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农业报道

重大科学报道的准备与积累

求解报业广告变局

 

 

 

 

当时考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之后,我猜了15个部门也没想到会到《中国广播报》。我心里百般不乐意,有很多怨气。但第一天上班的中午,我就到单位对面的新华书店买了一本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报纸编辑学》,中午回来就开始看。很快我就成了这份我曾经不喜欢的报纸的主力编辑。我很感谢当时的自己,那么不情愿不开心,也可以选择就在那里混呗。但我去新华书店买本《报纸编辑学》,说明我是积极的。当然,后来我非常感谢这份报纸,没有它就没有我的今天。

还有匿名信的事。我没有让仇恨遮住我的眼睛。最初的愤怒马上要爆发的时候。我觉得不行,这要出大事。于是跑到圆明园划了一个下午的船,回来之后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几天后我到了那个人的家里。我们一起吃了饭。化解了仇恨,幸运会来得更快。

我做了15年主持人,中国有句老话“多寿则辱”,人越长寿受到的人生屈辱越多。主持人也是这样,你做的节目越多,受到的关注越多,各种真的、假的消息四处飞,若天天去回应,你就进入到一种娱乐游戏了。所以我就笑笑过去了。我告诉自己:你迎接了很多不正常的表扬,难道不能迎接很多不正常的批评吗?我从不在负面情绪里停留太久。当然前提是,常常有负面情绪。

在不情愿的位置上 获得意想不到的机会

当白岩松决定以积极的心态面对工作后,他逐渐发现《中国广播报》自有优势:人手少,所以很快负责了一个版面;小环境宽松,领导鼓励创新,老同志待人和善。 于是在一个不情愿的位置上获得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机会。版面渐渐获得一些赞扬声,工作劲头越来越大。不满足于总为他人做嫁衣裳,常常在自己的“自留地”里发些文章,从评论到散文,从专访到年终回顾,一篇接一篇。其中,以新风格写成的年终回顾文章《回眸九一》被《新闻出版报》头版全文转载;连续8篇在中国流行音乐界较早进行深入分析的文章《中国流行音乐现状》,被外地出版社看重,最后扩充成书。由于工作量不算太大,正赶上北京经济广播电台招聘客座主持人,前去应聘还真的考上了,又有了一年多广播节目主持人生涯。

就这样,三四年间尝试了很多新东西,而最重要的是一些散文和评论在同伴之中引起了一定反响。正是这些可保留下来的文章,让其他人认识了他,认可了他,也把一些重要机会给了他,于是改变产生。

1993年2月,春节刚过,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是当时在电台“午间半小时”工作的崔永元打来的,“小白,我的同学在电视台要办一个新的节目,挺缺人的,你过去帮帮忙怎么样?”这只是个兼职而已,白岩松爽快答应了。让他自己也没想到的是,从此他走上了另一条职业路,并且很可能是用一生……

至今,白岩松很感谢那段时间的忙碌。“没有前几年的广泛尝试,就没有后来的纵深发展”。

不相信天才

1993年5月1日,“东方时空”开播,白岩松担任“东方之子”主持人。此后,他当过出镜记者、做过制片人,现在又回归了主持人角色—“新闻1+1”几乎为他量身定制,这档国内唯一的直播评论栏目请他每周一至周五晚对当天最重要的时政新闻进行点评。他喜欢这种充满挑战的刺激。今年9月1日晚八点半,日本首相福田康夫宣布辞职的消息传到北京,而“新闻1+1”的播出时间是十点。白岩松立即给制片人打电话,请求当晚评这个题目。准备时间显然仓促,但一个半小时后出现在镜头前的白岩松依然是一贯的从容。

看多了这样的从容,很多人会产生一种他什么都懂的错觉。但白岩松清楚这只是“新闻从业19年正常的积累和历练”。他以航天新闻举例,从神三发射起他开始介入这一报道领域,“当时真是摸不着头脑,只好做了许多准备工作强行进去,然后跟进大量的专家解读”。从神五、神六到神七,慢慢地专家不在场的时候,自己也能应付百分之八九十的问题。

他坦言“我觉得人过了一定岁数就不会相信天才的说法”“做好节目靠的是下笨功夫和苦功夫”。就在半个月前,“新闻1+1”栏目做医改报道,虽说这个题目白岩松已经关注十几年了,但这次的选题恰恰是医改方案让人看不懂。“我还是硬着头皮让自己看懂,它太难看懂了,但你必须得出结论。那么我几个小时就盯着医改的资料。所以说任何精彩的背后都有人们的笨功夫在里头,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其他人如果花同样的时间可能会做得比我还好。”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