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农业报道

重大科学报道的准备与积累

求解报业广告变局

 

 

 

 

航天发射报道的现场应变与协调

—我拍“神七”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长征火箭托举神七飞船和三名航天员飞向苍茫夜空。尘埃落定,刚刚还聚集在发射现场前的几百名媒体记者像火箭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坐在空旷的发射采访区,我长长地出了口气;记不清这是第几十次拍摄航天发射了,经验丰富的我依然忙乱。

没有拍摄优势,那么随机应变

航天员即将出征。相机和卫星都支好了,并对拍摄场面进行了完美勾画:将杨利伟出征时的巨幅照片融入到三位航天员的背景;三位航天员行进时互不遮挡,欢送人群、前景搭配到位。可是很不幸,站好位的记者又被警卫清出现场,当所有记者再被允许进入拍摄采访区时,三名航天员已经站在门口即将出征。所有记者和围观群众潮水般冲向拍摄点,我的最佳位置已经被别人占了,海事卫星被踢翻了,器材包被扔到了一边了,技术保障人员与我也失去了联系。还好,配有50-500毫米变焦镜头的相机始终握在手里。

我伏在一位记者身上,挎在身上的另一台相机连取出来的空间都没有。被激动的人们夹在中间,我眼睛贴不到取景框,只能靠自动聚焦加“盲”拍了,“即拍即传”的连线也被扯掉了,演练了无数遍的“即拍即传”模式彻底泡汤,又回到原始发稿状态。我深呼了口气,艰难地望了一下阴霾的天空:光线较弱,相机的ISO调整到4000加程序曝光,我得在拥挤和推搡中确保每一张照片是清晰的。横片、竖片、全景、特写,一阵忙乱,基本达到拍摄意图。这时根本挤不出去发稿,我像车站走丢的孩子,呼喊着技术人员的名字。看到六七米外的技术人员,一咬牙,我把相机卡扔了过去。苍天保佑,技术人员准确地接住了,两分钟后,照片发回北京。此时,航天员刚踏上开往发射场的中巴车。

高技术意味高风险,做好备份措施

发射现场的拍摄并不顺利。为了海事卫星的摆放位置,我与凤凰卫视一名记者发生了纠纷,在她一位“粉丝”的及时调解下,我们没有撕破脸皮,在友好坦诚的气氛中达成了妥协:她的海事卫星放在我方两部卫星中间,我站在她直播机位的侧前方。搁置争议,实现双赢,可见重大新闻采访现场记者们相互体谅很有必要。

1997年第一次近距离拍摄“风云二号”卫星发射,那时紧张得双腿发软的情景现在想来恍若昨天,那一年我24岁。我背着两台胶片相机和各种盆盆罐罐在现场拍摄,火箭一升空,立马蹲在漆黑的山腰拍摄点冲洗彩色胶卷,足足折腾两个小时,照片才能传回北京。十年后的嫦娥发射现场,我非常从容地借助BGAN无线宽带海事卫星1分46秒将照片发回总社。也就十年的时间,由于数码相机和海事卫星技术的不断完善和广泛使用,拍摄完毕我已经不用疲于奔命地到处寻找发稿线路。

高技术就意味着高风险。为了把火箭夜间发射时的颜色层次表现得更好,我使用了感光度可调为6400、被称为弱光王的尼康D3相机,连上了第一次用于实战的国产“即拍即传”附件。海事卫星的LAN网的无线功能打开,以确保我在方圆50米范围内无线自由拍摄。试拍一切良好,发射前的十分钟,意外又发生了。不知什么原因,两部海事卫星均显示加锁状态,信号时强时弱。难道为了保证火箭的成功发射,军方对海事卫星实施了干扰?为确保万无一失,我将联接X61的电脑手机点对点线路拨通作为备份,PHOTOSHOP软件、图片上载浏览软件、五笔输入程序一并打开进入临战状态,并将照片的拍摄尺寸调整到了200KB大小,以节省每一秒时间。苍天保佑啊!

 点火,烈焰喷射;升空,地动山摇;转轨,声裂长空;一系列动作蔚为壮观。当火箭离地20多米的最佳位置时我轻轻按下快门。火箭刚刚脱离发射架,第一张即拍即传的火箭升空照片在技术人员的配合下仅用时18秒就传到了北京。我就像一名冲击奖牌的运动员,在野战条件下借助高技术装备,在发稿速度上再一次打破纪录。

立体作战,保证人在新闻现场

穿行在没有尽头的戈壁沙漠,我和同事在越野车上却没有自驾游的心情,因为目的地是1600公里外的神七飞船主着陆场:内蒙古四子王旗,时间紧急。

我和先期抵达着陆场的新华社记者王建民订出计划,他在天上飞,我在地下追,立体包围,争取在第一时间完成这一次返回的报道任务。车里的收音机正在直播飞船返回情况,当飞船已进入光学测控区时我判断,它离理论落点不会太远。我稳稳地用600毫米镜头在理论降落区域搜索。一个小黑点进入了取景框并且越来越大,在阳光的映照下,返回舱已经变成一个披挂着金黄色霞光的大圆球。我用最快速度将拍摄的画面利用车上的海事卫星传回北京。由于风向的原因,巨大降落伞牵引着飞船向反方向飘去。越野车在起伏的草原上向飞船降落的方向狂飙,我踩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将半个身子从天窗中探出来边拍摄边对司机喊:“快一点,再快一点!”

当我们赶到降落点时,已随第一架直升机先期抵达的王建民正蹲在飞船旁发稿。夕阳映照下,这一场景让我紧绷的心瞬间松驰下来,这位老记者的专业精神令人动容。

我有个梦想,一个人实现图片直播,在地球的任何一个新闻现场。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