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经济报道

感动残奥  别样经历

破解发行困局

 

 

 

 

 

另类的新闻造假

  安徽电视台 孙  

 

以前在街头看卖狗皮膏药的把戏,边上有人就貌似神秘地告诉我,那种药很灵验,我受骗后,别人告诉我,那叫“托”。饭馆里有“饭托”,药店有“药托”,旅店还有“住托”。

新闻也有“托”。

安徽霍邱县的莲藕生产发展得不错,有电视记者看着满塘荷叶,忽觉美固然美,但似乎欠缺了一点动感。于是要求村干部找一船来,并寻来一年轻女子坐于船头。有乡人告知,船置于荷塘动弹不得。记者斥之:“电影《洪湖赤卫队》里船怎畅行荷塘!”乡人再释,那是野生稀长,此是精养密植。记者不信邪,乡人只得照办,又找来附近一位放鸭的小伙子,让其脱衣下水推船而行。然而想当然的事,自然不能取得满意的效果,摄像机镜头里无论如何难以找到导演者所想要得到的感觉。谁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倒是一旁围观的农民对放鸭的哥哥嬉笑开来:感觉好极了!

哭也?笑也?大概是要哭笑不得。还好,“导演”虽然折腾了半天,最终却也自感没趣:收家伙!

“导演”难免尴尬,问题是有些记者面对尴尬反觉趣,拾掇假来竟成“戏”。有农村题材报道《花木绿三岗》,记者在农村一花木店门前采访一买花的女顾客,以下有这么一段对话:“你买花回去准备摆在家里什么地方?”“我想摆在客厅,放在客厅比较漂亮。”“你是不是经常到这花木市场来逛一逛?”“是的,我经常来买花,这里的花有新、奇、特的特点。”此处且不说最后一句话像不像买花人的语言,让观众诧异的是,在随后画面里,先前那位买花的女顾客又在一果木种植示范户套种花生的田头出现,她手里拿着刚从地里拔出来的花生请记者品尝。由此可以看出,此买花者并不是真正的买花者,而是记者为了情节和画面的需要,导演了这么一段虚假情节。只不过导演漏了马脚,角色穿了帮。

真实,对于新闻而言可以说是最基本的原则,也是实质的东西。电视新闻画面处理同样也应该讲求真实,来不得“艺术”手法。否则,新闻会闹出笑话。

然而在实际业务中,却时常有人爱动“聪明”脑筋。再以某栏目播出的一条由通讯员提供的新闻《盗车团伙覆灭记》为例,看一看其中败笔。

这条新闻报道说的是宿州市连续发生了好几起汽车盗窃案,虽然警方组织了侦破,但未能取得成果。四个月后,一名失主突然给警方打来报警电话,使陷入困境的破案工作出现了转机。以下是一段报道的实况画面。

失主拿着手机在街头报案:“是张队长吗?我是××,我发现了我被盗的奥拓车。”接着的画面是张队长来在办公室接听电话:“好的,好的,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你手机不要关,随时跟我保持联系,我们马上组织人员过去。”

这一段报警接警的实况画面应当说,十分精彩,只不过精彩的如同电视剧一样,而绝非电视新闻!试想,新闻画面能有这样的记录吗?只有电视剧才能演绎出如此“水平”。

也许新闻报道者想通过画面的导演,以期形象地再现事情过程,但是他恰恰忘记了新闻的真实要素决定了它是玩不得“艺术”手法的。

类似的一个角色或主或客地客串,在电视新闻画面里并非仅有。依此,在生活中我们姑且可以把其归类为“托”。遗憾的是,这种“托”托起的不是真实的东西。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