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经济报道

感动残奥  别样经历

破解发行困局

 

 

 

 

 

享受残奥别样报道

          李文龙

北京残奥会期间,我作为注册文字记者,见证了并记录了这一人类的盛典。这短短的十二天,见证残疾运动员赛场拼争的同时,残奥会带给我的震撼更远在赛场之外、体育之上。

“平视”视角

在前期准备中,我就告诫自己不要受传统思维定势的影响,把残奥会参与者单一地描述成在困难面前战无不胜的英雄。一方面,我们必须承认,他们确实通过不懈的努力和奋斗,用优异成绩得到了社会的帮助和认可;另一方面,我们又必须看到,即使取得了巨大成就,残疾人和健全人一样,也有喜怒哀乐和烦恼。只有坚持这样对等的视角,我们呈现给读者的残疾人形象才不致走样和失真,才是一个个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大写的“人”。

残奥会开幕式上,大型手语舞蹈《星星,你好》惊艳全场。我在开幕式前夕,就前往通州台湖镇实地探访过参加开幕式表演的广东籍演员们,采访开幕式表演的一些情况。正因为这次采访,我有了和众多年轻聋哑演员面对面交流的机会。通过采访,我了解到,聋哑孩子由于自身听力的丧失导致正常交流能力的低下,他们与正常人交流存在巨大障碍,这种痛苦甚至比肢体残障来得还要大、还要深刻。因此,聋哑孩子性格上往往会有敏感、自卑、多疑等特点。但另一方面,聋哑孩子又非常要强,渴望别人欣赏自己的长处和优点,渴望得到健全人世界的平视和鼓励。演员之一的何白云告诉我,刚开始,姑娘们确实很苦、很累、很想家,但是残奥会是百年一遇的机会,他们尽管在排练过程中经历了种种困难,却没有一个人提出过离开,“我们要向全世界展示自己最漂亮的一面!”临别,我用最简单的手语向他们“说”了声谢谢,为他们付出的艰辛劳动和勇于展现自己、突破自己的勇气。

享受采访过程

如果先后采访过北京奥运会和北京残奥会,你会有截然不同的感受。奥运会上运动员都是世界顶尖名将,在赛后经过混合区时,这些运动员有时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接受采访。记者肩负采访任务,压力相当大,因此现场气氛也相当紧张。但在采访残奥会运动员的现场,记者们感觉不到“新闻大战”的硝烟味道,相反会有一种“享受”采访过程的感觉。

让我感到格外愉快的是,走下赛场后的残疾人运动员和教练员面对媒体都非常“配合”。他们大都很乐意与记者交流,因为他们渴望受到关注,也渴望真正融入社会,服务社会。他们希望通过媒体把他们的坚强、乐观情绪传达、扩大,也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机会呼吁全社会都关注残疾人、理解残疾人,为残疾人创造更多机会。和奥运冠军不同的是,残奥运动员的话语习惯并不是“胜利宣言式”的,而更多地通过朋友般的聊天来披露自己的想法。在我看来,至少在残奥会,记者和运动员成为好朋友是完全有可能成为现实的。

被历史定格的奋斗

北京残奥会上,许多年轻运动员面对记者时的表现,颠覆了残疾人运动员的传统形象。他们感兴趣的话题,不是如何刻苦训练,不是如何与苦难斗争,也不是如何克服残障带来的心理障碍。他们更热衷于跟记者聊生活,聊时尚,聊未来的人生规划。他们给我的感觉是:认为身体的残障既然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实,那么就用更加积极乐观的心态去面对世界。

“我是水立方里一条快乐的小鱼”“我要在残奥会结束后再为四川地震灾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贡献”……9月13日,22岁的盲人运动员杨博尊夺得男子仰泳S11级冠军后的一番话,感动了在场所有人。然而,残奥会是高光聚焦的舞台,所有星光在落幕后又都可能归于黯淡。杨博尊的回答是,“残奥会使我深刻感受到的拼搏、超越精神,将激励我一生一世”。

我了解到,参加本届残奥会的中国运动员中,有68%是从未有过奥运经历的年轻人,他们表现出“80后”“90后”年轻人普遍具有的独立思考、个性、时尚气质和世界眼光。他们这种向命运微笑的精神,让生命少了叹息,让世界多了一份坦荡与坚强。我确信,运动员们在残奥会上的奋斗历程终将被历史定格,成为中国当代青年奋斗史的一部分。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