好坏的最高标准是老百姓满意不满意,欢迎不欢迎;再之后,提出了媒介要保障人们的信息安全,由此出台了诸如信息公开条例等一系列法律法规等。现在又开始在媒介产业的所有制度层面推进转企和上市,这些都是非常深刻的制度变革。这些制度变革的质量将深刻地影响着传媒业的面貌,进而影响社会的未来和人民生活的质量。(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