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经济报道

感动残奥  别样经历

破解发行困局

 

 

 

 

感动残奥  别样经历

—残奥会报道回眸

两个“第一金”两种滋味

          

从北京奥运会到残奥会,差不多两个月时间里,我都驻守在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在我心目中,有两块金牌意义重大:一块是属于中国游泳队的第一金—刘子歌的女子200米蝶泳金牌,另一块是中国残奥会代表团的第一金—杜剑平的男子100米自由泳S3级冠军。

同是“第一金”,给我带来的报道感悟,赛事体验以及人物报道的人性化探索却有很大不同。前者突出的是专业性,后者更强调人物的独特性。

准备充分造就报道优势

报道奥运会时,作为专业游泳运动员出身,赛前我从多渠道了解到,刘子歌和焦刘洋两人都具备了冲金的实力,谁获胜都是意料之中。

在女子200米蝶泳决赛前,我对游泳报道小组的组员们说,我们要按照奥运金牌的标准来报道这一项比赛。

事实果然如此。这块金牌诞生后,几乎所有中外同行都在问:刘子歌是谁?有什么背景?还有很多人打电话给我,希望从我这里了解一些所谓的内幕。我的答复是:“看新华社的稿件吧。”

这正是我想努力呈现给读者的。我在赛前和赛后从教练金炜、刘子歌本人以及科研和医务人员等多方面,获得了大量一手信息。刘子歌本人性格内向,我在《“蝶”舞“歌”飞》中抓住了她性格的柔韧,顽强以及与雅典奥运冠军罗雪娟的传承,三个点来做她的人物特写。特别是与蛙后罗雪娟的霸气相比,刘子歌更具备内在力。

对于中国游泳第一金,仅有人物特写稿件肯定是单薄的。我接下来又做了两篇解读性稿件,刘子歌为什么会成功?为什么同时有两名中国选手在这个项目中占据优势?

第一个问题我从科研人员、队医、教练以及外国专家那里了解到很多信息。限于时间和精力,我只说了一点:那就是刘子歌成功背后的澳大利亚因素。

第二个问题本由总教练张亚东回答,但他一再表示要低调。我第一时间联系到了中国队前总教练陈运鹏老先生,在奥运会期间撰写的《陈运鹏视点》系列稿因其专业性深受用户好评。经过和他交流,我写出了《刘子歌焦刘洋堪比当年“金花”两位教练都会“点睛”》,从运动员身体条件、技术动作、两个人主管教练的性格等专业方面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解释,陈运鹏还指出,在正确而科学的训练方法指导下,两朵“小花”还会继续绽放。

相比奥运会报道中国游泳第一金的充分准备,残奥会上中国代表团的第一金让我措手不及,也逼我紧急动用了所有能量。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