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难忘的记忆  宝贵的财富

奥运报道的战略与实施

地铁报的理想与现实

 

 

 

 

 

如此“昨日新闻”

  浙江丽水日报社  周大彬

一个小山村举行一场别开生面的舞会,引得多家媒体关注。事后,我在细读几家媒体的见报新闻作品时,发现一家省级媒体报道舞会举行的时间是7月16日晚,而其他几家媒体见报时,称舞会举行的日期是7月8日晚。

在看到这两则见报时间相隔近一周的报道,我猜测是不是这个村在不同时间举办两场同样的舞会?几经努力,才从当事人那里获知原因。原来,舞会的举行日期应该是7月8日,而且就演一场。那位记者是在事后几天才获悉小山村舞会新闻线索,但为了抢发新闻,增加时效,在发稿时故意将演出时间延迟8天,改成“昨日新闻”—7月16日。一条鲜活的“昨日新闻” 就这样出炉了,见报后,图文并茂,而且还上了文教版的头条,“效果”很好。

事实上,在一些记者中这样靠更改时间来上“昨日新闻”,早已司空见惯,甚至还成为众多记者投机取巧的“潜规则”。采写这样的“昨日新闻”时间充裕,可以不慌不忙,随时通过调整时间来发稿件,自由空间较大,省力又省心,有事半功倍之效。

通过改动日期而抢发的“昨日新闻”,从表面看并无大碍,但如果从“记者是历史记录者”“真实是新闻的生命”角度来看,这无疑也是一种严重背离新闻职业道德的造假行为。从历史角度来讲,这样“真中有假”的造假行为,比“假包子”事件性质更恶劣,后果更严重,理应遭到谴责,以引起新闻界的高度警惕。

 

别再热衷报道 “猪狗奇迹”

  浙江宁波广播电视局  司马童

7月24日,《广州日报》援引四川某媒体报道,几天前,成都一企业职工裴某很是激动,将被困在废墟中已有70天的小狗带回家。据称,这条小狗可能是靠着房间里的10只鸡蛋和一小桶水,才顽强地活了下来。许多人戏称为“狗顽强”。显然,这是稍早曾被媒体热炒过的“朱(猪)坚强”的延续化取名。

新闻报道有时也存在跟风现象。记得“朱坚强”的“事迹”一鸣惊人、一炮打响后,某地另一条比之在废墟中生存更久的小猪,很快也被发掘报道出来。我禁不住想扫兴地提上一句:关注灾区别再热衷报道“猪狗奇迹”了。

毫无疑问,大灾过后的灾区各方面情况,需要媒体的不断追踪与报道。就目前来说,如何更深入、更全面地展示灾区干部群众不畏困难艰险,积极投身于恢复重建家园的顽强拼搏精神,显然是人们最关心和期待的内容。尽管,在这场“新闻会战”中,出现个别“朱坚强”式的佐料,未尝不可。但有一点恐怕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佐料终归只是佐料,千万不要过分追求所谓的“趣味性”“可读性”,便有意无意地刻意追寻和放大“猪狗奇迹”,反而给人造成淡漠了“主餐报道”的不佳感觉和印象。

 

有感于李亚鹏怒打娱记

  安徽大江晚报社  吴小兵

明星李亚鹏在泰国曼谷机场怒打香港娱乐记者的新闻这些天被炒得沸沸扬扬,照理说人们应该对李亚鹏动粗的行为给予谴责,可偏偏许多人却力挺李亚鹏,这不禁引发我对某些娱记一些不吐不快的感受和评价。某些娱记非常“敬业”,采访不请自到、食宿自理、车费自负,夜以继日追踪在影视明星后面。

只是,这样采访来的娱乐新闻真的是公众所需要的精神食粮吗?

他们虽然整天追踪影视明星,但对有关影视明星艺术造诣、文化思想以及明星在新作品中的艺术探索、艺术追求丝毫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明星的绯闻、丑闻、传闻和其它隐私新闻。刘嘉玲和梁朝伟在不丹举办婚礼,那么多娱记24小时在机场“伏击守侯”,追踪每一位参加婚礼的明星镜头。也许明星婚礼的确比常人婚礼多一些关注,但恐怕也没有娱记想象的那般。究竟有几个人那么想知道婚礼上都有谁参加?送了哪些礼品?吃了几道菜?穿什么样的衣服?垃圾桶里扔了什么保健品?把一些无聊的花絮当成新闻大餐奉献给人们,这实在是娱乐新闻的悲哀。何况明星结婚终究是比较私人的事情,作为记者多少应该给点隐私权。

我当然不赞成采取武力方式对待那种低俗记者,但如果依然坚守“狗仔精神”追腥逐臭、骚扰他人、犯人隐私,恐怕难免受人轻视。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