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难忘的记忆  宝贵的财富

奥运报道的战略与实施

地铁报的理想与现实

 

 

 

 

 

封闭式提问缺少信息量

  南京师范大学  刘泱育

8月21日,陈若琳夺得女子10米跳台奥运金牌后,我在CCTV-2看到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记者一共问了5个问题,最后两个问题是:“我看到你赛后也是非常非常激动,是不是觉得这枚金牌也是很不容易?”陈答:“嗯,确实不容易”。记者:“我知道你被称为队里的‘三最’运动员,训练最刻苦,训练时间最长,训练量最大,是不是也憋足了一股劲儿,就是要在奥运会上有一个好的表现?”陈答:“嗯,是。”

记者的最后两个提问是“封闭式提问”,答案都被记者限定死了,被访对象只须表态“是”或“否”即可。本来,奥运冠军历经艰辛夺冠后,全国观众都想听听她成功后的感言,记者却只从冠军嘴里问出了“嗯,确实不容易”和“嗯,是”。这两个问题与不问有什么区别?观众并未因记者所问的这两个问题而从冠军那里获得更多想知道的信息。

如此提问也暴露出一些记者采访主题先行的毛病,期望用采访对象的话来验证记者事先已想好的观点。那还不如不采访,记者自己说出来就算了,免得占用运动员的宝贵时间。

 

奥运新闻应慎言“雪耻”

  南昌大学  王卫明

“8月12日中午,奥运体操男子团体决赛在国家体育馆结束。中国男子体操队不负众望,以286.125分继8年前在悉尼夺冠后,重回到世界之巅。……中国男团夺得北京奥运会体操团体的冠军,一雪四年前雅典惨败的耻辱。”这是某媒体的一篇报道内容,标题是《体操中国男团一雪雅典之耻八年后重夺金牌》。

看完后,我觉得怪怪的。因为,运动员只要尽力了,失败并不可耻,而中国男子体操队何尝没有尽力?4年前,中国男子体操队之所以败走雅典,是因为出现了较大的动作失误。只要是比赛,就存在诸多变数,偶尔出现失误和失利也难免。

如果中国男子体操队没有夺得团体冠军,就是耻辱?“雪耻”之说,实际在给运动员施加“只能胜、不许败、败即耻辱”的压力,这违背奥运精神,也不符合“胜败乃兵家常事”的客观规律。

 

起外号之风当煞

  河北理工大学       王志广

当下,媒体上有一种很不好的现象:起外号。 在四川汶川地震中,都江堰光亚学校教师范美忠弃学生不顾第一个跑出教室,受到舆论的激烈批评。人们给范美忠起了个外号:范跑跑,并频频见于报端。之后,媒体披露,有天才少女之称,曾多次获得各种作文奖项的江西上饶高二学生姚某在多份杂志、刊物、网络上发表的作品是抄袭的,人们又给姚某起外号:姚抄抄,一些媒体也屡屡转述。此外还有,郭跳跳、蒋代代、余哭哭、王舔舔…… 对一些不道德现象进行批评是媒体职责所在,但是这种批评应尊重公民权,不能侵犯对方包括姓名权、名誉权等各项合法权益,更不能侮辱对方人格。

我无意为范美忠、姚某、郭某、蒋某等辩护,更无意介入其是是非非。只是认为,在媒体上随意给人起外号的不良现象应是媒体所摒弃的。媒体应对随意给人起外号的不良现象把把关,审稿时将其过滤掉,而不是任其蔓延,甚至推波助澜。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