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经济报道

感动残奥  别样经历

破解发行困局

 

 

 

 

 

西方涉华报道的偏见及成因分析

    吴奇志    

近年来,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不断上升,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日益加强,西方媒体涉华报道中的偏见报道有所减少,客观、平衡的报道比例加大。但由于中国在文化价值观、意识形态和发展模式上与西方存在显著差异,加之中国崛起对当今西方构成的心理冲击导致西方种种质疑与非难,西方媒体的对华报道仍然存在偏见,尤其是在政治议题上。一些西方媒体对中国民族主义问题的炒作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西方带有偏见的涉华报道

从今年拉萨“3·14”事件到北京奥运会举办的5个月里,围绕奥运会火炬传递、四川地震、奥运会召开等事件,西方媒体给予中国民族主义问题高度关注。英国《经济学家》《金融时报》《卫报》、美国《时代》周刊、《新闻周刊》《纽约时报》、美联社等西方主流媒体纷纷以此为主题,进行报道、分析和评论,大部分报道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偏见。

首先,在某些西方媒体看来,海内外华人以反对西方偏见、反对抵制奥运为主旨举行的爱国主义抗议示威活动,是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表现,有些媒体甚至给其贴上“激进民族主义”标签。

其次,一些西方媒体还主观臆断中国官方鼓动了民族主义。

最后,奥运会举办前夕,某些西方媒体又将北京奥运会与中国民族主义兴起相提并论,夸大对所谓“中国民族主义”的担忧和恐惧。不过,奥运会期间中国民众的良好表现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西方媒体对中国民族主义的担忧。

西方媒体偏见报道的手法

西方媒体涉华偏见报道通常借助一些编辑手法和报道措辞等传达偏见,误导读者。现以2008年5月3-9日出版的一期英国《经济学家》为例,就西方媒体如何传递并强化他们对中国的歧视和偏见做一分析。

《经济学家》以某些西方媒体对“3·14”暴力事件的虚假报道所引发的海内外华人的集体抗议为新闻背景,刊登题为《愤怒中国》(Angry China)的封面文章,叙述了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并提出建议。无论是从报道的编辑手法,还是偏激性词语,都可以看出,该刊没有对中国的实际情况做出全面描述和解释。

1. 图文配搭彰显负面倾向

文章的封面图片和标题首先就给读者留下了深刻负面印象。封面图片是一条龙的巨幅头部特写,色调为鲜红色。有如一团燃烧的火焰。图片的夸张设计与压图标题“愤怒中国”共同烘托出“中国愤怒”的主题,营造出一种令人恐惧的气氛。接下来的导语则与封面呼应,进一步定下“恐惧”基调。导语称:“中国正处于一种令人恐惧的情绪之中。成千上万中国人挥动着仇外拳头的情形表明,这个正在走向超级大国的国家或许会成为一支比乐观者所希望的更为危险的力量。但对此场景担忧的不仅是外国人,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爆发的中国政府也应感到恐惧。”这段评论不仅容易使读者联想到“中国威胁论”,而且在措辞方面也是别有用心。

2. 偏激性词语暗示媒体立场

文章在形容中国人的所谓仇外情绪时,使用了“xenophobic”一词,而该词的真正涵义是“对外国人或陌生人的无端的恐惧和厌恶”。文章作者的言下之意是,中国人的愤怒“缺乏合理性”。这种主观、偏颇的表述,流露出对西方的偏袒。文章还多处运用同样手法达到袒护西方、贬低中国的目的。例如:文章正文的第一部分写道:“中国人的愤怒集中于西方媒体所谓(alleged)的‘反华’偏见”,这里使用“alleged”(未经证实而声称)一词形容西方反华偏见,说明作者想要表达的潜台词是:中国人在无端地愤怒。正文中另一处明显在为西方辩护的表述为:“中国的暴怒程度超出了它所宣称的被冒犯的程度”。

3. “链接”文章延伸偏见观点

除向受众传递所谓“中国人令人恐惧,中国人的愤怒不尽合理”等颇具偏见性的观点外,文章还得出所谓中国政府“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爆发”的带有强烈意识形态的误判。此外,文章还将视角从中国人对西方世界的“显性愤怒”转移到“隐形愤怒”,也就是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愤怒。文章说,中国人的愤怒不仅与“来自外部的挑衅与冒犯”有关,还与国内问题相关。文章在提到“国内的不满情绪”时,在“不满”一词的后面标识出同期刊登的另一篇有关中国太湖污染的文章的页码,意在将读者视线引向中国的国内问题。这种貌似客观的做法实际上突出和强化了传播者的偏见性观点。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