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共同绘就奥运报道的精彩篇章

奥运记者:出击时刻  临战心情

改革开放30周年报道思路与实践创新

 

 

 

 

 

渡江战役期间的新华社“首席记者”

       

 

新闻界老一辈,很爱称毛泽东是新华社首席记者。首席记者标准是什么?尚无定论,但有两条为多数人所认可。一是新闻记者中的带头人,能在重大事件面前、关键时刻、紧要关头写出最重要的消息和评论;二是所写稿件大都是第一手的独家新闻、头条新闻,能影响全局,甚至震动中外。毛泽东是政治家、军事家,党和国家领导人,他把新闻作为教育人民、打击敌人的武器,不断组织指挥新闻报道是人所共知的。但是,能不能称为首席记者?或许因为消息、评论不署名,人们不知道是谁写的,因而尚未被社会各界所认同。事实上,他不仅是名副其实的首席记者,而且是中外新闻史上堪称独一无二的首席记者。现将他在解放战争时期渡江战役中所写稿件排列之后,以表非虚,以证其实。

渡江战役前后的八条消息

1949年四五月的渡江战役,是推翻国民党南京政府,结束其在大陆统治的关键一役。战役前,国共双方就和平问题从准备到正式谈判,断断续续唇枪舌战了三个多月。当时,国民党当局在美国一些人的支持下,企图“划江而治”,他拥有长江以南,我驻守长江之北。我们要将“革命进行到底”,解放全中国,他们的企图当然不能实现。谈判虽然达成了一个协议,但他们领导者拒绝在协议上签字。渡江战役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发起的。长江素称天险,渡江作战能不能全胜?外国军队会不会出来干涉?渡江后除军事外,政治、经济、外交等十分复杂的问题能否处理好?那时中国问题成了国际舆论一个热点、焦点,众说纷纭,论争激烈。在这种形势面前,毛泽东不仅指挥军事,处理各种问题,又拿起笔来,直接掌握舆论阵地,当起了新华社的首席记者,除审定修改的稿件外,连续写了八条消息。

第一条是渡江前三天发的预告新闻:

(新华社北平十七日电)今日为和平谈判的第十七天。四月一日至十二日,中共代表团与南京代表团经过频繁的接触和交换意见,拟定了国内和平协议草案。十三日,双方代表在故宫举行正式会议,中共代表团说明了中共的立场和协议草案的理由,南京代表团对协议草案表示了自己的立场和意见。十五日,双方举行第二次正式会议,中共代表团将最后修正草案交付南京代表团。协议全文为八条二十四款,不但采纳了南京代表团方面的意见,各民主党派的领袖人物亦从旁积极提供了意见。中共代表团于十五日的双方会议上宣布:谈判以四月二十日为限期,南京代表是否愿意于协定上签字,须于二十日以前表示态度,四月二十日为签字日期。十六日上午十一时,南京代表团派遣黄绍竑代表及屈武顾问飞南京,向南京政府请示,现正等候南京的答复。(见1949年4月18日《人民日报》第一版。《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见《毛泽东选集》1991年6月版第四卷1451页。)

这条消息看似平铺直叙,无一句评语,一个严词,平平和和,但绵里藏针,包含重大信息、重大决策和严厉态度。一是和平谈判始于四月一日,开始和中间只发了简讯(中期不足百字的简讯也是毛泽东写的)。谈判关系中国命运,世人瞩目,猜测蜂起。这条消息回答了谈判结果,当然要引起内外震动。二是消息等于向国民党当局发出最后通谍。这次谈判属战犯求和性质,是以中共八项条件为基础的,协定草案实际上是要国民党交出军队,交出政权。所以,蒋介石看后大叫:“文白(按:指南京代表团团长张治中)误国”,这是要他投降的。这样苛刻的条件限其五日内签字几乎是不可能的。三是告诉人们:人民解放军要在20日或以后几天横渡长江,中国战局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战争中这种预告新闻不多见,非大气派、大手笔所不能。

第二条消息是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发布的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第三条消息是《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见《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第286页)这是渡江战役的第一个战报,是战役发起30个小时后播发的。

第四条消息是《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见《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第289页),是在上一条战报播发20小时后发出的。战报写得既朴实又有气势,开头是“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从一千余里战线上,冲破敌阵,横渡长江。西起九江(不含),东至江阴,均是人民解放军渡江区域。”然后分述中、西、东战场的不同、国民党军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督战的窘态以及国民党军兵无斗志的原因等。

第五条消息是《人民解放军战胜英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军舰的联合进攻》。这是毛泽东在422日这一天以新华社名义写的第三条消息。英国军舰加入中国内战、阻挠我军渡江是件大事。事先,党中央和毛泽东对外国军队参战做了充分准备。不出所料,他们真的来了。而美国在吴淞口的军舰要比英国多得多,法国也有军舰在游弋。为什么让英国人打头阵?我炮兵击伤其四艘中的三艘,其中一艘瘫泊于镇江附近江面,其后果会如何?国际上反响又怎样?这一系列问题,毛泽东和党中央不得不认真考虑。英舰参战被我击伤震惊中外,不能不发消息,可这消息怎么写?按常理是义愤填膺,讲英舰驶入中国内河横冲直闯,开炮杀人,在他们眼里还有什么国际公法?有什么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的尊严?等等。可是毛泽东写得很平和很克制。他先把大事化小,“化”作它与国民党军舰联合进攻,我军战胜联合进攻,从这个角度落笔就把一个“国际重大事件”给冲淡了。消息较长,前半段写我炮兵与国民党军舰作战过程,随后说: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