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学好《讲话》精神  创新探索实践 

“冷线”如何“跑”出“热”新闻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组织与应对

 

 

 

 

 

不打主攻,怎样取得报道成果

—地方媒体参与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策略分析

马国颖

 

在汶川地震这场报道战役中,如果说中央媒体在国内重大突发事件中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集中报道,相当于是在这场战役中打主攻;那么,地方媒体受各种条件所限,该如何制定作战方略?答案显然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有所为,有所不为

地方媒体首先要明确“三不”原则:不求程序完整,不求权威发布,不求全面展现。 其次可以选择以下方法参与报道。

一、覆盖临近点

临近点,顾名思义,就是指近距离的点。重大突发事件的发生地远离地方媒体所在地,地方媒体鞭长莫及。但是,重大突发事件备受关注,影响范围大,地方媒体可以从中寻找临近点。覆盖临近点,是指凭借地方媒体的优势,寻找地方媒体所在地与一个重大突发事件的交集。比如在这次地震报道中,作为首都媒体,北京电视台也许不能第一时间派记者前往,不能发回灾区的独家报道,但却可以第一时间报道北京市民情系灾区的爱心,报道北京各界支援灾区的行动。

临近点,除地理层面,还有心理层面。比如说,在这次地震报道中,《唐山劳动日报》将报道主基调设为将“天灾无情人有情、唐山人民情更浓”;以“新唐山就是汶川的未来,灾区人民一定能够战胜灾害、重建家园”为导向。唐山大地震的背景、经历甚至是留下的伤疤,都成为这次抗震救灾报道的一个个参照物,抓住这种心理上的接近,无疑给报道提供了巨大空间。

同样,地震发生后,日本媒体给予了广泛关注,主题是如果这样一场地震发生在日本,情形会怎样?这种投射心理拉近了汶川地震与日本当地民众的距离,覆盖了这样的临近点,也就为报道赢得了关注度。

地方媒体遭遇突发事件,第一时间分析临近点,覆盖临近点,既能确保媒体快速反应,又可以增加重大突发事件的地方情结,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二、放大亮点

四川省什邡市洛水镇李冰村一个山坡上,埋葬着洛水中学在此次5·12汶川大地震中遇难的108位学生。

5月30日,《潇湘晨报》推出一个整版,标题是《天国没有墓志铭》,将108块红砖错落地排列在版面上,附上了一篇只有176个字的短文。整个版面沉重肃穆,无言地,却强有力地表达了编辑思想—是向遇难的孩子们致哀,以此铭记地震带给人们的伤痛。这样大胆的处理取得了很好效果。但事实上,这并不是《潇湘晨报》的独家新闻,早在一个星期前,这个细节就被其他媒体以图片新闻方式关注过。而《潇湘晨报》选取这一亮点,并进行放大处理,同样可以取得似“独家”的传播效应。

在重大突发事件中,很多一线记者都有这样的感受,“遍地都是新闻”。的确,在特殊事件的大背景下,任何举动、任何表现都会超出常态,进入记者的视野。但相比较而言,称得上“亮点”的却并不那么多。在中央媒体强势、大密度的攻势下,地方媒体想要找到独家“亮点”更是不易。而以寻找第二落点的方式进行放大,一方面可以让被众多信息淹没的亮点以更显著的方式出现,另一方面,也可以弥补地方媒体报道力量弱的劣势,增强地方媒体报道的传播效果。

三、寻找支点

支点,某种意义上也是拐点,就是能支撑报道进程、成为报道下个阶段起点的点。如果能够客观、准确认识把握重大突发事件的行进过程,进而有意识选取其中的支点,无疑会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5月20日,记者三天内第二次来到绵阳九州体育馆采访。这时,体育馆外农田里一群忙碌的身影吸引了我的目光。在采访中,我了解到下刚好是农忙时节,灾区群众投入到抢种水稻的劳动里,拖拉机轰鸣着,人们挥汗如雨,孩子们也加入其中,卖力地干着。而就在马路对面,一排排被地震毁坏的房子正是他们曾经的家园。这样的对比,让人真切感受到受灾群众坚强的生命力。我以此为内容发回一条现场报道,当天在北京卫视播出。这是电视媒体中较早播出的灾区恢复重建、抢收抢种新闻。接下来抗震救灾进入灾后重建阶段,媒体的一个报道重点就是抢收抢种、生产自救。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