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农业报道

重大科学报道的准备与积累

求解报业广告变局

 

 

 

 

先做加法,再做减法

          本刊记者

 

中国记者:从最近几年的情况看,“岩松看台湾”“岩松看日本”、直播神七、奥运赛事的主持等,您的工作可以说跨越很多领域,但每次做得很专业。最初,一般认为记者应该是杂家,可是慢慢地认为记者应该成为专家型,这样才能保证深度。成为专家型的杂家肯定最好,但太困难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白岩松:我想记者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你必须是个杂家,作为一个主持人更是这样。新闻不会以你的专业而发生,不会说对这个行当比较感兴趣就老发生这方面的新闻。我们随时要面对突如其来的新闻。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做好准备。

首先是长期以来的准备。这是非常重要的,你总在一线,总在不断地接触新闻,你喜欢的不喜欢的都要打有准备之战。这些东西慢慢就成了你自己的。

其次要具备快速学习的能力。这是记者很重要的素质。比方说当你明天要做某个新选题时,你要知道从哪儿入手,快速寻找到最靠近核心事实的、专业的材料。

再次也就是记者的工作优势,总是接触一个行当里最有话语权、最靠近这个行当核心的一群人,你总能最快地了解这个行当的特色。这是很重要的积累。

中国记者:电视新闻节目主持人应该具备哪些素质?

白岩松:首先不能只把它当成生存的饭碗,不能被它的名利迷惑进来。如果你很好奇,你对它的话语权很感慨,你有梦想,那你进来可以。另外你先当好一个记者。没有一个好的记者的底子想做主持人很难。我做了好几年报纸的记者编辑,才有机会做电视。那会稍微从容一点。做一个电视新闻节目主持人不快乐的时候还是更多。那么靠什么去应付那么多不快乐?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没有一点远一点的理想撑不住。所以我就觉得社会良心、知识储备缺一不可,还要有长跑的准备。

中国记者:对于刚入行的年轻记者,您有什么职业规划方面的建议?

白岩松:广泛尝试,没有三到五年广泛的尝试,就没有三到五年之后的纵深发展。先要做加法,然后三到五年之后再做减法。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职业历程。

我一直很钦佩美国新闻人的开始。前些年所有刚入行的记者都要跟着救火车和救护车跑。一跑一年。后来一想美国人眼光挺狠的。这两辆车都和生命有关。这就在灌输很多新闻理念,有很多年轻人跑这两辆车跑出很多大新闻。这是美国新闻界的一个传统。而我们呢?刚入行的年轻人宁当记者不当编辑。其实这非常可笑。因为如果没有多年的新闻从业经验,根本当不了编辑。而我们是另一种感觉,记者,我每天在社会的最前方,利益、实惠都有。编辑,是老人干的。但其实编辑是灵魂。所以我觉得对于年轻人来说还是先接地气。去当记者,当个三五年,但之后要自己做决断了。我到底该干什么,干什么好。

我很钦佩一个和我同龄的记者王军,写过《城记》。他的经历开始也是先做加法,后来在一个领域越做越深。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我经常跟人提到他。这是我喜欢的记者的路子,广种,然后深收。最近他又有新书《采访本上的城市》。他已经成了这个领域的专家,再有十年肯定就是别人采访他。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