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经济报道

感动残奥  别样经历

破解发行困局

 

 

 

 

 

记录残奥:做足球场里的向导  

    

在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报道中,我分别担任男足和五人制盲人足球的专项记者,这两项工作给我带来的体验是那样特殊,形成强烈鲜明的反差和截然不同的对比。

在残奥会足球的报道中,我从默默地守护报道,从空空的记者席的坚守到成为最后决赛百人新闻大战中的那个主角,我一步步跟随中国盲人足球从鲜为人知到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我一路享受足球的快乐。

盲人足球:用报道引起关注

经历了奥运会足球报道,等到残奥会,我的报道动力并不足,但是在盲人足球场上我得到的能量的补充和职业的体验却是前所未有。

在残奥会开始前三天,我第一次接触五人制盲人足球,当时在奥运会曲棍球场采访中国队的记者寥寥无几,我的采访从了解规则,知道球员名字开始,当我听到回荡在赛场上队员们不断高喊的喂喂喂,我把这些靠听声辨位来踢球的球队叫做“喂之队”。

关于盲人足球和中国队的信息在网络间的搜索中很少,这是一张白纸。

中国盲人足球队的第一场比赛中国队3比0胜英国,我制作了队员王亚锋的人物短片,向观众推介这位像梅西一样快速带球突破的中国盲人足球队员,引起了大家对盲人足球的好奇。而接下来在中国队1比0战胜阿根廷队的报道中,我又讲述了中国队员郑文发的故事,名字叫“我是足球上的小不点”,因为他的出色发挥造成了阿根廷队后卫的忙中出错,送给了中国队乌龙大礼。节目的播出成为外界看盲人足球的眼睛,在两场胜利之后,在前期的新闻专题造势之后,国人对盲人足球的热情开始升温。盲人足球场的观众大多数是组织而来的,但是盲人足球场中的热情却一点点在凝聚,记者渐渐在增多,报道视角也在渐渐放大,而我的责任感也在这份关注中慢慢形成。

中国一比0胜韩国,进军冠亚军决赛有了指望,盲人足球迅速升温,突入其来的媒体的包围,我能感觉到三场比赛下来,对于这些生活在黑暗中的年轻球员心理的干扰,于是我做了这样的一个节目“请保持安静”,因为在盲人足球的比赛中,声音是队员们比赛的向导,如果出现声音干扰,他们将无法判断无法比赛。所以我在节目中所传达的请保持安静,也是一语双关,我们要尊重盲人足球比赛的需要,我们更要尊重和维护队员们内心世界的安静。

拒绝比较:用报道彰显情怀

有媒体采访在赛后问队员,我们盲人足球不恐韩是吧,他们只能答是的,这样诱导性的比较我不赞同,这样的比较对谁都不公平,因为这些盲人队员活在听力的世界,他们所听到的全是我们给他们的,所谓的恐韩症他们无法触摸,所以他们的回答一定只能掌握在问出这样问题的人手中。

中国队闯入决赛的第二天是中国传统的中秋,在那个夜晚,我为稿债所累,更为比较所烦,因为之前关注这支球队的记者太少了,于是我成了可以写盲人足球的香饽饽,但是所有稿子的诉求都希望能够带上关于中国足球与盲人足球的比较,对此我严辞拒绝,并不得不以“态度”的名义写出中国足球不能比较,因为我不忍心在我能够亲身经历并能够施加影响的现场去放大世俗的新闻观,去忽略报道盲人足球真正应有的情怀。

接受并帮助我散发关爱的还有在残奥会期间我们的新闻专题“全景残奥会”,这个节目给了盲人足球足够的空间和体现,我不仅制作了“中国盲人足球队的中秋童话”,守门员夏征的故事,还有阿根廷盲人足球中的马拉多纳的故事,还有一个喜爱色彩的巴西盲人球员的片子。所有这些片子的播出平台都在与各种金牌的队员们同场竞技,对于一个项目的作为能像金牌那样引起社会关爱,作为记者的享受可以想见。

决赛结束前的最后25秒,巴西队获得点球并命中,2比1绝杀中国队,获得冠军,赛后第一时间我跟随球队来到了他们的更衣室记录了他们的眼泪和歌声。其实能够进入更衣室拍摄是赛前我跟球队领队的约定,但是前提是赢了冠军之后,但是事实上我不想这样的记录只在冠军面前成为必须,比赛可以结果论,报道的情怀不可以。当然能够进入更衣室拍摄,因为我们争取到了组织者发放的特殊通行权限,所以我们可以成为独家,但是如果不是一步步坚定的追随这支球队,与这球队所产生的感情和信赖,谁能允许我纵然在失败之后还能推开他们的更衣室?

球队的教练在叹息,这是中国盲人足球最好的一个机会啊,但是我们让你们失望了,我说没有,谁说金牌才叫成功? 不是要在新闻场里要做那个主导,而是要在那个足球场里做个好向导,要还给足球应有的尊重、爱、赞美和包容,这是在经历了奥运足球报道后我的个人总结。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