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经济报道

感动残奥  别样经历

破解发行困局

 

 

 

 

 

从今年3月到奥运会期间,《武汉晚报》上这种醒目的独家报道还有很多,如奥运开幕前的《奥运厨师穿钢板鞋做饭》《左看右看运动员房间》《载着“邓村长”细看奥运村》,奥运开幕后的《“孪生”座驾送布什看球》《沙特王子带来锅碗盆瓢》《科比迷上北京烤鸭》《我帮比尔·盖茨搬行李》等等。这些独家新闻主要来自奥运司机和奥运厨师。

做采访团成员,他们在做志愿者的同时,只要多留心一下,做个有心人,就能为《武汉晚报》提供记者无法掌握的素材。据统计,百人采访团共发稿近300篇,其中95%以上为独家报道。

“百人采访团”的运作和管理

“百人采访团”的运作模式是:成员提供新闻原料;前方记者(团长)是“厨师”,负责和采访团成员一道,将原料加工成新闻稿件。

由于成员众多,为便于统筹协调,“百人采访团”在奥运司机、奥运厨师中分设组长,负责向其成员收集信息、安排采访事宜。作为采访团团长,杨明安每天上午要跟各位组长交流,了解情况后,与奥运专班前方领导高翔策划选题,然后布置给组长。成员写出初稿,下午5点截稿,杨明安再从中筛选出有效信息。对于多数稿件,杨明安需要与作者进一步沟通,再进行补充采访。成员们不是专业记者,有时抓不住新闻要点,难免会遗漏重要信息。对于有些很有价值的线索,需要进一步深挖。

普京自驾电动车,采访团成员刘畅在现场目睹一切,下班后写了篇小消息。杨明安看到稿件后,立刻与刘畅联系,让他全方位回放当时的每个细节。这些细节包括普京的安保,亲自驾车,奥运司机当小师傅,普京邀请奥运司机当陪驾,等等。深度还原现场之后,最终形成《普京驾汉产电动车游奥运村》《我教普京驾驶汉产电动车》两篇大稿子。

在沟通、交流上,有电话、短信、邮箱、网站等4种方式可供选择,每个成员可以畅通地和团长联系。《武汉晚报》投入5000元,专门开辟百人采访团网站,具有三大功能:第一,所有团员可以上网发布新闻。团员凭密码和用户名进入,发布新闻,本报在后端平台可以看见。第二,所有读者可以在许愿墙上许愿、留言。第三,发布百人采访团的活动公告。

关于“百人采访团”的几点思考

第一,就本质而言,“百人采访团”是读者参与式报道。

成立这个采访团,《武汉晚报》收获的不仅是独家新闻,而且是市民的参与和互动,为整个奥运报道造势。“百人采访团”是报纸与读者互动的平台。在参与过程中,大家是快乐的。

第二,“百人采访团”具有公民记者的传播背景。

四川大地震期间、奥运期间,各大网站都能找到网友发自现场的照片、视频及文字资料。这些将所见所闻提供给公众的网民,被人称之为“公民记者”。“公民记者”弥补了媒体信息渠道的不足,也越来越受人关注。“百人采访团”的组建,是传统媒体正视公民记者这一传播现象,取其之长补己之短,也可以看作传统媒体收编公民记者。

由于版面限制,采访团成员的许多稿件,尽管付出大量劳动,却未能见报。为保护团员积极性,《武汉晚报》想出变通办法,将这些稿件发在百人采访团网站上,这样,团员觉得自己的劳动得到尊重,于是满腔热忱地投入到新的采访中。这种把稿件发到网上的做法,客观上让成员们成了公民记者。

但是,公民记者有很多局限性。由于未接受专业训练,他们一般只能充当“访员”的角色。他们的新闻洞察力有限,只能看到身边事、表面事,无力进行深入报道;对事件的新闻价值,他们也缺乏判断能力。他们的局限性,正是专业记者的长处。这正是传统媒体收编公民记者的筹码。

传统媒体具有把关优势,主动出击,收编公民记者,有助于正确引导舆论。公民记者的出现,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传统主流媒体应该多多研究,如何利用这些新的个体传播活动,更好与自己互补互动。

第三,成立“百人采访团”,邀请读者参与奥运报道,是开门办报老传统在新时期的发扬广大。

成立“百人采访团”,用传统的说法,是开门办报,用时尚的说法,是传统媒介放弃单向传播的老套路。百人采访团虽然只选择了165个成员,但它是向百万读者作出一种姿态:《武汉晚报》作为传统媒体,正在放下身架,更加尊重读者,让“说教”成为“对话”。读者的受众角色发生了改变,他们有了更多的机会,以参与传受互动的方式,介入新闻传播。

第四,由于“百人采访团”是首次组建,边探索边前进,难免经验不够。

比如,由于事先估计不足,奥运期间,“百人采访团”每天只有一个专版,不少稿件无法见报。以后,如果组织读者参与式报,组建类似采访团,就可以配备更强大的新闻改写队伍和编辑队伍,给公众奉献更多的精彩报道。(作者单位:武汉晚报社)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