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难忘的记忆  宝贵的财富

奥运报道的战略与实施

地铁报的理想与现实

 

 

 

 

 

网络记者“村儿里行”

          李志岩

北京奥运会对于中国媒体是一次史无前例的立体化战争。

网络媒体在这场混战中最为活跃的表现是将媒体大战立体化发挥到极致。各大网站奥运期间都在比赛场馆、MPC、BIMC、奥运村、训练场馆甚至体育明星可能出没的购物娱乐场所派驻专项记者,多点出击重兵把守每一处可能产生新闻的要塞。此外不少网站与电视转播商、传统纸媒和新兴手机媒体连横合纵来对抗其它网媒对手。

奥运大战催化网媒转变

几年前,网络媒体主要的信息来源大多是翻译外电和转载纸媒文章。近几年来各大网络都培养、挖掘了一批深谙业务的专项记者,在采访时提出的问题既有深度又覆盖广度,采访对象已经逐渐乐于接受这样的网媒记者采访。

网络媒体诞生伊始,完全靠速度取胜,不少人担心这一优势会随着手机媒体的崛起而丧失。很多网站自身已经开发了手机增值服务,但用电脑浏览新闻更符合目前网民的阅读习惯,网站提供的新闻远比用户通过手机阅读丰富,在不产生不必要额外支出的情况下,网站的图文比手机精彩得多。

电视转播虽始终是奥运报道的龙头老大,但是就互动性来衡量,网媒的优势仍无可撼动。奥运网媒大战也是一场Blog大战,无论用户喜爱的是专业人士的权威分析,还是名家写手的犀利点评或是普通人的有感而发,总能在网路评论、博客上找到适合自己胃口的文章。悉尼、雅典奥运会期间,评论文章中还有70%以上是网络写手游离在比赛之外的意淫文章,北京奥运会期间我们看到的则越来越多的是教练、运动员、专业评论员精辟清晰的分析阐述。

媒体的战国时代有积极因素也必然有其负面,抢新闻催生了抢不到新闻而变出的假新闻……虽然奥运期间表现不明显。但另一种形式的假新闻却有抬头之势,在互联网以点击量论英雄的压力下,产生大批“标题党”—网页的显著位置高高悬挂着耸人听闻的标题,点开一看全是文不对题的内容。这样的把戏在短期内可能会骗得点击率,但狼来了的故事一再上演,就会使用户失去兴趣和信任,产生厌恶。

“村儿里”行:这么近 那么远

我和几位在《奥运村报》效力的同事早在七月初就进驻奥运村内办公。在奥运村内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最深切的感触就是:我们的工作跟运动员距离最近,跟赛事的距离却最远。基于特殊的工作性质,每天都要在奥运村里渡过十四五个小时,却从未有机会踏足离我们只有一公里之遥的水立方、鸟巢,从未去现场看过一次比赛。

离我们很远的不仅是赛场,从交流的角度看,运动员和我们的距离更远。负责跑单项赛事的同事们经常羡慕我们“村儿里的”有“特权”,每天在奥运村里可以见到无数大牌明星。其实所谓的“特权”只是看上去很美。诚然,在奥运村居住区内,尤其是在运动员食堂里碰上中国排球队、乒乓球队、羽毛球队都是司空见惯,在游戏室里跟科比、罗伯斯、诺维斯基、梅西、斯科拉、加索尔遭遇的几率超高,走在路上也偶遇过菲尔普斯、郭晶晶、刘翔……但我们的痛苦正在于,对这些热门采访对象,只能远观,不要妄想用便利条件让他们说哪怕一句实在话。

受“纪律”限制的不光是中国代表团。我们向美国代表团通过正规流程申请过N次菲尔普斯的采访,得到的答案永远是“菲尔普斯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平媒单独专访,如有问题请在比赛结束后在水立方混合区提问。”而菲尔普斯本人见到你时就会羞涩腼腆的一笑,却不说半个字。

有时跟他们约好的采访也很难兑现。从7月底开始我们一直在努力争取一次罗伯斯的专访。对于申请,他们从来不说不,代表团团长甚至主动表示要亲自带罗伯斯接受采访,可是到了约定时间,团长先说要吃早饭推迟一个小时,过了两个小时后说有急事要去使馆,再改天。改天之后团长干脆把皮球提给副团长,副团长又推给新闻官。而新闻官接了电话干脆装听不懂英语……

虽然近两个月里在奥运村遇到诸多困难,可奥运会真的接近尾声了,我们没有释然的轻松感,心中还充满留恋和怅惘。熟悉的新西兰图腾柱、瑞士风筝、哈萨克斯坦的巨幅民族美女像、澳大利亚的充气袋鼠、法国凉棚……不久就会在奥运村里消失。那些在晨曦中跑步,暮色中在泳池里嬉戏的各国运动员们都会陆续撤离……

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此情此景,一生再也不会有第二次……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