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农业报道

重大科学报道的准备与积累

求解报业广告变局

 

 

 

但今天高感光度、高速智能的数码相机还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弥补我对比赛本身不够精通的缺陷。在对抗激烈的比赛中,只要能持之以恒,我也一样可以捕捉到甚至个中高手都错漏的瞬间。

说着容易做来难。棒球比赛每场平均三个小时,常常是中午暴晒,夜晚雨淋。而漫长的比赛中对抗则是昙花一现,稍不留神错过了,就不知道下次何时再现。再厉害的拍摄者也有打盹的时候,而精彩瞬间往往就会在此刻出现。

我给自己的要求是,盯住的比赛,三个小时从头到尾不离场。我还发现一个规律,前边越沉闷、时间拖得越长的比赛,往往到了最后两局势关生死而频出精彩画面,所以真是越到最后关头越不能松弦。

另外,我还花了不少额外力气:外通社记者大多采用400毫米长焦+300毫米定焦的配备拍摄;为了出别人出不了的画面,我每天扛着600毫米的超大头进场,另外400毫米,300毫米和70-200毫米随身配备。通过连续十多天的强化拍摄,我每一天都在取得进步。

事实上,我在中国队唯一一场战胜中华台北的比赛中拍到了不少精彩瞬间,其中两张当时就被美联社和路透社转载。这在一个几大外通社配备“职业重兵”而中国人并不熟悉的冷门项目中很不容易。中国队与美国队的另一场小组预赛同样充满火药味,由于双方对裁判判罚不服,赛场上出现了激烈的肢体冲撞,比赛因此多次暂停。我此时已经驾轻就熟,一场比赛除了顺利捕获最激烈的撞击瞬间,还有队员受伤、双方争执、裁判与教练、情绪等一系列比赛以外的新闻画面。当凯西浏览了我的拍摄后不禁点头说:“你的进步很大啊,这样的激烈冲撞,即使是美国职棒大联盟比赛都是很罕见的场面。恭喜你,抓住了。”

我的秘诀很简单,就是越到比赛的后半程越不能放松。体育比赛情绪性事件往往在最激烈的时候出现。犯规、冲撞、争执、受伤,这些与比赛相关的新闻画面比比赛本身更为受众所关注。它们的出现,既总出乎意料,又是可以预测的。关键在于,拍摄者掌握了比赛的节奏,就如同要获胜的队伍必须掌握比赛节奏一样。

技术革新预示拍摄革命

八年前的悉尼,摄影师们还在谈论柯达胶卷的颗粒如何细腻;四年前的雅典已经是数码当道的年代;四年后的伦敦,柯达将彻底退出TOP的行列,一个拍摄时代的终结就在北京。这一次,我深刻感受到数码技术革新带来的拍摄新气象,似乎预示着拍摄革命的未来已然山雨欲来。

现在的数码相机已经足够快,快到可以相对容易地捕捉并凝固任何一个电光火石的瞬间。1/400秒,1/800秒,1/1600秒,直到更快也轻而易举。大数据量和高存储速度并存的矛盾早已迎刃而解;高感光噪点的技术瓶颈似乎也不再是个问题。技术这么好,相机这么智能,其实带来了新的危机,那就是:照相机越来越像摄像机。如果照相机的快门速度继续发展下去,就变成跟摄像机一样了。

事实上,日本如卡西欧等公司已经发明了类似的袖珍相机,有的一秒可连续成像40底。该技术在专业单反机上的使用和普及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这给所有专业体育摄影师提出的巨大课题和挑战是:相对于电视的流动影像,凝固影像的摄影作品如何保留其存在的意义。摄影师们不但要为尊严而战,更要为生存而战。

就本次奥运会而言,我感觉有两大趋势:一是淡化体育竞技本身的瞬间,增加拍摄报道面,比如大量拍摄教练员、运动员的情绪瞬间;受伤、犯规、争执等擦边比赛新闻;拍摄观众等等。事实证明,这样具有意外性或情绪感染力的体育新闻擦边球,比精彩比赛瞬间本身更受到媒介的欢迎。

第二个趋势就是在视觉上追求另类效果。有人说,现在的数码相机,要拍清楚太容易了,传统上纤毛毕现的锐利影像今天看来会让人觉得普通甚至不舒服,于是这次国家摄影队涌现了一大批虚焦、慢速度、追随和多次曝光的摄影作品,这在新华社新闻图片发稿上是一次观念的巨大突破,带给受众耳目一新的感觉。(作者单位:新华社摄影部)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