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共同绘就奥运报道的精彩篇章

奥运记者:出击时刻  临战心情

改革开放30周年报道思路与实践创新

 

 

 

 

 

成就报道的高度和思想性怎样体现

     杜涌涛

 

宣传是一门艺术。高明的宣传从来不露痕迹,让读者在潜移默化之中,心甘情愿接受观点。让“宣传”回归“新闻”,做好改革开放30周年报道,《中国青年报》以此作为做好报道的出发点。

成就报道要有史的视角和诗的意味

让“宣传”回归“新闻”,不是要抛弃“宣传”,恰恰相反,而是为了使“宣传”效果最大化。

国庆50周年前夕,《中国青年报》负责组织这组成就性报道的任务落在我头上。我没有按照以往成就性报道固有模式去做,而是另辟蹊径,知微见著,力图用新闻视角和笔触,触摸共和国50年精神生活。这组22篇、每篇2000字的成就性报道,栏目取名为《触摸50年》,主旨定位为“中国人50年的观念变迁史”。尽管整组报道立意宏大,但具体到每一篇,又都有一个具体可感的故事在里边。既有微观切入,又有宏观统照。

如果说《触摸50年》的核心主旨是揭示“变迁”,那么由我策划组织的十六大成就性报道《巨变无声》,核心词是“变化”。“变迁”也好,“变化”也罢,都是对“结果”的展示,需要编辑记者对这段历史有纵深的观照和把握。

需要承认,这两组报道都属于主题先行。这看来是违背新闻规律,但仔细想想:成就性报道本身就不是“动态”新闻。本质上,这两组报道是思想和观念的载体。黑格尔曾说: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我想套用说:好的成就性报道(或曰深度报道)是一流观念的感性显现。

从这个角度看,《触摸50年》和《巨变无声》都是对思想和观念的翻译。如果说,这两组报道有别于传统意义的成就性报道,原因正在于此:我们可以是思想和观念的翻译者,但不能也不应该是政策的翻译者、工作报告的翻译者,更不是某个领域、某条战线成果与数字的翻译者。

成就性报道无论怎么创新,但“变化”这一主题万变不离其宗。其实,变化本身蕴含着丰富的新闻元素。变化越大,反差也就越大。而反差不仅是构成好新闻的重要元素,也是表现新闻的重要手段。如果我们用历史眼光看待变化,就会发现,这种变化之中,蕴藏着一座新闻富矿。

用历史眼光看变化,还要求新闻人要有那么一点“形而上”的价值关怀,这种价值关怀不是一时一地的,而是恒久的。它是判断新闻和变化轻重的标尺。有了这样一把标尺,就更易于把握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变化哪些是表层的,哪些是本质的;哪些是局部的,哪些是整体的;哪些是进步的,哪些甚至代表着倒退。

用历史眼光看变化,是一个后人梳理历史的过程。当代人受种种局限,也许看不清楚自己生活的这个时代的本质,但通过尽可能忠实的记录,后人可以尽可能拨开历史迷雾,得出判断。

要有诗的意味,主要探讨的是成就性报道“怎么写”的问题。诗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一种有寓意的故事,是由有意味的细节和有味道的语言构成的。它是一种读后让我们回味的东西。

再好的思想、再深刻的观念也需要故事和细节去诠释。所以一篇成就性报道的成功与否,关键是看我们是否能从海量案例中筛选出最经典的那个,一旦找到这样的案例就等于成功了一半。观念随时随地可以找到,难得的是表现观念的经典案例。我们不缺少思想,缺少的是“思想的表情”。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