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经济报道

感动残奥  别样经历

破解发行困局

 

 

 

 

 

英国经济新闻中的“政治倾向”

  马建国

翻开西方报刊,几乎没有哪家报章可以忽略中国。可以不夸张地说,英国报刊国际新闻如果按国别检索,“中国”几乎是“美国”、欧盟之后出现频率最高的关键词。但如果细细品味这些连篇累牍的中国报道,不难发现,英国媒体报道中国经济时又几乎没有例外地与“环境”“倾销”“能源价格”等“问题”挂钩。

英国媒体表现出的对包括中国在内的非欧美国家经济政策报道的尖酸刻薄,似乎又那么“整齐划一”,令人不得不怀疑这暗含着一种很浓厚的“政治倾向”。

在“怀疑”中体现“倾向”

英国媒体的“怀疑一切”在中国经济报道上集中表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对环境的影响、中国制造构成的所谓“倾销”,以及中国、印度或俄罗斯等新型经济发展对能源和原材料价格的影响等等。以英国媒体对俄罗斯能源产业的报道为例:

2006年4月下旬,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不断飙升过每桶75美元大关,俄罗斯的能源公司也成了国际能源关注的焦点之一。26日,英国《金融时报》头版头条和边条两个最重要位置都刊登了有关俄罗斯能源公司的消息:一是关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要吃掉英国一家大能源集团;一是有人警告俄石油公司上市可能危及欧洲能源安全。布莱尔政府的承诺是英国不会对能源市场“自由化”设置障碍,英国贸易和工业部可能对这个意向的检查不应成为阻挡俄公司并购英国公司的理由,按照布莱尔的说法,“一切要按市场规则进行”。

经过二三十年经济结构调整后,英国几乎成了包括能源在内的所有商品的进口国。出口的是金融服务和教育等产业,而吃喝玩乐几乎什么东西都要进口,“贸易自由化”是英国经济必须也一直在摇动的大旗。但当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2006年6月对俄罗斯继续施压时,英国便开始就能源问题跟俄打起嘴官司,当时的财政大臣布朗说,“俄公司对英国天然气公司的任何收购企图都将被视为‘政治举动,而不是单纯的经济活动’。”《卫报》也借机跟进,用“俄在能源上对欧洲进行讹诈”等文字作标题,大肆炒作。《每日电讯报》2008年8月2日更以《俄罗斯的强大武器:石油和天然气》为标题报道俄能源出口与欧洲的关系。浏览英国媒体,给人的感觉似乎是英国报纸已不仅仅是媒体,而是卷袖子参战的斗士。

谈到中国经济发展,英国媒体的报道似乎总要与石油和其他商品价格上涨联系。什么“中国迅速发展的经济吸收了大量石油”“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需求拉动了石油价格”等说法比比皆是。

2005年英国罗孚汽车公司被南京汽车公司收购前后,英国记者的“倾向性”可以说得到集中发挥,俨然成了英国企业和劳工利益的代言人。在南京人答应购买英国这家老公司时,英国人关心的是收购后英国工人的就业问题,那里5000多工人和技术人员面临下岗,《南京计划在长桥创造1200个就业机会》《罗孚厂就业机会比预想要少》等文字成了《金融时报》等媒体新闻报道的标题。

作为倡导独立、客观、公正报道的英国媒体,有谁从中国的角度报道这个中国人花了5000万英镑买走的一个英国“老、大、难”企业的最新进展呢?

中国经济发展需要资源,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泰晤士报》2006年1月12日用整整四分之三的版面刊登中国在世界各地、特别是非洲的能源贸易点,标题是《永不满足的北京在世界搜寻能源利益》。文中,一个曾在几百年前利用宗教和枪炮对非洲进行殖民开发,把1000多个部落人为划分成40个国家的英国,竟把中非和平贸易说成“殖民”,他们的“独立”不能不让人吃惊。

“倾向性”首先表现在记者的新闻选题上。英国记者肯定在俄罗斯与英国的能源政策报道上首选俄罗斯人如何利用占有的资源与西方“打仗”,对俄罗斯人攻击西方贸易保护则基本回避;在对津巴布韦的报道,人们很少能听到当地人对不公平的土地占有结构的声音,报道的角度多是所谓民主、人权等话题。

中国经济发展使13亿人走上小康、中国制造又给全世界带来价廉物美的商品,很大程度抵消了由于石油、房地产价格上涨给不少西方国家带来的通货膨胀压力,但对中国经济发展给全球带来的“正面影响”,英国媒体大多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他们关注的是“环保”“倾销”,关心的是中国的高效率给他们失去效率优势的制造业带来的就业和贸易冲击。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