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难忘的记忆  宝贵的财富

奥运报道的战略与实施

地铁报的理想与现实

 

 

 

 

 

     

      朱世松

北京奥运会完美谢幕。8月24日晚,由于所持证件无法进入闭幕式现场,原定拍摄计划取消,我在酒店里看了谢幕表演。当最后北京城上空绽放灿烂烟花时,我不禁泪流满面。这眼泪不仅是对奥运会的成功,更是对自己亲历奥运的回味。

突破:考验耐力

2006年4月开始,我就被调往央视新闻频道奥运报道组“奥运来了”,开始全职报道奥运,成为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最先一批进入这个领域的记者。两年来,我亲历北京奥运会筹办的各个重要节点,成为第一批踏上鸟巢顶、第一批摸到祥云火炬的电视记者,两次上珠峰见证火炬登顶,报道三年来“好运北京”测试赛。从奥组委官员到参赛奥运的普通百姓,从场馆建设到北京城市发展,点点滴滴的接触培养出了我深厚的奥运情结。所有奥运进程全在心里,尽在掌握。

然而,当奥运会即将真正到来之时,由于注册记者名额问题,我竟不在注册记者名单上。这让我非常难受,就像一个美好的约定到最后被爽了约。还好后来增加了名额,终于在8月6日拿到注册卡。我把注册卡像宝贝一样揣在怀里,直接来到奥林匹克中心区。

说是注册记者,其实只是拥有了一个进门卡,里面的活动区域受到很大限制。奥运村里只能在国际区,不能到运动员居住区;场馆里只能在电视记者ENG区拍摄,不能到观众席和运动员区。这对于拍摄采访简直就是不可逾越的困难。但要报道奥运会,做出节目,不想些办法就不是一个称职的记者了。

运动员在比赛前是不允许接受采访的,尤其是中国队,国家体育总局下了命令,坚决不能采访。虽为记者,我也觉得在赛前采访不太妥当,毕竟可能会影响到训练和心理,万一比赛中出什么差错定会内心有愧。不过不接触运动员也不是称职的记者,毕竟奥运会的核心是赛事和运动员。折中的办法是拍摄运动员训练的画面。这其实也很有难度,很多运动队封闭训练,在不打扰队员的前提下,只能创造条件到他们面前。例如,乒乓球队训练在海淀体育中心,门口设卡查验,注册卡根本不能通过。怎么办?我找熟人要到了乒乓球队领队的电话,试探性地表明态度只拍摄不采访。磨了一会,领队口头答应允许拍摄。第二天到了海体门口,安保人员把我们拦下来,很客气地请我们调头。原来领队没跟门卫打招呼。我拿着领队的口头应允,理直气壮地告诉安保人员,我们已经被批准。安保人员质疑了半天,看我没胆怯,终于放行。拍摄过程中,安保经理又两次追问,每次都从我这里得到非常肯定的回答,才放心离去。在不打扰队员的情况下,我们终于拍摄到男单三大名将的训练,制作了节目。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