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学好《讲话》精神  创新探索实践 

“冷线”如何“跑”出“热”新闻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组织与应对

 

 

 

 

 

“前指”的十一个日日夜夜

—汶川大地震新华社前方报道指挥部工作手记

      彭树杰

 

5·12”汶川大地震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破坏性最强、波及范围最广、救灾难度最大的一次地震,截至6月15日,共造成86597人死亡和失踪,88个县2792万人严重受灾,富庶的“天府之国”转瞬间遍地疮痍,无数个家庭生离死别。

在地震发生后的10天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三次召开会议专题研究抗震救灾工作。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全部亲临灾区指导抗震救灾。这在以往是罕见的。

新华社对汶川大地震报道高度重视。地震发生1小时内,根据社长李从军、总编辑何平的指示,新华社即成立了以副社长兼常务副总编周树春为组长的新华社汶川地震应急报道领导小组,统筹负责全社抗震救灾报道。5月13日,社党组决定在四川震区成立前方报道指挥部,我们作为前指第一批成员,当天便飞赴成都,在这里度过了毕生难忘的十一个日日夜夜。

5月13日:成立前指的决策过程

地震发生当天晚上,李从军、何平同志在中央开完会后,来到新华社总编室了解灾情和新华社报道情况。

震中灾情究竟如何?怎样才能进入震中?四川其他地区灾情如何?周边的重庆、甘肃、陕西、云南灾情如何?全国究竟有多少省区市受到影响?当时,灾区震后普降大雨,道路中断,通讯瘫痪,不少地方成了与外界隔绝的“孤岛”。所有人都处在焦急之中。中央在等新华社的消息,全国人民在等新华社的消息,全世界在等新华社的消息。

李从军、何平同志当即作出四项决定:第一,四川分社继续全力以赴奔赴各灾区,特别要想方设法进入震中汶川。第二,解放军分社加强与军方联系,争取与部队一起在第一时间进入所有灾区。第三,陕西分社派记者由北路进入四川。第四,技术、营销人员立即赶赴灾区提供技术、设备支持,走访用户,了解接受电讯设备受损情况。

13日零时30分,李从军同志从中央开会回来,再次召集紧急会议,传达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精神和中央领导同志关于“及时、准确、公开、透明”的报道要求。

那一夜,余震不断;那一夜,四面八方赶往震区的人不断;那一夜,新华社的电波不断……

13日早晨7时,我和一夜未眠的周树春同志通话,征求报道意见。

7时30分,何平同志来到总编室,决定尽快从总社向灾区派人支援。

7时45分,李从军同志来到总编室,明确指出:昨天大震刚刚发生,情况不明,只发动态消息还说得过去;今天绝不可以,必须有全方位、立体的灾情和抗灾救援综述。打仗必须知道手里有多少兵、都在什么位置,要尽快成立前方指挥部,靠前指挥,及时准确传达落实中央精神、社党组的部署和编辑部的意图,统筹调度震区各路记者。

新华社历史上第一个重大报道的前方指挥部呼之欲出。

上午10时30分,何平同志在新华社汶川地震应急报道领导小组全体会议上宣布:成立前方指挥部,彭树杰同志任总指挥。随后,进一步明确:四川分社社长刘欣欣、重庆分社社长杨维成、云南分社社长田舒斌、甘肃分社社长王丁、陕西分社社长于绍良任副总指挥。

接到命令后,我深感责任重大,心里忐忑不安。我多年新闻工作生涯主要是从事时政、外事和国际会议报道,从没有过指挥灾害报道的经验。同时,由于事出紧急,震区秩序比较混乱,对自己手里有多少记者、都是谁、文字、摄影、音像、网络各有多少人毫不了解,也没有现成的组织指挥体系,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但我心里清楚,有李从军、何平、周树春同志和社党组的信任,有应急报道领导小组的支持,有各编辑部、分社和全体参战编辑记者、技术营销行政后勤人员的奉献,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随后,我们马上确定随行的国内部、对外部、参编部编辑,订当天飞往灾区的机票,收拾随身携带的海事卫星、铱星电话等技术设备和其他必需品。

在向社领导告别时,李从军、何平、周树春再次强调了前指的职责。

订票时,从北京出发的所有航班只剩下一张直飞成都。于是我决定尽快赶到四川分社,其他同志先飞重庆,然后由分社派车连夜送至成都。

我当晚7点30分出发,9点多登机,一直等到14日凌晨4点才起飞,6点30分到达成都,用了整整11个小时。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