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经济报道

感动残奥  别样经历

破解发行困局

 

 

 

 

 

寻找属于自己的瞬间

—奥运摄影报道心得

费茂华

初次参加奥运报道,置身在大卫·伯奈特、亚当·普瑞蒂、或者那些毫不起眼但拿过七八次荷赛大奖的大师身旁时,我有敬畏,也有绝望。超越他们很难,但我想拍出与他们略有不同的照片,找到属于自己的瞬间。

作为新华社专事游泳报道的成员,我的摄影位置相对固定—这使拍摄有个性的照片颇为困难:我和其他渴望拍到好照片的人站在一起,这决定了大家拍摄的照片会雷同,即使有差别,也无法彰显个性。

一点点经验和运气

图一(见左侧彩色插图)拍摄于8月15日上午的男子200米混合泳决赛,我从媒体看台上拍摄了这张取名为“水立方文身”的照片。高速快门使菲尔普斯身上挂着的水花凝结成一小簇铠甲,看上去他仿佛一只正把头抬起的剑龙—这也是我对菲尔普斯的感觉:“水立方”中的恐龙。在这层水帘上,倒映着“水立方”那独特的“细胞”图案。

出于经验,我知道运动员出发后第一次出水会在身上带出大量的水花,可能是菲尔普斯出水时速度太快,水的张力使他居然穿上了一件“水衣”,并且反射了“水立方”屋顶的花纹,这实在是意外。这张照片有个缺憾:只能看到侧面,好在帽上名字透露了信息。

全神贯注非常重要

要拍出与其他人略有不同的照片,除了加深对项目的了解之外,全神贯注是一个重要条件:在变化莫测的赛场中,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突发性的事件,一闪即逝;此时如果你正在忘我地欣赏比赛,甚或流连于刚才拍摄的照片,那么只能回家以泪洗面。如果错过的是属于你这个位置的独特瞬间,有可能会抱憾终生。

图二拍摄于8月14日,中国选手刘子歌在颁奖仪式结束后从记者前面走过时,突然展开手里的五星红旗。

获奖选手会在两个专设的拍摄点,向摄影记者展示奖牌。而在这两个点之间,礼仪小姐一般都会要求运动员快速走过,这样不会影响到下一个项目的按时举行。刘子歌展开红旗的动作就发生在她从第一个停留点走向第二个停留点之间的路上。不知道是观众席上的谁向刘子歌发出了信息,刘子歌一边走向第二个停留点,一边满面笑容地突然展开了披在身上的国旗。

这个时间非常短暂,只有一秒钟左右。此时一直在观察刘子歌会不会有所庆祝举动的我赶紧连续按动快门,拍摄了5张照片,能够拍摄刘子歌展开国旗的最好时间只有不到0.3秒的时间。一旦错过,可能要抱憾终身。比赛中,有的瞬间只属于特定位置,这是运气,但在整场比赛中一直保持旺盛的关注力是拍到这样属于自己的瞬间的另一个关键。

属于自己的角度

在奥运会的赛场上,有没有属于自己的角度?答案是肯定的,但这个角度很难找。 奥运会的摄影位置相对固定,你能去的地方别人也能去;如果你发现一个可以拍摄但却没有人在那里拍的位置,那个位置有99%的可能拍不到好片;如果有意外,那剩余的1%的可能性就是获得属于自己角度的机会。

图三这张名为“英雄‘环’聚一堂”的照片拍摄于8月16日,牙买加选手博尔特在男子100米决赛中一马当先。

当晚没有游泳比赛,到达鸟巢时,百米跑道的终点对面的摄影高台和地沟里已经聚集了数百名摄影记者,拥挤程度接近春运时的硬座车厢;沿着跑道尤其是在终点线两边空地,也布满了遥控相机—这绝对是奥运会百米大战上才能看到的盛况,却令我沮丧,要找一个属于自己的角度简直天方夜谭。

又围着鸟巢的二层看台几乎绕了一圈,凡是摄影位置上都挤满摄影记者。当走到正对百米终点的二层看台时,奇迹出现,这是提供给电视媒体的地盘,只有一个摄影记者:这群平时总爱乱窜的人都挤在楼下一身臭汗地等待着博尔特撞线。

那么这个角度能拍什么?经过观察,发现在这个位置用300MM头正好能够将跑道上的奥运五环标志全部拍进去,而且所有选手都是正脸,这就是这个角度的独特处。楼下媒体看台和地沟里根本看不到跑道上的五环,而侧面看台则可能无法拍到所有运动员的正脸—这就是这个位置的意义—也就是说,这个角度实际上不是拍摄冠军的角度,而是展示奥运百米飞人大战的激烈程度并用五环将当今世界最强大的百米飞人们圈在一起的角度。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