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经济报道

感动残奥  别样经历

破解发行困局

 

 

 

 

 

在新闻背景、或解释性段落的使用上,“倾向性”也在发挥着重要作用。比方说,在报道中国经济发展中,英国记者通常会加上诸如“对环境构成最大威胁的发展”等字眼。

可见,要想把中国的声音更有效地传播出去,让世界了解中国经济对世界的全面影响,至少要对西方新闻从业人员的理念有足够的认识。

借用“通用语言”传递中国声音

英国报刊报道中国经济时充斥着一些“套话”:什么中国的产品在西方倾销、中国在海外投资有什么战略企图、中国制造挤掉了西方人的饭碗、中国经济发展对全球气候变暖构成挑战、中国经济发展推高了世界能源和原材料价格云云……这些言论可以说是西方媒体“政治倾向”最突出的例证。

“倾向性”是新闻报道不可回避的问题—选题要人的主观判断、采访和写作角度要人的判断、写作中的解释、段落安排需要人来定夺、标题侧重哪个角度有人的因素、甚至版面位置安排上,无一不体现“倾向性”—这还不包括最能体现“倾向性”的新闻言论。如何在遵循基本原则的同时,从新闻采访、报道和写作、编辑技巧上如何更好把握,既要让人容易接受,又不至于违反新闻基本规律。如何顺应国际经济舞台潮流?如何更便利地与发达经济体沟通?

要向西方解释中国的经济政策、中国的文化和社会,是一种跨文化、跨意识形态的传播,必须把中国的发展放在历史和全球大坐标中,使用西方文化意识形态下的人们听得懂,或者习惯的方法方式。西方媒体以致在这些媒体影响下的受众要“怀疑一切”,是西方标榜的“独立”“客观”“公正”的新闻基石所定,但所有“怀疑”也好、“独立”也罢,多少都选择了受众容易接受的角度。

比方说,2005年8月19日,英国报纸和电视台都煞有介事炒作这样一条新闻:已成功收购英国罗孚公司的南京汽车集团首赴伯明翰的先遣团进厂首先做的事竟是带了一个厨师团接管这个有百年历史的长桥工厂的餐厅。享受了一世纪荣誉和骄傲的罗孚厂2005年4月倒闭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恶气,新东家刚来就带了五名厨师接管食堂让他们顿生疑惑。善于“怀疑”的英国人下意识想到的是,这可能是中国人准备把罗孚“搬”到中国的先兆—这是他们最担心的,因为已造成近6000人失业的罗孚公司最关心中国人买了罗孚后能为当地就业做些贡献。

英国新闻媒体玩起英语文字游戏,把takeaway(有“外卖”和“搬走”之意)放在标题(Chinese canteen move stirs fears that Rover is on takeaway menu),说“中国人对罗孚餐厅下手让人们担心罗孚正在成为中国人‘外卖菜单’上的一道菜。

我在一篇文章中就写道,这件事折射出中英饮食文化的差异:“兵马未到粮草先行”“民以食为天”“开门几件事:油、盐、酱、醋、茶”。吃,在中国人的字典中有相当分量。吃,甚至上升到国策的高度。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国的经济政策基本尺度之一就是要解决“温饱”问题;到90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一定成绩国人衣食无忧后,人们提高生活标准,把对生活的尺度又调高到“不但吃饱,而且吃好,吃出健康”的层次。而英国人担心中国人不远万里让厨师飞过来是不打算在伯明翰打“持久战”,理由是他们认为,中国人用自己的厨师显然是不想适应英国饭菜,以后好卷铺盖走人;中国人的理解正好相反,为了把伯明翰的汽车生产当事业干下去,首先要解决吃饭问题。

如果这样把中国人对吃的理解从文化和社会的角度解释给英国读者、甚至英国的记者,想必他们也会理解南京人的做法—毕竟多数常吃靠面包片夹绿菜叶或火腿片做成的“三明治”的英国人绝大多数都有吃中国“外卖”的经历,也知道中国饭好吃。

记得,当时的商务部部长薄熙来与美国贸易代表波特曼,2005年11月8日在伦敦签署中美关于纺织品和服装贸易的谅解备忘录,在记者招待会上,波特曼和薄熙来曾先后就中美纺织品贸易对各自国家的影响进行陈述。

波特曼说,由于中国纺织品大量出口美国,美国的一些制造商和经销商都受到了压力,甚至不少人丢掉了饭碗,这对美国是一个不小的问题。

薄熙来的回答很妙,意思大致是:我很同情美国的制造商失业,但要知道,如果中国东南沿海的工厂关闭,从劳动密集型的纺织品制造业丢掉饭碗的将是美国失业人口的至少十倍以上,这些多数从农村来的中国劳工中不少是整个家庭靠他们从纺织工厂挣来的钱维持生计,中国纺织业对就业的贡献从人数来讲比美国更大,中国政府也有很大压力。

同样一个问题,同样从就业和社会民生角度出发,中西就自然有更多理解、更容易沟通。2008年6月底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召开的世界石油大会上记者与美孚石油公司老板曾有一段对话,饶有兴趣。当时有记者问:不少国家在指责发展中国家补贴汽油价格,美国为什么不取消其在国内的价格补贴?这位美国石油老板的回答很简单:选民不答应。

这个小故事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同样一个问题,可以选择角度讲。同理,新闻传播也可选择角度,在受众“倾向性”可宽容范围内,采用目标受众习惯、熟悉的角度解释或报道一个问题。这些选择可以是新闻题材本身,也可是新闻写作中的解释性语言、词句,甚至也可是言论性文章。

掌握了这些规律,看透中西传播过程中存在的内在机制,就可拨开云雾看晴天,透过字里行间,理解、并运用传播技巧,达到“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自由境界。(作者是新华社伦敦分社记者)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