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共同绘就奥运报道的精彩篇章

奥运记者:出击时刻  临战心情

改革开放30周年报道思路与实践创新

 

 

 

 

 

强化冲突

“讲述”将选题是否具有冲突和悬念作为是否采用的重要前提,并规定新鲜、独家、重大、时效、揭密等核心元素;对采用的选题,区别以往纪录片全程式回顾展现或遵照生活逻辑的完整复述,“讲述”一开始就选取事件最具冲突的横断面在最佳矛盾节点上进入;对于结构故事,“讲述”并不将完整、全景和流程视为创作要旨,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精审素材、重新结构、浓缩现实和强化冲突上,从加强初始吸引力、情节曲折度、故事可视性和情感感染力等方面将故事矛盾点、事件关联点、命运归结点、精神抚慰点一一纳进。

“讲述”以戏剧冲突法则结构故事,节目既有原汁原味的真实,又兼具戏剧特有的矛盾集中、冲突强烈、一波三折的特质。

节目创新

情感故事的主体定位

“讲述”在注重叙事的基础上则更加注意挖掘情感,大情大感—普通人的情感折射出时代背景,也更能代表大多数人的情感体验,这使大众在观看节目过程中,最有可能产生情感共鸣。

将故事的情感挖掘到极限,就是“讲述”的核心竞争力,它在于情感引发的共鸣性—观众从真实的故事中所能产生的最大共鸣。真情实感,“讲述”使每一个故事都像发生在我们身边,故事触角伸至大众内心的角落。情感定位,是“讲述”保持高品位的一个重要原因。

口述还原的纪录功能

“讲述”的口述魅力在于“我”的“叙述”过程以进行时的当下形态弥补了影像现场纪录不到位的缺失,以合理的方法充实和完整了原本的生活段落,同时又不失真实,而亲历者富有个性、情感的精彩讲述,在提供情节和细节的同时,也展示了当事人最为动人的内心世界,这就不单单起到补充纪录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它极大拓展了故事的情感属性,节目内容因而愈加丰富和饱满。

口述的价值体现在事件的当事人对过去时空所做出的没有外在加工、未经他者转述的现场复原,这正是一种原生态的纪录:不同于偏重讲感受、讲观点的一般人物采访,“讲述”则将叙事核心放在讲发生、讲过程上,在行为化叙述过程中汲取足够细节和情节展示人物命运。

创作者以解说、字幕、音乐等种种形式对叙事介入和补充,与当事人的口述以不同比重搭配组合来衔接,既使叙事手段多元化,便于以人物命运的冲突点进入,又使故事加大跌宕起伏,加强叙事张力。

思考

同质化、类型化的危险

“一招鲜,吃遍天”,“讲述”曾以口述体纪录片为“独门武器”,但这种节目形态今天已为业界诸多栏目借鉴和使用。业界现状是—题材趋同,手法趋同。由此带来的一个问题是类型化,什么样的故事应该怎么来讲?当前,各栏目路数基本固定,制作大同小异,这极大制约了栏目发展空间,创新变得风险十足。

创作者主观介入的掌控失度和比例失调

受栏目化生产制约,“讲述”也呈现出标准化、高度结构化的制作倾向,不可否认,这是保证节目质量稳定的结果,同时也是节目成熟的一个标志,但在一个逐渐固定的制作框架内,因追求故事情节曲折而招致过多人为干预,正逐渐侵蚀口述的创造空间。口述的魅力在于讲述者个体的生动表达充分发挥补全纪录和丰富内容的作用,而创作者以自我为中心的过度发挥和刻意结构,在使故事情节更加跌宕起伏的同时却导致充满个性的讲述出现弱化。另外,标准化、高度结构化的创作方法,也使创作者不下大力气挖掘、采访获取最生动真实的素材,这就是为什么节目的故事情节曲折了却难以再动人感人的根本原因。(作者单位:中央电视台社教中心社会专题部)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