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难忘的记忆  宝贵的财富

奥运报道的战略与实施

地铁报的理想与现实

 

 

 

 

 

拓展舆论监督切入点

      徐妙菊

 

都市类报纸要做到贴近读者,舆论监督报道是一项特别需要用心经营的项目,而民生关注的热点难点是这类报道的切合点,也是报道成功的突破口。因为,包含民生内容的新闻,以本土化市民生活状态作为报道对象,以平民意识进行舆论监督,符合新闻贴近性原理,更易引起共鸣。

《今日早报》在关注西湖“一元早茶”报道上,充分体现了舆论监督关注民生热点的特色和报道宗旨。报道连续跟踪,有破有立,赢得众多好评。

人文角度关注民生难题

新闻媒体履行构建和谐社会的责任,不是不要舆论监督,反而要加强舆论监督。新闻工作者有责任客观揭露有关社会问题,满足公众知情权,维护公众表达权。

舆论的本意,是指“公众对其关心的人物、事件、现象、问题和观念的态度和意见的总和”,即公众意见。意见的表达可以多种多样,但舆论要通过大众传播媒体的集中、组织和扩散,才能反映公众对事物的评价,形成有效影响力。

舆论不只存在于大众媒体中,但舆论监督通常意味的是新闻媒体监督,是公众通过新闻传播媒体对政治、经济、社会等公共事务进行评论、批评,表达意见和建议。

2007年12月17日,杭州读者周先生提供新闻线索:91岁高龄的孙大伯,听说喝了20多年早茶的杭州花港茶室后天就要停止营业,心里着实不舍。与孙大伯抱同样心情的,还有其他一些上了年纪的大伯大妈,他们都是花港茶室的老茶客。

《今日早报》新闻中心获悉线索后,当天即派记者采访。12月18日,《花港茶室一元早茶行将消逝(主题)喝了20多年早茶的老茶客们依依不舍(副题)》一文刊登在头条位置。

文章从老茶客对茶室说关就关的做法表示遗憾的角度切入,同时就不少茶客对“一元早茶”多年堆积起来的厚爱和难舍之情,进行合理渲染。除了采访茶客,记者又与花港管理处办公室主任取得联系,听取他对取消一元早茶表达的理由。这位主任摆出的理由是:“为了提高茶室的经营档次和利用率”。

紧接着,早报陆续做了三篇后续报道。12月19 日,早报A4版,第一篇后续报道以《在花港茶室之前虎跑茶室也取消了一元早茶(副题)  一元早茶为何难以为继(主题)》为题,分析了“一元早茶”生存不易的各种原因。

记者采访的茶室不再局限于花港,而是拓展到虎跑茶室、吴山壶笑天茶室、太子湾公园逍遥轩茶庄等西湖周边的许多茶室。

同时从人文角度,强调“一元茶室”继续存在的重要性—喝茶成了杭州人生活的一部分:“大多老杭州爱逛茶室,不过是想以茶会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茶之苦涩之味,甘甜之味,急之不得,全在一冲一泡之间,与水与壶与冲泡人、心情和喝茶之友,都有关系。”

文章还突出杭州老人的地缘文化观念浓厚的观点: “对于那些在花港茶室里喝了几十年‘一元茶’的老市民来说,茶友们就是彼此间的老邻居,老人们乐于接受邻居间的照顾,这种‘照顾’不单是饮食起居,更重要的是隔三差五的谈心交流。”

多次跟踪报道有破有立

舆论监督不是无事生非,捕风捉影,需要一种新闻的良心,切实担负起媒体的社会责任。切合民生难点的舆论监督,能督促政府有关部门及时改进工作。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