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难忘的记忆  宝贵的财富

奥运报道的战略与实施

地铁报的理想与现实

 

 

 

 

 

因为快乐,所以坚持

    李中文

1997年8月,在人民日报社工作3年后,我调到教科文部体育组。我并不是体育迷,但从此和体育报道结下不解之缘。

在忐忑不安中写下第一篇体育评论

到体育组正式报到后,我写作的第一篇稿件是第八届全国运动会开幕社论《铸造新的辉煌》。初来乍到,情况不熟,立足未稳,便写社论,心中不无忐忑。好在平复情绪后,我真正投入进去,研究历届全运会开幕社论,熟悉八运会特点,下足了案头功夫。

经过分析总结提炼归纳,我初步确定了将八运会社论放到时代背景中提升中国体育精神内涵的写作思路,行文风格上力求文字清新、语言简练,篇章结构有点有面、既挖掘八运会在整个中国体育发展中的特殊作用、也着眼新时期召开八运会的崭新风貌和时代特色。

文章初稿拿出来后,当时分管八运报道和评论工作的李仁臣副总编辑对稿件给予高度评价,最终在《人民日报》头条刊出。这篇稿件在一定程度上调动了我写作体育评论的兴趣、强化了我写作体育评论的信心。随着这篇稿件获八运会好新闻一等奖和全国日报体育好新闻特等奖,这种激励作用被进一步放大。此后七年间,我承担了绝大部分全运会、亚运会、奥运会开闭幕式社论、评论员文章的任务,也因此得到很多荣誉和鼓励。

在所有体育社论和评论员文章中,2000年悉尼奥运会闭幕社论《祖国为你们骄傲》,是我个人比较满意的一篇,也是在社会上引起较强反响的一篇。社论从黄河涛声、长江奔流入笔,激情展示中国体育健儿在悉尼奥运会上闯关夺隘的奋进脚步和中国体育亘古不息、代代相传的进取精神。社论经调整、审定刊出后,很多外电第一时间转载。

体育记者的艰辛和快乐

进入教科文部当体育记者后,我很快感受到从事体育报道的艰辛和快乐。

我不是一个百分百的体育迷,但对体育非常感兴趣。我个人偏好棋类和小球,但我会告诫自己个人可以有爱好,但不能因此影响版面定位。

7年多时间里,我跑的项目主要集中在田径、棋类、全民健身等领域,期间也采访了F1中国大奖赛、体操世锦赛、举重世锦赛、雅典奥运会射击热身赛、国际象棋奥赛、亚冬会、世界特奥会等赛事。为了跑好又苦又累的田径项目,我曾跟随大大小小的田径赛事跑遍全国各地,真实记录了马俊仁及其所带队伍的荣辱沉浮,见证了刘翔由崭露头角到一飞冲天的全过程。

在体育界广交朋友让我受益匪浅。多年采访下来,我同国家体育总局相关主管部门建立了非常好的工作关系,田径运动管理中心让我介入了所有田径项目的重大调整内幕,在发展转折关头,相关方面为我提供了最翔实的数据、背景、材料,这为我准确报道田径、准确把握类似马俊仁等相关问题的报道提供了大力支持,而我的报道稿件也得到社会各界的充分肯定。

采访棋类项目尤其是国际象棋项目,我在工作实践中同叶江川、谢军等人不但有很好的工作关系,而且也建立起很深的私人友谊。在同他们的接触中,我为他们的敬业精神感动、为他们的成就鼓舞、同时更为他们真诚、善良、质朴的为人深深吸引。采访棋类项目期间,我为棋类项目的每一次胜利欢呼,为棋类项目的每一次挫折鼓劲,在密切关注棋类项目发展的过程中也写下了《榜样的力量》《人生精彩,岂止六十四格》等多篇作品,并在报道中首次提出棋类项目的竞技功能与教育功能相结合问题。

从事体育报道的一大好处,便是可以走遍全国城乡、世界各地。赛事采访之余,浮光掠影领略一下湖光山色、感受一下风土人情,是难得的放松,然而绝大部分时间非常艰苦。

尤其采访综合性赛事,各个赛场跑来跑去,疲于奔命,而看比赛的过程更为不堪,普通观众看比赛就是放松和娱乐,而体育记者看比赛要投入,却又不能绝对投入,赛事越精彩、变局越多,越要同时思考稿子该怎样写,赛后该怎样合理利用时间,见缝插针找谁采访。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