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

学好《讲话》精神  创新探索实践 

“冷线”如何“跑”出“热”新闻

 重大突发事件报道的组织与应对

 

 

 

 

文化摄影报道的六项修炼

—以民俗拍摄为例

鲁忠民

 

文化题材的摄影报道题材广泛、意味丰富,但想要拍出文化的味道很难。以拍摄民俗为例,可以从六个方面着手考虑如何出彩。

向专家请教

1982年,《人民中国》总编辑康大川先生提出搞“中国民俗探索”连载的主张,由我担当摄影。那时,民俗学在中国的概念还不清晰,于是我们拜访了中国民俗学泰斗钟敬文先生,他热情地讲解了民俗的基本知识和意义。我们还学习民俗学的基础理论,在往后的采访民俗的田野调查中,行为更加自觉。

三年中,我们按照钟敬文先生建议,将中国汉族地区大体划分为十二个文化区,走访了十一个省,100多个乡镇和村落。在《人民中国》开辟的《中国民俗探索》连载,共刊登了文字三十期,画刊十一组,其中图片约500幅。连载还结集出版并多次再版。

全身心观察

记得第一次去陕北采访民俗,老总编提了两个要求,一是不要急于回来;二是一定要住到老百姓家里。

在民俗采访中,不管是东北林区冰天雪地中的“木克楞”,还是陕北黄土高原的窑洞,不管是鸟语花香的花农庭院,还是人马同室的彝族土房,我都坚持要住进去。同吃同住,不仅是方便采访、拍摄、提高效率的好方法,更主要的是能克服走马观花的记者通病,全身心去直接体验和观察一个家庭、一个村落的生活和人的情感,从更平实的角度去观察。

找什么样的家庭住,是个关键。通常找一家成员齐全的,最好有祖孙三代、家境经济一般、居住在传统民居中的家庭。三代人的故事和想法,往往就是这个村庄风俗物质和精神变迁的缩影;观察传统民居、建筑结构、功能使用、家具摆放、起居习惯,以及家人每天的生活生产活动,都是一个活态的民俗调查。再到村中普遍走一走,找些有特点的民居院落、不同年龄身份的人物,如老村长、民办教师、木匠、官商家庭等采访,作为比较,多些视角,点面结合,就能比较完整地反映出一个村落的特点。

前些年,我去安徽黟县采访徽派建筑,找了个相对清静的小村庄—关麓村,住在一家典型老院落里。这家有两位老人居住,老人很了解情况。我观察她们的生活,对院落的每个局部都进行拍摄,并画了平面图,利用各种时间,向老人请教有关房屋结构、家庭状况、细部雕刻的内容。白天在村庄里采访,走遍每一座传统院落。同时阅读有关徽派民居调查的书籍,把采访过程也变成学习过程。经常的要放下相机,多看、多问、多想,琢磨透了再拍,反倒会拍到一些精彩的细节和生动的场面。

兵马未到,“粮草”先行

中国幅员辽阔,受地域、气候、环境、物产和岁时节令的影响,各地民俗活动千差万别、丰富多彩。因此做好出发前的准备工作、选择好采访地点和采访时机,显得尤为重要。出发前尽量要多看资料,事先打电话与对方联系核实,否则可能白跑,或赶不上最好时机。选择什么时机去很重要,能否在有限时间抓住重点,也是采访成败的关键。现在各地经常组织一些大型民间艺术活动,邀请记者参加。此时,民间艺术项目集中,很多平常难得一见。不过因为这类活动过于粉饰和舞台化,失去了原生态意义。因此还要尽量利用一些空闲,到原生态的地方去,哪怕时间短一些,也会有收获。比如2008年清明节,山西介休的绵山,政府安排系列隆重的祭祀和庆祝活动,却感觉表演味道太重。在我的再三要求下,景区宣传部人员带我到山下,在一个村庄采访拍摄了上坟、蒸燕子馍等等原生态习俗。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3
总编信箱
cjlxh@xinhuanet.com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