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新形势下的经济报道

感动残奥  别样经历

破解发行困局

 

 

 

 

 

在奥运报道中实践开门办报

—《武汉晚报》“百人采访团”个案分析

        杨明安

 

奥运会是媒体比拼“盛会”,但国内地方媒体采访空间有限。《武汉晚报》独辟蹊径,创造性地成立“百人采访团”,吸纳奥运志愿者、有奥运门票的观众,以及其他能够零距离服务奥运的人士,作为“临时记者”加入奥运报道,把新闻触角伸向奥运会每个角落,独家报道不断,体现版面个性。

奥运“诸葛亮会”聊出金点子

奥运会首次在中国举办,我国运动员得以在主场比赛。“主场意识”武汉读者也有份,《武汉晚报》在奥运报道中,必须有足够的独家新闻、原创新闻。但作为地方媒介,《武汉晚报》只分到注册和非注册记者证各一张。奥运比赛场馆众多,要人、名人云集,仅凭两个持证记者,纵有三头六臂,也无法做出足够独家新闻。    如何突破信息“壁垒”?

3月初,《武汉晚报》召开大型“诸葛亮会议”, 集思广益,研究如何创造性搞好奥运报道。会上有人提出,奥运会期间,报社除按惯例派出特派记者,是否可以考虑与一些有奥运门票的读者合作,请他们帮忙提供信息。还有人提出,是否可以和相关奥运赞助商联手,在大学生志愿者身上做点文章。有人建议干脆旗帜鲜明地组织“《武汉晚报》奥运百人采访团”,广泛征集读者,发动群众积极参与,与报社形成互动。

“好!马上搞!”总编辑林霓涛一锤定音。他要求,相关部门立即组织操作,给提出好建议的同志颁发“金点子”奖。次日,副总编王石牵头,报社以体育部为依托,成立奥运报道专班,紧锣密鼓准备奥运报道,加紧运作“百人采访团”。从此时到奥运会结束,负责采访团的记者(也叫团长)基本上归口奥运专班管理。

千余人报名,精选百余人培训使用

3月11日,奥运倒计时150天,《武汉晚报》头版头条刊发消息—《本报组建奥运百人采访团》。消息说:“如果你已购买奥运门票,将亲赴北京观看奥运会,请立刻报名;如果你是奥运志愿者,将服务于奥运,请立刻报名;如果你将赴京为各国运动员烹制西餐、进行医疗服务等,或作为运动员家属赴京助威,也请立刻报名。”

3月21日,已有1800余人通过电话、短信等方式报名。《武汉晚报》选择了126人,进行专业技能培训。4月12日,“百人采访团”正式成立,总人数达165人,集中到报社进行培训,学习新闻采写技巧。对于采访团主力部队—奥运司机,体育部钱刚主任携文字记者杨明安、翁晓波及摄影记者李少文,上门讲课。杨明安讲的内容是,当布什出现在你面前,任何一个小细节都是新闻。奥运期间,奥运司机果真见到布什,并写出《“孪生”座驾送布什看球》。这种突击式的培训,一共进行了5次。

他们中,有奥运司机,也有奥运厨师;有公务员、退休干部、退休记者、小学生,也有视频点击率达千万次的知名网络“拍客”flyliao,还有央视足球宝贝。报社给每人配发一张100元的电话卡,一件印着统一Logo(标志)的T恤,上书“武汉晚报奥运百人采访团”。在奥运报道中,他们只是“临时记者”,但由于奥运安保严密,他们采访的许多地点,反而是多数专业记者的禁区。他们在奥运场馆的角角落落中,挖掘了许多人情味十足的新闻,独家提供给《武汉晚报》。

6月25日,首批成建制的“百人采访团”成员—奥运司机赴京,拉开“百人采访团”决战北京的序幕。7月24日,奥运司机载上邓亚萍,揭秘奥运村。7月26日,“百人采访团”举行壮行大会。

收获大量鲜活独家新闻

“百人采访团”3月11日启航,至8月25日奥运会结束,历时5个月。作为距奥运新闻最近的人,采访团成员提供鲜活线索,提供新闻同质化竞争中的稀缺资源—独家新闻。

北京奥运期间,奥运场馆服务用车的司机,大多是江汉大学文理学院学生,共600多人,为参赛运动员提供交通服务。《武汉晚报》从这些大学生中选出65人作为“奥运百人采访团”成员。奥运明星和国际政要只要出现在奥运场馆,许多活动细节就尽收奥运司机眼底。

8月9日上午,俄罗斯总理普京到奥运村参观。当时,跟随采访的中国媒体,仅新华社、央视两家,而《武汉晚报》“百人采访团”成员、奥运司机刘畅却刚好在现场。次日,《武汉晚报》推出两篇独家特写,《普京驾汉产电动车游奥运村—本报奥运“百人采访团”成员引路》和《我教普京驾驶汉产电动车》。世界政坛风云人物普京那独特的作风和个性,以及谦虚、温和的另一面,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以奥运安保的严密程度,如果不是先期策划,一个地方媒体如此近距离采访普京,是不可想像的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