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难忘的记忆  宝贵的财富

奥运报道的战略与实施

地铁报的理想与现实

 

 

 

 

 

 “快人一拍”与“慢人一拍”

□ 傅根洪

 

永康人鲁光,他的记者之路从1960年担任《体育报》驻地记者开始;写出了《中国姑娘》等一批轰动全国的体育题材报道。

最近,读了其退休10年后推出的自传性散文集《我的笔名叫鲁光》,收获良多。身为新闻工作从业者,鲁光书中写到的两个小故事让我深受启发。在此姑且分别将它们称为“快人一拍”与“慢人一拍”。

先说“快人一拍”。上世纪80年代初,百废待兴,万物复苏,时在国家体委担任教育处处长的鲁光敏锐地预感到,一个体育运动的春天即将来临。按计划,1981年我国女子排球队将去日本参加女排世界杯赛。这年春天,鲁光即赶赴女排在湖南郴州的训练基地,女排姑娘不怕流血流汗的“魔鬼式”训练场景,深深感动并震撼了鲁光。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好好写一写这支坚强的队伍,不管她们最终比赛时能否取得好成绩。

于是开始采访,队员、教练、领队、陪练、队医……鲁光一个也不放过。开始不愿深谈的,他变着法儿先交朋友,心与心贴近了,话匣子自然就打开。甚至连“恋爱”等当年敏感的话题,姑娘们都愿意向这位记者大哥倾诉。

开始写作,已是盛夏。鲁光白天上班,写作只能利用业余时间,起早摸黑40天,他写出了7万字的初稿……当年10月,《中国姑娘》在文学双月刊《当代》发表;11月,女排拿到了世界冠军!

于是洛阳纸贵,《中国姑娘》紧急加印了好几回,全国数十家报纸争相转载,不久更夺得第二届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第一名。而女排教练袁伟民、“铁榔头”郎平、陈招娣等人的生动形象,很快就走进了全国人民的心里。

几十年后回忆这部作品,鲁光这样说:女排拿不下冠军也无妨,我歌颂的是一种为祖国荣誉拼搏的精神。如果冠军拿不下,《中国姑娘》只是不会产生那么大的社会反响,而就是一篇真实生动的作品而已。

再说“慢人一拍”。

1988年汉城奥运会,已担任《体育报》老总的鲁光带队采访。此次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只拿到5枚金牌,外界称之为“兵败汉城”。体操王子李宁就是在这次奥运会上以失败而终结了他的运动生涯。“体操王子”一成败将,往日极尽歌颂之辞的媒体,大多对李宁责备与讽刺。

鲁光并未加入责备的行列,因为他知道,当时中国男子体操队正处于青黄不接之际,本来可以见好就下的李宁,只得顶着困难上,因身体状况不佳而失利。鲁光约出李宁做采访,李宁神情失落,眼睛红肿,鲁光边谈边安慰。

之后鲁光写就一篇题为《你能理解李宁吗?》的通讯发回编辑部,沟通千万观众与李宁的心。一些责骂李宁的观众,读了此文,写信道歉,说错怪李宁了。此文也被评为中国奥运好新闻奖。

李宁几次得冠军,鲁光从未给他写稿。此次李宁失利,鲁光“慢人一拍”地写了此稿,又成了广为流传的新闻名篇。

不管“快”还是“慢”,读者认可最关键。鲁光如何能“当快则快,当慢则慢”,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最有说服力。鲁光刚当记者时,就给自己约法五章:眼勤、腿勤、嘴勤、脑勤、手勤。记者有此“五勤”,方能做到快慢自如,高人一筹, 恰如孔子所云“从心所欲, 不逾矩”, 达到了较高境界。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