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共同绘就奥运报道的精彩篇章

奥运记者:出击时刻  临战心情

改革开放30周年报道思路与实践创新

 

 

 

 

 

民情、民意、民力的咏叹

—从《不忘“小满”的人让我们敬重》说起

      徐兆荣

 

2008526日,《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署名阎晓明的“人民时评”《不忘“小满”的人让我们敬重》(以下简称《不忘》),让人们眼前一亮,心头一振—这正是抗震救灾仍在继续、灾后重建任重道远之时。是啊,虽然我们遭遇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广、救灾难度最大的地震,虽然今年我们遭遇了灾难、麻烦,但生活在继续,我们的人民依然顽强前行—这就是我们民族的伟力所在,这就是我们英雄的中国人民展示出的民情、民意、民力的魅力所在。

作者从民情入手,选择许多国人习以为常的传统节令—小满,这个夏收夏种的节气里灾区的境况,书写了没有忘记这个节令的受灾群众,在家园被毁、亲人痛失的巨大悲伤之中,仍然没有放弃生活的民意与民力的坚强。

文章第一段开门见山:“在纷繁匆忙的生活中,谁记得小满这个节气?在山河同悲、举国哀悼的氛围中,谁想到了小满这个节气?”延续了标题的悬念,再次引人注目。是谁,引起作者关注、引发作者情怀、引动作者敬重呢?紧接着,文章二、三、四、五、六段,作者用了五个段落,从群体到个体,又从个体到群体;从普遍到特殊,又从个别到一般地做了一番评述,既回答了作者自己提出的问题,也为我们解开了文章开头设置的悬疑。

最后两段,作者一唱三迭地再次总括前述各种人群与景像的集合,由此得到升华,好像大气恢宏、一波三折的咏叹,使人心激荡,情感激越。这里,作者再一次自问自答收束全文:

“灾难面前谁的脚步最坚定?是山路上挑着竹篓的身影,是稻田里低头插秧的身影,是在废墟上捡拾游戏币的孩子的身影……是那些灾难中想着并且准备明天的人们。他们带我们返回真实的生活,并从各自熟识的生活中找到朴实而丰富的内容。”作者进而提出“请让我们跟随这平凡的脚步,走回生活本身,沿着那片绿色,向光明的未来前行。”我们的情感与作者的情感得到了充分的宣泄,整个文章在对民情、民意、民力的热情讴歌之中显示出情理交融,情由理出,理在情中的味道。

通观全文,无论是绵阳九州体育馆外“一群低头插秧的人们”,还是艰难地挑着竹篓走在坑洼不平山路上的老农;无论是“小满是插秧季节,农民就得抢季节,错过就要耽误一年。遭多大的灾地也要种”,还是“油菜籽还堆在场院没打,田里还没有插秧”的民间话语的转述,都向我们真实再现了蕴藏在民众中民情、民意、民力的巨大及其无穷魅力,字里行间透露出民众伟力的坚定、坚毅和坚强,不仅让我们看得明明白白,而且让我们看得深受感动。

这完成了一次对民情、民意和民力所传达出来的巨大魅力的深情咏叹,令我们为这样的民众而自豪、而骄傲—有这样的人民,还有什么样的困难不能克服,还有什么样的难关不能度过?!这对遭遇地震灾难的民众和全国人民都是一种极大鼓舞,对正在进行的抗震救灾及恢复重建工作更是一种强大推动。

读着这样的文字,忽然就想到67年前一篇与此类似的名文,就是发表于1941819日重庆《大公报》上的社论《我们在割稻子》(以下简称《我们》)。文章由张季鸾构思策划,王芸生执笔。

《我们》也是从民情入手,开门见山:“早稻已熟,农村正忙收割。”稍有一点农耕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这是农业社会农耕生活的铁律。接着文章引入一对矛盾:收割早稻,希望天晴;敌机来袭,也需要天晴。反过来,如果天气阴雨,势必影响敌机的正常飞行,但同时也必将影响到田间的收获。在此矛盾之下,作者问重庆市民:“下雨好吗?”市民则连连回答:“要不得!要不得!我们在割稻子!”于是,作者深情感叹:“这匆促之间的答复,真是理智极了,也是正确极了。重庆市民的理智是:宁自己忍受防空洞里的避难生活,而不希望老天下雨……就在最近的十天晴朗而敌机连连来袭之际,我们的农人,在万里田畴间,割下了黄金之稻!”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