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农业报道

重大科学报道的准备与积累

求解报业广告变局

 

 

 

另外,阅读功不可没。他相信掌握大量资讯才会生发精辟见解。

延伸阅读:

中国记者:您平时有空阅读吗?

白岩松:说出来大家可能都不太相信,我每天平均下来最少保证两到三个小时的阅读时间。阅读是思维的来源。一年365天,平均每天最少逛五次报摊。报摊的人都跟我很熟。说没时间阅读肯定是托词。我的工作很忙,但我依然可以有大量的时间阅读。只要那些应酬你不参加就可以。有人说白岩松他们主持人肯定应酬特多,实际上我不多,每天在说不。

没必要说什么这是我敬业的表现怎么样,这是我的爱好,我的性格。我不做这一行,我一样会这样。我每天一样会上报摊,会看报。

中国记者:您会选什么书、读什么报?

白岩松:我的阅读分三种:功利性阅读,就是为了做节目而进行的准备;新闻性阅读,就是每天大量的报纸和资讯;还有与时代无关的阅读。

我早晨看《新京报》《北京青年报》,下午看晚报和各种周刊。我一直在研究中国的平面传媒。有空要聊这个话题的话,我可能比很多干这一行的人都要熟。几乎只要有一本杂志创刊我肯定会买。有的杂志很久没买了我会再买一期看看它有什么变化。

淡泊名利,看重“权力”

多年前在一次采访中白岩松问:“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权力、财富、金钱,什么是最有力量的?”采访对象的回答是权力。这很出乎他的意料,追问为什么。对方说你不觉得权力应该掌握在有梦想的人手中吗?权力应该是个中性词,不好也不坏,关键是看谁在用它。这句话对他触动很大,并促使他想,话语权不也是这样吗?“当我拥有这样的权力的时候,要往好处用。这实际上就是更多地承担。”

自出道以来,白岩松以“能说”和“敢说”闻名,也因此时常被卷入舆论漩涡中。但是他坚持,主持人是掌握话语权的人,有责任说出应该说的话,即使被非议也在所不惜,相反若只说人人都爱听的废话就是失职。事实上,他珍惜说的权力。直到现在,他作为主持人说的每句话,都由自己撰稿。这在主持界几乎绝无仅有。

同时,他看淡名利。在其创办的“时空连线”“中国周刊”和“新闻会客厅”陆续成为知名栏目后,他辞去制片人职务,为年轻人的成长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在任制片人期间,主动要求将工资放到上级部门去发放,与组内没有任何经济上的联系。在生活与工作中,为同事着想,甚至一些机会都能优先考虑同行,并为身边人的进步创造条件,不计较个人得失。

延伸阅读:

中国记者:能看淡名利不容易,怎样做到这一点?

白岩松:这个是我比较幸福的地方。我从做电视开始就是采访人,“东方之子”我采访了近千人,接触了那些过去曾经被我认为那还不得是幸福死了的一群人。可我真靠近他们之后发现,他们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幸福。就是说那些名、利、权没直接给他们带来什么,反而带来很多烦恼。就像我刚做主持人,有名了,也虚荣过几天,可是后来发现没用啊,我不可能15年都停留在虚荣心里。利也是同样的道理。

中国记者:您作为主持人,表达某些观点时遭到过质疑甚至网上的批评,怎样看待这种情况?

白岩松:中国媒体过去十年的重点是人和舆论监督,使传媒更有力量。而未来十到二十年的重点应该是: 捍卫常识、建设理性、寻找信仰。起码这是我给自己的一个目标。大家不要以为时代都进步到这个地步了还要谈常识,我觉得大量糟糕的东西在于违背常识。理性是非常重要的素质,如果总是情绪化地骂人,不考虑理性的战略、策略和对策,那就永远不能成为一个大国。在此过程中媒体有无数工作要做。我准备迎接骂声和不理解的声音。就像当初我反对抵制家乐福,当时骂的人非常多。可能100个人骂了你,很痛快,可是还会有5个人骂了你之后会认为你说的是对的。他最后改变了。下一次再出现类似情况,又有5个人觉得你说的是对的。就是说,使得非理性的言论和行为不那么顺畅。我猜想,那时有无数人看法和我是一样的,但为什么不说呢?所以当时我很沮丧,很多人在回避,明哲保身。我觉得有话语权的人在那个时刻应该利用自己的话语权,勇敢地说。想着每天说的话所有人都爱听,就失职了。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