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学好《讲话》精神  创新探索实践 

“冷线”如何“跑”出“热”新闻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组织与应对

 

 

 

 

找好向导和搭档

能遇到好的向导,采访就算成功了一半。甘肃民勤县有个李玉寿,长年从事文化工作,是当地的活词典。他对我们采访民俗的所有要求很理解,几乎都能给给予讲解和帮助。他打听信息也很有窍门,比如寻找哪里有办喜事的,就到乡政府,因为农村登记结婚之时就确定了结婚的日子;寻找有没有办丧事的,就找医院,因为由医院开具死亡证明。由此我们受到启发,到江浙采访办满月酒的,我们就到剃头店打听,因为按照当地风俗,小孩满月都要请人剃头。问起婚丧嫁娶,吹鼓手更是门清。他们会如数家珍告诉你他们最近的行程,无疑都是办红白喜事的,只是更进一步打听一下哪里的家庭环境更有地域味道、哪里的婚礼更有意思,择优选取而已。跟着吹鼓手,不仅不会落掉礼仪的重要过程,还能更多地了解到不同地方的仪式区别。

搭档也很重要,志同道合一块去采访,可以互相激发情绪,相互学习。搞摄影的通常与搞文字的搭档比较合适,不管记者还是学者,都互补。文字者从摄影者角度可以发现更多活生生的感性场景,摄影者则从文字者的采访询问中、使其思路上更理性。上个世纪90年代,我独自采访《西南丝绸之路》连载,经过十五个地级市,采访了五十多个县和一百多个古镇。古道沿途很多重要文物古迹,于是我在各地找的向导都是文管所的。搞文物的都是专家,与他们打交道一定要做好准备。由于出发前文案搞得比较详尽,策划书厚厚的十几页,哪个县哪个点都标得很清楚,他们感觉遇到了知音。这些人大都热爱自己的业务,经常野外作业,能吃苦。但因为那些年文化没人重视了,没条件下去,也想找机会到处转转,能一同走,也是一个机会。这样,他们是向导也是搭档,一路可以探讨也可以争论,兴致勃勃。与摄影同行一道采访,无疑是种快乐。但容易沉迷于这种气氛,失去了和当地人更多的交流。另外你拍我拍,谁也不肯罢手,常常行动迟缓,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镜头费去了太多时间。

兼听则明

美国学者约瑟夫·奈说过:当我们被面临的大量信息所淹没时,就很难知道该关注什么。注意力而不是信息就成了稀缺的东西,那些能够把有价值的信息与虚假信息区分开来的人就取得了优势。

比如前几年,我去采访杨柳青年画,出发前看了不少网上报道,几乎是一种声音:说那里制作地道杨柳青年画的只有一名艺人了,甚至电视台的节目也这样说。于是,我一开始就直接进了他家,泡了二三天,采访很顺利。但当我到镇中转悠拍照时,又看到不少画店,我采访了几家,逐渐发现原来杨柳青年画并还没有那么糟糕,有很多人还在从事这门手艺,而且市场需求量日益增大。尽管各有各的办法,有的似乎偏离了过去完全手工的工艺,但无疑也是杨柳青年画发展到今天的一种必然。杨柳青年画本身就是商品化的产物,杨柳青年画的风格、色彩、制作方法的形成和运用,无不打上商品需要的烙印。如今商品化大潮这样猛烈,怎能让杨柳青年画不卷入其中呢。艺人中,有人引入新方法,动用电脑、采用照相制版手段,但也有人依然保持原有手工工艺,这不是很正常吗?当地同行之间的门户之见,政府与学者之间的不同倾向、艺人之间的矛盾使一些媒体被蒙住,片面报道由此产生。经过多方面了解,我看到了一个欣欣向荣的杨柳青年画的发展现状,尽管有着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但与我采访过的其它地方相比,它的发展更为健康。

理解的东西,才能更敏锐感觉它

甘肃环县是皮影之乡,至今还有将近五十个皮影戏班子常年在乡下演出,2006年被文化部列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我跟上一个皮影班子跑了四五天,在黄土高原一个偏僻乡村,我和几个艺人吃、住、演都在一孔窑洞里。采访使我发现,皮影能在这里生存,原因一是由于经济不发达,影视等现代传媒还没能完全覆盖这里;二是皮影演出和庙会紧密相伴。乡村庙会是各个村庄自己最重要的节日,时间分散于一年四季,各不相同。皮影实际上是庙会仪式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这种仪式恰恰与我在南方江西采访傩舞时所见到的仪式非常相似。我喜出望外,在远隔千山万水的一南一北,居然找到他们的源点—皮影起源于跳傩,源于古代巫术,我找到了皮影与傩、与戏曲同源的有力证据。回到县里,我把我的发现与保护中心的同志交流,他们曾到乡下做过两年的系统调查,却没有调查庙会这个重要的皮影演出的载体,身在宝山不识宝。

我想,对于皮影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当地文化人却没有发现,原因是他们看待皮影过于孤立,没有掌握科学的调查法;再一个原因是头脑中有框框,认为庙会仪式是迷信,绕开了;更主要的是没有经过自己的思考。而我因为有了在江西拍摄傩舞、并为之研究了四五年,有了理解的积累才敏感受了它。记者应在广博的知识积累中,尽可能在一两个领域里深入下去,成为专家。这样,才能用摄影的手段更自觉地记录好中华民族在大变革时代即将失去的文明,使更多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长久保存下去。 (作者单位:人民中国杂志社)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