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农业报道

重大科学报道的准备与积累

求解报业广告变局

 

 

 

 

“睡不着”的欣喜

□ 新华社吉林分社  申尊敬

我们都应该向简光洲同志深表敬意并致谢忱。这位《东方早报》记者费尽周折,查清了“三鹿”奶粉的三聚氰胺问题并率先在该报披露,撕开了奶业黑幕的一角,拯救了成千上万个“祖国的花朵”,让中国奶业置身“大地震”式的严峻考验,也为这个与无数百姓息息相关的行业创造了“在废墟上重生”的机遇。

此前,湖北、甘肃一些媒体虽曾多次报道患肾病婴儿现象,但对婴儿们喝了谁家奶粉致病则语焉不详,只说是“某企业”。简光洲关于三鹿奶粉问题的报道发表后,虽然中国奶业很丢脸,公众很痛苦,但用“大历史观”看,却是一件大好事,它使中国奶业以至整个食品行业,可能从此告别做假,走向诚信。

但我们的功臣曾经很痛苦。他“有过很多的顾虑和挣扎”,以至“在报道上版”的那天晚上紧张得睡不着觉。于公,他怕“因为自己一篇可能错误的小小的报道给这家优秀的企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造成巨大的损失”。于私,他怕“要坐上被告席”“甚至会被人扣上被外资品牌利用打击民族品牌的罪名”。有了这公私兼顾的两怕,他“在奶粉与患病婴儿之间的关系的论据求证上”“格外地严谨”,“在行文写作时自然更是字斟句酌慎之又慎”。

为了一篇批评性报道,简光洲发稿前紧张得一夜睡不好觉,我看到他的这番自述时,有些“幸灾乐祸”地感到欣喜。这说明,作为一个记者,他进入了成熟期,知道对社会负责,对自己负责,已不是那种借媒体泄一己之愤,吐一时之快,而不计其余的“青涩型记者”。

公开点名批评一家名头甚响的企业,既需要掌握如铁的事实,更需要巨大勇气。缺乏前者,就是蛮干;缺乏后者,便是懦夫。莽汉可能闯祸,懦夫不能成事。

舆论监督是党和人民赋予新闻界的一项重要职能,记者和媒体身怀这把“尚方宝剑”,既不可不用,也不能乱用。新闻界前辈深知手中这支笔的分量之重,留下了“记者笔下有是非曲直,有人命关天,有财产万千,有毁誉忠奸”的至理名言,身为编辑记者的同志们时刻要牢记。因为,我们手中这“尚方宝剑”是双刃的,我们在监督别人时也要受监督,这把剑用不好就会伤及自身。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监督式报道更要做到无一事不真,无一字不妥。你监督人家,人家也会监督你,可能搞反调查,甚至可能抓住报道中的某些不确之事,不当之词,把你送上被告席。所以,采写这类报道,尤其要如履薄冰,慎之又慎,万万不可粗心大意。其实,维护报道的真实性,就是维护自己的职业生命。

记者游走于社会各阶层,是党和人民的哨兵。哪里有“敌情”,哪里有隐患,我们有责任及时报告,不能知情不报,但绝不可谎报“军情”。知情不报对社会不利,谎报“军情”则既是对社会不负责任,还会殃及记者和媒体,北京“纸馅包子”中的记者丢了饭碗吃官司,即是一例。

如今有些记者,胆子很大而心不细,甚至凭道听途说就敢写稿子。他们作风不严谨,采访不认真,写稿子不精心。采写批评性报道时,为了追求轰动效应,不重兼听易偏信,爱听一面之辞,轻信一家之言,报道的事实经不起推敲,报道一出,自己便麻烦不断。在报道演艺名人和文化名人时,有些记者为了吸引眼球,更是捕风捉影,不惜移花接木,断章取义。近日,易中天先生就因自己的言论被歪曲而发了火,称媒体也有“三聚氰胺”。

简光洲发稿前一夜紧张得睡不着觉,很有些示范意义。虽然我们未必都要像他那样经常为一篇批评性报道如此折磨自己,但这种对社会对自己高度负责的精神无疑具有楷模价值。用这种浸入骨髓的认真态度和负责精神对待每一篇稿子,对待稿子中的每一个事实每一句话,可以帮助我们在报道实践中多做贡献,不犯或少犯错误。如此则社会幸甚,媒体幸甚。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