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难忘的记忆  宝贵的财富

奥运报道的战略与实施

地铁报的理想与现实

 

 

 

 

 

感受带着体温的人性光芒

    

 

北京奥运会期间,我有幸作为注册文字记者,亲历了这次百年不遇的全人类的盛会,从抬头低头都见“环保”的奥运村,到充满人性化设计的各比赛场馆……种种情景,都深深印刻在脑海中,令人终身难忘。

然而,采访比赛的16天中,震撼我内心的,并非仅仅是菲尔普斯、博尔特们展现的“更高、更快、更强”的竞技能力,采访期间,我深刻地感受到,赛场上不时闪现出的“更善良、更仗义、更宽容”的人性的光辉,才是真正超越自我、超越种族、超越国界的奥林匹克精神,惟有这束带着人性体温的光芒,才能实现人类精神世界“更高、更快、更强”的飞跃。

8月17日晚上,33岁的丘索维金娜在国家体育馆,力克一群年轻自己半生的小将,为了给患白血病的儿子筹措医疗费用,6年未摸跳马的丘索维金娜在2002年选择了复出,为了尽可能多地参加比赛、获得奖金,丘索维金娜朝全能型发展,33岁的年龄,在体操界算得上“祖母级”了,为了儿子,她引爆了自己1米53、44公斤体内的所有能量。

8月19日晚上,德国大力士施泰纳在男子105公斤以上级比赛中力挫群雄,成为奥运会大力士比赛的王中王。登上最高领奖台的那一刻,这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不停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把亡妻苏珊的照片和奥运金牌一同举起,“我所有的期盼,就是苏珊今天可以看到我成功。”他的妻子去年在一次车祸中去世后,施泰纳就一直随身带着苏珊的照片,奥运会上,对亡妻的挚爱帮助这位大力士举起了超过此前最好成绩整整8公斤的258公斤杠铃,使德国获得了16年来第一枚奥运举重金牌,举起照片那一刻,人性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北航体育馆!

在我采访过程中,遇到的这样散发着人性之光、催人潸然泪下的故事还有很多,在女子10公里马拉松游泳比赛中,只有一条腿的南非姑娘杜托伊特获得了第16名,用自己的方式,向世界阐述了“参与比取胜更重要”的奥林匹克真谛;夺得男子10公里公开水域游泳比赛冠军的荷兰汉子范德韦德,头部有两个触目惊心的伤疤,那是他治疗白血病,进行化疗和骨髓移植手术时留下的痕迹,这样的伤疤,说话甚至喘气时都会颤动,但他战胜病魔后,毅然重新回到赛场上,沉甸甸的“金镶玉”,是对这样一个永不言败的英雄最好的奖励。

然而,令我颇感讶异的是,当我还沉浸在赛场内的种种感动中时,却听到赛场外一些同行并不是那么有人情味的采访提问。

女子双人三米板颁奖仪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我想请亚军和季军组合的选手谈谈,是不是觉得,和郭晶晶、吴敏霞同时代是你们的悲哀?”两对外国选手通过同声传译听了这个问题后,表情立变,眉毛几乎倒竖……

谭宗亮在男子50米手枪慢射决赛后接受采访时,原本一脸兴奋,说“参加四次奥运会,到现在这是第一块奖牌,我也挺高兴的,我觉得我尽力了。”但在采访者“参加四次奥运会,这是离金牌最近的一次,你对这种结果感觉怎么样”的强调和逼迫下,不得不改口,对着镜头说,“参加四次奥运会,只拿到一枚铜牌,我觉得有点愧对祖国……”

举重银牌得主李宏利参加央视某访谈时,主持人先是说“李宏利是一个苦孩子,雅典时想参赛吧,有比你更强的。这次你参赛了,又没能拿到金牌。”接着,又对他再坚持四年的说法提出质疑,“你凭什么说再坚持四年……”弄得一个28岁的七尺男儿尴尬得不知说什么好。

四川姐妹花蒋文文和蒋婷婷首次出征奥运会,就发挥出了最高水平,在花样游泳双人自由自选决赛中获得第四名,创造了中国花游奥运会历史上的最好成绩。但是在混合采访区,一名女记者提出“你们没能拿到铜牌告慰四川灾区的人民,是不是感到遗憾?”问题瞬间成了双胞胎的情绪催化剂,蒋婷婷的眼泪夺眶而出,蒋文文也哭了起来。“我们问心无愧。”说着,姐妹花一起逃离了混合区。

在一个个不近人情的提问背后,我看到了被扭曲的金牌观。 近几届奥运会的报道中,夺金运动员占据了国内媒体的大幅版面,而某位运动员一旦夺取了银牌、铜牌,和他相关的报道,往往是“痛失金牌”。

奥运报道过分强调金牌,不但背离“重在参与”的奥运精神,也势必产生狭隘的民族心理倾向。

16天的奥运会,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沧海一粟。下一个四年轮回很快就会到来,世界纪录会不断刷新,金牌选手会逐渐被遗忘,只有那交战国选手温暖的拥抱、为了儿子高龄出征的母亲、身患癌症不言放弃的勇士、流着热泪把金牌献给亡妻的男人……才会成为人们记忆深处永恒的经典。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